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昀】 梦之交际 第二章

【all昀】 梦之交际 第一章

第二章
“搭档?”秦明习惯性的冷着一张脸,言简意赅地问道。
“有,徐碧城。”唐山海放下手中的雨伞,任由已然变小的雨珠肆无忌惮地落到他的头顶,“黄埔军校第十六期的学员,以妻子的身份和我一同潜伏。”
“成绩?”
“不太好。”唐山海沉默了一会儿,有些无奈地开口。
“能换人吗?”风天逸蹙起眉头,毫不犹豫地开口,“她若是露出破绽的话,你也会面临极大的风险。”
“可能…不行。”唐山海发出了一声短暂的苦笑,“她是李默群的侄女,只有得到他的帮助,我才有机会进入特工总部。”
“性格怎么样?”张显宗沉默了一会儿,有些无奈地开口。
“比较柔软温顺。”唐山海脸上的笑容愈发苦涩了,“像个小兔子一样。但她既然愿意进行潜伏任务,应该是个很不错的人。”
“据我了解,”张显宗冷冷开口,头上落下的雨珠不知何时已然变成了雪花,“她们一般都会感情用事,比较冲动。”他瞟了唐山海一眼,“抗压力弱,遇到事情就容易自乱阵脚。起码,我现在遇到的姑娘都是这样的。”
“她是个不错的人。”唐山海重复道。
“恐怕在你看来,愿意为了国家牺牲的都是好人吧?”张显宗神色冷淡,漆黑的瞳眸之中闪过一抹戾色,“但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次潜伏,若是她出了什么差错的话,你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风天逸缓缓颔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好人有什么用?她帮不了你,只会让你身处险境!”
“辞掉这次任务。”张显宗坚持说道,“你不能把自己的安危交托到一个成绩都没及格的人手里!这是无谓的牺牲!”
“已经太晚了。”久久的沉默,唐山海终于牵动唇角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我已经答应下来了。信息也已经发出去了。”
“那你还和我们说做什么?”张显宗撇开脸,冷哼了一声,头顶的雪花愈发大了。
“冷静!”食指轻扣了几下木桌,秦明神色冷淡,“我们现在该考虑的,是他下一步该怎么办?”
“短期培训,”风天逸眸色深沉,“教会她在面对每一个人时该怎么应对。”
“可能吗?”张显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看看她的成绩。”
“一遍遍的练习!”风天逸湛蓝的瞳眸里冰冷的不带丝毫情感,“每一步都让她重复上百遍,直到她的身体记住这一切,直到她就算走神也能完美地应对这一切。”
“身体记忆会很深刻的。”秦明做出了最后的总结,像其他二人一样看向唐山海。
“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唐山海苦笑,任谁身处于眼下的情境怕都只有举手投降的份,“不管怎么说,先应付完接风再说吧。接下来的事情…”他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张显宗勾起唇角,“她要是有个初恋情人或者以前的恋人什么的…”
“说不定这次去往上海她们还能鸳梦重温呢!”风天逸默契的接了下去。
秦明没有说话,仍维持着高冷的人设,目光却意味深长地落到了唐山海的头顶上。
“…”唐山海有些不自在地理了理颈间的领带。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他开口询问,“你们俩是怎么回事?”
风天逸与张显宗不约而同地闭紧了嘴巴,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谁先?”秦明转过脸来,修长的手指间锋利的手术刀若隐若现。
风天逸又瞟了张显宗一眼,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张显宗仍冷着一张俊美的脸,他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先吧。”他蹙紧眉头,沉默了一会儿,“事实上,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白庭君?”秦明双手环胸,挑了挑眉。
“又是他?”张显宗露出了一个戏谑的笑容,“再一次啊!”上挑的语气说不出的意味深长。
“又输了?”放下打理领带的手掌,唐山海忍不住笑了起来。
风天逸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一言不发,很显然是被他们说中了事实才会如此。
“你为什么要一直捉弄他?”唐山海敛去脸上的笑意,严肃地问道,“他有什么值得你特别针对的?”
“看他不顺眼而已。”风天逸勾了勾唇角,“星辰阁里,人族的行事未免太过张狂了!”他说着,抿了抿唇,“我若是不出手对付白庭君,他们还以为星辰阁里羽族无人了!”
“那也没必要一直对付白庭君。”开口,“我听你说过,人族太子白庭君素来温文尔雅,颇有贤名。他若是知道自己的属下欺负了羽族唐山海十年后…”
“最好你在星辰阁的老师也能当场目睹。”张显宗接道,“他们不是一直自诩要维护人羽两族的和平吗?那就让他们好好地发挥自己的作用好了!”
“适当的示弱反而会有意想不到的好效果。”知道风天逸一向好强,秦明缓缓开口加入了唐山海与张显宗的行列。
“我知道了。”风天逸点了点头。事实上,星辰阁中的羽族均未至展翼之龄,尚不能很好地发挥自己的优势,更何况,星辰阁中羽人的数量又远少于人族,若非如此,羽人也不至于一直身处劣势,频频受到人族欺负。他虽然看不惯白庭君,却也懒得将时间精力花费在找他麻烦之上。过往如此嚣张跋扈,也不过是为了向人族学子们证明羽人并不好惹罢了。事情若能轻松解决,也算是了却了他的一桩心事 。“我会好好解决的。”
“显宗?”唐山海开口,“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张显宗站起身来,“时间不早了,我该起床了。”他说完,未待其他人反应过来,便飞快的转身向着自己的宫殿奔去。
“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唐山海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我也要起来了。天逸,秦明,明天再见。”
“明天见。”异口同声地说完,三人各自回了各自的宫殿。


张显宗你这个乌鸦嘴,可怜的唐山海,卧底还是别当了吧

评论(8)
热度(59)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