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十四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小说目录
第十四章
彼岸花与易茯苓守在白庭君床前,无比殷切地期盼着他的苏醒。

然而,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床榻之上,白庭君的脸色却愈发苍白起来,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

易茯苓心中又是愧疚又是焦灼,她一眨不眨的注视着白庭君,喃喃自语,“我若是没有前来星辰阁就好了…那样的话,庭君哥哥也不会遭受这般的无妄之灾…”

彼岸花心中虽也有些责怪易茯苓地所作所为,但她清楚,以殿下昔日对易茯苓的关心与爱护,他必然不会希望见到她如此沮丧低落的模样。而只要是他想的,无论如何,她都会替他完成。

她伸手握紧了易茯苓冰冷的手掌,“殿下见到你只会开心,绝对不会生气地。”

“要不是因为我,他怎么会伤得这么重?”易茯苓沉默了一会儿,再度开口,“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不要这么想。”彼岸花摇了摇头,眼神恳切,“殿下这么爱你护你,便是为你付出一切也都不会后悔的。”

“庭君哥哥真的爱我吗?”易茯苓眼神迷惘,“他对我从来都是以礼相待,未曾逾距半步……有很多时候,我都觉得,他仅仅只是把我当妹妹看待。”说到这里,便是一向坚强如她,也忍不住低落下来。

“你怎么会这么想?”彼岸花急急开口劝道,“我一直跟随在殿下身边,再不会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在殿下心目中的重要性了!他绝不仅仅只是把你当作妹妹看待…”她努力微笑起来,“殿下以礼相待,是不想伤害到你的名誉,这不正是他爱你的表现吗?”

“真的吗?”易茯苓动摇了,她几乎是喜出望外地看向彼岸花,语气里带了一丝微不可查地颤抖,“庭君哥哥…心里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自然!”彼岸花斩钉截铁地回答道,语气坚定的没有一丝犹疑之意。“殿下心中的那个人,从来都只有你,绝对没有其他人。”虽然她对于殿下的爱,只是一个秘密,没有任何人知道。但是,不管怎样,于她而言,只要殿下能够幸福快乐,得偿所愿,便是她不幸福又怎样呢?

从许多年前殿下在一线天救下她的那一刻起,彼岸花就早已暗暗在心底发誓,她必然要不惜一切代价,让殿下获得幸福。为此,便是牺牲她自己,亦无所谓。

易茯苓的双唇剧烈地颤抖着,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因着彼岸花话语而起的兴奋喜悦的心情,以及对于庭君哥哥身体状况的忧虑不安,却在她心底混杂交融,让她一时之间竟说不出任何话来。

她只能痴痴地注视着躺在床上一脸苍白的白庭君,一看便是许久。

“羽皇陛下派人送来了羽族的治伤神药。”房门被推开,方夜彦一脸喜色地大步走了进来,“拿来给殿下服用再好不过了。”

“等一下,”眼看着彼岸花便要从方夜彦手中接过药丸,易茯苓慌忙伸手阻止了她地行动。不是她多心,实在是这几次的祸患大多是由风天逸地算计而起,便是庭君哥哥如今这般虚弱地躺在这里,也是因着风天逸的阴谋诡计所致,她实在对他放心不下来,也万万不敢随意让庭君哥哥服下风天逸送过来的药丸。“又是风天逸吧!我告诉你,”她看着彼岸花无比严肃地开口,“风天逸这个人诡计多端,绝对不可能这么好心。说不定,他就在这里面下毒了!所以,这药,绝对不能给庭君哥哥吃!”

彼岸花对此却持有不同的看法,这么些年,她一直陪在白庭君身边,对于白庭君与风天逸之间地明争暗斗,针锋相对了解地不可谓不多。她觉得,风天逸虽然为人阴险,却也绝不会是这般卑劣之人。

她尝试着说服易茯苓,“风天逸贵为羽族皇帝,下毒这般卑劣的手段,是绝对不会用的!”

“是啊!”方夜彦也开口附和道,“风天逸好歹也是羽族的皇帝,不至于如此卑劣的!”

“不行!”易茯苓的态度却格外坚决,“以防万一,我要先问问印池师傅…”她说着,便伸手取过方夜彦手中的药瓶,就要向着屋外走去。

待她走了几步,方夜彦急急迈步来到床榻之前,将暗中藏好的药丸从白庭君的牙缝之中塞了进去。

原来,在易茯苓不同意开始,一心为白庭君身体担忧的彼岸花便已悄悄对着方夜彦使了一个眼色,让他暗中藏下一枚药丸来。方夜彦自幼习武,手速极快,易茯苓又正处于心不在焉的状态,竟没能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让他顺利地藏下了一枚药丸。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易茯苓听到身后的声响,慌忙转过身再度走了回来,“要是…”

“放心,风天逸绝不会如此卑劣不堪的!”彼岸花信誓旦旦地说着。

“要是万一…”易茯苓犹自觉得不安,风天逸那般卑鄙之人,若是真的在药丸中下了毒,庭君哥哥会怎样?

“苓儿,苓儿…”白庭君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房间中的几人再顾不得争执,一致跑到床榻旁边,等待他的苏醒。

缓缓地,白庭君睁开了双眼…

QAQ抱歉,我被病毒袭击,上吐下泻,昨天躺在床上疗养了一天,没能按时更新。不过过几天好了的时候会把这个补上的,么么哒

评论(9)
热度(3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