【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十七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小说目录

第十七章
风天逸并没有在易茯苓地呼唤之下走出风烟渡,正相反,他平静地收回目光,毫不犹豫地转身回了房间。

易茯苓立时挣扎得愈发厉害了,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守在门前的侍卫像是一堵厚实的围墙一般,牢牢地将她拦在门外,没让她得以前进半步。

刚刚还守在风天逸身边的一位侍从,并没有跟上风天逸的脚步,而是向着门口缓步走了过来。

“暂且放开她,我有话和她说。”向从灵轻轻地挥了挥手,低声说道。

“你想要和我说些什么?”丝毫没有顾忌自己身上有些凌乱的衣裳,易茯苓抬起头来,开口问道。

站在她对面的羽人,有着一张格外精致的面容,五官完美得无可挑剔,是连有着澜州大陆第一美人之称的风天逸也全然及不上的秀气雅致,如同珍珠一般柔润动人,第一眼便让人无比惊艳。

可是,毋庸置疑地,当他和风天逸站在一起的时候,任何人都不会先注意到他。

容貌给予人类的惊艳,是有时限的。真正的美丽,在于外皮之下隐藏着地闪光的精神与灵魂。

正如风天逸,他的美丽与灼目,便如同熊熊燃烧着的烈火,只轻轻一眼,便轻易收割了旁人的视线。即便是在千万沙铄的遮掩之下,他亦如同黄金一般闪闪发光,有着永不暗淡的美丽光辉。

“主上知道你的来意,但他并不想见你。”向从灵眉头微蹙,缓缓开口,他好像并不是很愿意来见她,蓝色的瞳眸之中带着些许的厌烦,“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让你自己选择。”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袖中取出一本薄薄的书籍来,将它递给了易茯苓。

易茯苓愣愣地伸手接过了书籍,刚想再说些什么,向从灵却已经转身飞也似地离开了,好像再和她呆上哪怕一秒钟的功夫都是一件不能忍受的事情。

即便是心下纳闷,但她却也不过是愣了一下,便抱着怀中的书籍匆匆离开了风烟渡。眼下,庭君哥哥的病情正处于十分危急的状态之下,她必须要快一些行动起来为好。

目送着易茯苓的身影渐行渐远,风天逸转身坐了下来。木椅之上,如同流水一般丝滑柔软的长毯垫在他的身下,却没能让他紧蹙的眉头有半分的松融。

他本来是打算和易茯苓见面,并且将引魂术直接说给她听,看她会做出何种选择的。

可当易茯苓气喘吁吁地被拦在风烟渡的门外,他便突然之间兴致索然,完全不想再按照最初的设想那样继续下去。

有什么必要呢?

无论易茯苓最终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是让白庭君活下去还是让她自己活下去,归根究底,也还是他们之间的事情,与他没有任何联系。

自始至终,他不过是区区一位看客,不能也不愿插足他们二人的世界。

之所以会将书籍交予易茯苓,说到底,其实他终究还是不甘心的。

从很小的时候他就明白,在这个连杀戮都默默无声的世界之中,他从来都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要么,他踏着鲜血与骸骨,登上皇位,真真正正地君临天下;要么,他就此死去,便是史书之中,亦留不下只言片语。

他的人生,注定是一条遍布荆棘的凶险之路,而在这其中遭遇的一切,无论是受伤,流血,痛苦,抑或者是悲伤,从来都只有他一人承担,绝容不下第二人地陪伴。

可是,不甘心,好不甘心啊!

凭什么,和他一样的身份地位,白庭君却可以顺顺利利,幸福平静地长大,而他却不得不早早伪装自己,警惕任何人地靠近呢?

凭什么,白庭君可以得到那么多人地痴心相待,而他就连爱上一个人,也永远都不能说出口呢?

风天逸忍不住再一次想起风刃,想起他冰冷的,不带一丝一毫情感的眼神。

他想爱的那个人,眼中从来都只有他身后的权势地位,全然不曾有过他的存在。便是偶尔投注过来的视线,亦是带着隐约杀气的,看待蝼蚁一般冰冷而又漠然的。

偶尔回忆起幼时甜蜜美好的过去,风天逸总会觉得,其实,那从来都不是真实存在的,只是他濒临崩溃之时自己捏造的妄想。

可他终究还是只能走下去,一个人永不回头地固执得近乎愚蠢地走下去——纵然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这般漫无目的地前行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不想停下,更不想后退,他已然伤痕累累,痛彻心扉,不想再继续痛下去。

这样的日子,总会有个终结的吧!无论最后,是他杀了皇叔,还是最终皇叔胜利,将他斩于剑下,龙袍加身,荣登皇位。

不管怎样,最后的日子,快一点到来吧!他实在不想再继续抱着这般无望而又可悲的继续走下去…



评论(8)
热度(40)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