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庭君哥哥,你终于醒了!”易茯苓跪坐在床榻前,紧握住白庭君宽大的手掌,精致的面容上满满的都是欣喜与愉快。

“苓儿。”几乎是下意识地回握住了易茯苓柔软的手掌,白庭君有些迷惘地开口,“我这是…怎么啦?”

“我在进行浮玉岭试炼的时候,突然之间对上了炎核机甲,结果你为了保护我,受了重伤。”易茯苓有些自责地开口解释着,眼眶却渐渐红了起来,“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中了风天逸地激将法的!”

“你没事吧?”终于回想起昏迷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白庭君一手撑床便要急急坐起身来,有些焦灼地问道。

“我没事。”易茯苓心下又是感动又是自责,她慌忙伸手扶住白庭君,在他身后垫了几个松软的棉枕便于他舒舒服服地半倚在床上,“你保护了我,没让我受伤。”

“那就好…那就好。”白庭君喃喃开口,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再度开口问道,“你加入星辰阁了吗?”

“是的,印池师傅答应了!”易茯苓努力露出了一个浅浅地微笑,“他已经批准我加入星辰阁了。日后,我们便可以每天在一起学习了。”

“那真是太好了!”白庭君惊喜地开口,他本来还在担心,印池师傅会借炎核机甲之事刁难苓儿,不同意她加入星辰阁呢!他看着易茯苓,虚弱却无比灿烂地微笑起来,“等我好了,我就带你落英峰赏花,那里的风景格外明丽美好,你一定会喜欢的。”

“嗯。”见到他如此开怀的模样,易茯苓的脸渐渐红了起来,她的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滋滋的。

庭君哥哥对她总是这般好,体贴温柔,关怀备至,绝不会让她受到哪怕一丁点儿的委屈。

从小到大,除了爹爹,庭君哥哥是对她最好的那个人。

易茯苓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庭君哥哥的,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心中便已经有了庭君哥哥的身影,让她朝思暮想,怎样也停不下来。

但她一直惶恐,不敢将这些少女心事坦诚地说出来。因为庭君哥哥从来都没有真正对她表现过自己的感情,他宠她护她,无论有什么好东西都愿意分享给她,这让她觉得,他和她一样,也是爱着她的。

可有些时候,庭君哥哥却又总是避着她,将心事深埋在心底,什么都不愿意说。

易茯苓其实一直都在惶恐,若这份感情,仅仅只是她一人的自作多情,若庭君哥哥心中,仅仅只是将她当作妹妹看待,那该怎么办?

可是,彼岸花的话语,无疑让她再次有了信心。就像彼岸花所说的那样,她跟随庭君哥哥多年,他心中的事情,她总能猜到大概的。彼岸花还说,庭君哥哥心里也是喜欢她的。

易茯苓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让庭君哥哥踌躇不前,但那没关系,如果庭君哥哥不愿意先开口,就由她来好了!

她这样想着,深吸了一口气,颊上的红晕愈发浓重了,“庭君哥哥,我有事想跟你说。”

“什么事?”白庭君微微蹙眉,“是不是风天逸又欺负你了?”

“没有,是其他的事情。”易茯苓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黑曜石一般明亮的双瞳之中已满满的都是坚定,“庭君哥哥,我喜欢你。”

白庭君的手情不自禁地抽搐了一下,但他已全然无心去关注这些。前所未有的狂喜像是海浪一般,一波一波地涌上来,让他再难保持冷静。

他不是没有设想过类似的场景,但无一例外的,都是他对苓儿表白,然后苓儿或是欣喜地答应下来,或是冷若冰霜地直言拒绝。

但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能听到这个他一直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少女,对着他表达爱意。

他几乎想要立即开口答应下来——他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和苓儿在一起,一直都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然而,由手掌逐渐蔓延至全身的剧痛却让他倏地回过神来。这件事情,他不但不能答应,反而只能拒绝!

不管出于怎样的原因,年少之时,他已然答应了易伯父,只以兄长的身份照顾苓儿,绝不能有半点非分之想。

但这么些年地相处,他终于还是没能做到自己曾经地承诺,爱上了苓儿——她是那么的可爱善良,他无法控制住自己,不去动心爱上她。

可是,蚀骨钉的存在,无疑是对他最后的限制——在他已然动心的今天。

他已然违背了与易伯父地承诺,绝不能一错再错。

白庭君满心痛苦地闭了闭眼,此时此刻,身体之上的苦痛又怎能及得上他心中苦痛的万分之一?

但他终于还是缓缓开口,“苓儿,对不起…”他声音艰涩地连自己都不敢辨认,每说一个字,就好像心头被狠狠捅了一刀,可他还是要继续说下去,“我只是把你…当作妹妹…”

看着易茯苓倏然煞白的脸色,白庭君抿紧了嘴唇,竭力抑制自己不去开口安慰她。

“我知道了…”易茯苓神色恍惚,她直愣愣地站起身来,勉强一笑,“我去叫彼岸花进来照顾你。”她说完,飞也似的离开了房间,一个人跑远了。




白庭君啊白庭君,现在易茯苓主动你不动摇,等到了刑场事件之后,就是你追着易茯苓到处跑了
风水轮流转,有谁能逃过去呢
今日做的死,都是昨日脑子里进的水

评论(2)
热度(33)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