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绝命轮回 (下)

绝命轮回 (上)     绝命轮回 (中上)      绝命轮回 (中下)

  小说目录
【刃逸】绝命轮回(下)
“雪大人的这一过嘛…”风刃慢吞吞地开口,可他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急性子的雪凛打断了,雪大人上前一步,目光阴狠,“我这一过便是忍你这个小儿忍了太久太久。王爷登基才是人心所向,弑君的罪名我来背!”他说着,挥了挥手,“来人!”

“是!”身着盔甲的侍卫不知从何处涌进了宫殿,齐声应道。

“风天逸,”雪凛有些得意地高昂起下巴,“交出你的玉玺和第三块虎符!”

风天逸神色不变,甚至于,他湛蓝的眸底出现了一丝嘲讽,“雪凛,你当众谋反,便是有十颗脑袋也不够你掉的!”

“哥哥,你答应我的事呢?”雪飞霜几乎是跌跌撞撞地奔到雪凛身前,拉住了他的衣袖,“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帮天逸的吗?”

雪凛毫不留情地拽回了自己的袍袖,任由雪飞霜无力地委顿在地,“来人,将郡主带下去!”说完,他吩咐那些擎着弓箭的侍从们,“动手!”他已经迫不及待要等着看风天逸那小儿被万箭穿心的下场了!

可事实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发展,弓箭手们尚未来得及拉开弓箭,便相继发出痛呼,无力地摔倒在地上。

“雪凛,你该不会以为,本皇什么准备都没有做吧?”风天逸唇角轻勾,露出一个笑容来。下一瞬,他身后的三位随侍立刻上前,将出鞘的利剑对准了雪凛与摄政王。

“风天逸你别得意!”雪凛气愤地开口,“敢问你如何应付宫外的三支禁军?”他说着,露出了无比残酷的笑意。

风天逸并没有理会他的话语,只是平静地注视着看过来的风刃,湛蓝的瞳眸之中满含着无比复杂而又深沉的情绪。他的脚步不为人所察地轻轻挪动了一下。

“不急,”风刃终于缓缓开口,“本王还有一份礼物要给。”他说着,伸出手来,开始在袍袖之中摸索着什么,下一瞬,他被狠狠撞开,狼狈不堪地跌倒在地,但他全然不曾顾及身上的疼痛,而是匆忙回过头来——闪着寒光的利刃狠狠地刺进了红衣青年的腰间,大片大片的褐色瞬间蔓延开来。

仿佛时间就此停滞,风刃已全然听不见易茯苓惊恐地呼喊,只是怔怔地看着风天逸无力地跪倒在地上,红润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隐藏在宽大袍袖之下的手指剧烈地颤抖起来,风刃几乎是惊恐地伸出手来,试图将风天逸从地上扶起来。

“皇叔,金羽令!”风天逸眉尖微蹙,避开了他的手掌,短促而又有力的斥道。

风刃修长的剑眉有些惊讶地上挑,他惊愕地看了风天逸一眼,用力抿了抿唇,站起身来,从袍袖之中拿出金羽令,“先皇金羽令在此,全体禁军听令,合力围杀雪氏一族!”

宫中的众多侍卫纷纷涌入殿堂,手中的武器对准了一边被眼前变幻莫测的情势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雪凛。便是一旁呆立在原地的雪飞霜,亦被两位禁军的武器拦住了去路。

“风刃,我竟着了你们叔侄的道!”雪凛阴狠的目光投注在风刃身上,咬牙切齿地说道。“等我的三只禁军杀到,这南羽都,便是我雪家的天下!”

“你的禁军都安排在天和坛了吧?”裴钰平静地开口,“王爷早有安排。”

下一瞬,像是为了应和他的话语一般,一名禁军匆匆奔了进来,“报,雪家的三支禁军,现已全部投降!”

“这是你早已计划好的吧?”雪凛恍然大悟,眸中戾气愈深,“风刃,你欺我太甚!”

他话音刚落,便已舍弃身上的披风,与围在他四周的禁军缠斗起来。即便浸淫于权利争夺之中早已许久,但他终究是上过战场的将军,不过数招便夺过了禁军手中的武器,破除围堵,向着风刃的方向冲了过来。

顺手从裴钰腰间抽出长剑,风刃毫不闪躲地迎面冲了上去——虽然表面上依旧一副冷静理智的模样,但事实上,风天逸的受伤早已令他怒火中烧,恨不能立刻发泄出来。而冲着他奔来的雪凛,无疑是他怒气最好的发泄工具。

轻而易举地挑开了雪凛手中的长矛,风刃微微眯起眼睛,寒光闪闪的长剑毫不迟疑地一剑穿心——这一剑,他早就应该刺了,只是没想到会拖到这么多年之后方才真正地刺出去。但现在,也为时不晚。

冷眼旁观着雪凛僵硬了一瞬,狼狈不堪地自半空之中跌落下来,大睁着眼睛渐渐停止了呼吸。风刃随手扔掉手中的长剑,慌慌张张地转身向着脸色愈发难看的风天逸奔了过去。

“皇叔,”风天逸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来,“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你这般慌慌张张的模样……”

“别说话!”风刃一边紧紧地按压住风天逸腰间不断流血的伤口,一边慌慌张张地斥道,“都死了吗?快去叫巫医来!”

“不必了…”风天逸依旧平静地微笑着,“已经来不及了,皇叔…”即便是说着这般丧气的话语,他眸中却仍跳跃着无比璀璨的光彩。

“怎么可能会来不及?”风刃努力微笑,泪水却早已模糊了他的视线,“你还没真正执掌羽皇的权位,那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你就要做到了,你怎么能死?”

裴钰转过脸去,不忍再看。

“皇叔,其实我从来都不适合成为羽皇…”风天逸喃喃道,“我讨厌皇帝,如果我不是羽皇,你是不是还会像小时候那样宠我爱我,永远都不离开我?”

“只要你活着,我什么都答应你!”风刃的话语里带了一丝颤抖,“我会宠你爱你,一直一直陪着你,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半步…”

“真好啊!”像是被风刃的话语勾起了什么美好的回忆一般,风天逸脸上的笑容愈发大了,“只可惜,我等不到了……我好累啊,皇叔……一直一直,我都是一个人……每一次,都是我看着你离开,这一次,我终于能先离开了……”

“我不准你走!”风刃抿紧了唇,“你不是说过要一直和我在一起吗?你不能食言…”

“皇叔,我想看你的羽翼…”风天逸说着,下一瞬,紫金色的巨大双翼自风刃身后张开,温柔地将他包裹起来。

风天逸艰难地抬手,抚了抚双翼之上柔软的长羽,“真好啊!我以为,我这辈子都再也摸不到了…”

“只要你想,你什么时候都可以摸…”风刃抱紧了他,“坚持一下好不好?薛襟就快到了…”

“皇叔,我好痛……”风天逸眼前的景色已然渐渐模糊起来,他撒娇一般地抱怨着,“皇叔,你当初,是不是也这么痛…”

这一次,他终于打破命运地桎梏,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截然不同的结局。

他终于再一次听到时间走动的声音,嘀嗒嘀嗒,胜过他过往曾听过的任何瑰丽乐曲。

再次深深地看了皇叔一眼,风天逸缓缓闭上了眼睛,几乎是兴高采烈地迎来了自己的终局。

皇叔,我将生命交还予你。

自此之后,无论是南羽都的天下,还是余生漫长的时光,都尽归你所有。

无论你想要什么,你都尽可拥有。便是万人之上的王座,于你而言,亦是触手可及。

这一次,终于再不是你将我远远抛下。

这一次,是真的要说再见了。

再也不见。










喜欢看BE的可以停在这了,接下来是HE结局。

风天逸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轻薄半透的湛蓝帐幔让他忍不住愣了一下。

耳畔是轻柔低沉的呼吸声,他转过脸来,映入他眼帘的是皇叔半趴在床榻边的侧脸。

原来被祭司收走灵魂之后,他居然还可以继续做梦?尤其是,伸手捻了捻身下如同流水一般顺滑的被褥,熟悉的触感让他抿了抿唇,这个梦,蛮真实的嘛!

“天逸!”趴在床边的风刃倏地醒了过来,尚来不及坐直身体,他便已然将视线投注在风天逸身上,却偶然的与风天逸看过来的视线交错在了一起。

“你终于醒了!”风刃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但他很快收敛了脸上的微笑,蹙起眉头有些焦灼地开口,“伤口还痛不痛?”

风天逸一瞬不瞬地盯视着风刃,虽然知道这不过是个梦境,但他还是不舍得将自己的目光从皇叔身上移开。

“你怎么不说话?”风刃的眉头蹙地愈发紧了,“薛襟呢?快点给本王滚过来?”

“我没事。”风天逸一边说着,一边尝试着坐起身来。可腰间传来的阵阵疼痛却让他不由得蹙紧了眉头,这不是梦?他居然会感觉到疼痛?

见他始终坚持着不愿再躺下去,风刃眉尖微蹙,却还是伸出手来,将他扶坐了起来,并且顺手在他身后垫了几个软软的棉枕。

“我怎么会在这里?”风天逸面无表情地开口问道。

已然确定这并非梦境,而是现实之后,风天逸完全无法抑制住自己内心的疑惑。

在经历了上千次轮回之后,风天逸终于明了祭司在最后对他所说的话的真实含义。

风刃的死亡,已是无法避免的既定事实。想要救下他,就必须拿另一个人的生命来换,方能使一切达成完美的平衡。

然而风刃身份尊贵,并非是其他任意一个人都可以轻易代替的。最妥善的选择,无非便是他——羽族之皇的生命。

所以,只要他死,风刃便能挣脱命运地桎梏,顺利地活下来。

按理说来,他必然已经死去,被祭司收走灵魂了。可为什么,此时此刻,他却还活在这个世上呢?

“你付出了什么?”他目光锐利地直视着风刃,开口问道。

“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风刃伸手像过去一样揉了揉他长长的,流水一般顺滑的黑发,轻描淡写地说着,“在我意料之中。”

“你付出了什么?”风天逸再一次开口,他已然失去了往昔的冷静,变得焦躁起来,“告诉我,风刃,你tmd付出了什么?”

“你知不知道,在看到你闭上眼睛的时候,我恨不得杀了自己?”风刃依旧平静,那双棕褐色的瞳眸深沉的没有一丝光彩,“你怎么敢,毫不在意地死在我的面前?”

“我…”被他平静外表下掩藏的疯狂骇到,风天逸一时语塞,大脑一片空白。

“自此之后,你再也不能离开我半步!”风刃这般说着,俯身重重地吻了下去,“即便是你想要离开,我也会将你锁在我身边,绝对不会放你离开我…”说到最后,他已是双目赤红,“天逸,我爱你。”

风天逸瞬间愣住了。即便是付出了一切,一直以为一次又一次为着皇叔的事情而努力着,但他也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得偿所愿的那一天。

因为南羽都所有人都知道,摄政王风刃早已有了所爱之人——也就是他曾经的王妃南茵梦。

“我不是南茵梦。”沉默了一会儿,风天逸干巴巴地开口。

“我知道,我从来都没有认错过,”风刃微笑起来,“我爱的人就是你,从来都是你,没有其他人。”

“骗子。”风天逸喃喃开口,“那南茵梦算什么?”

“她一直都只是我的妹妹。”风刃平静地回答道,“我爱她,却只是兄妹之情。”

“你先告诉我,你付出了什么代价。”风天逸顿了一下,再次开口问道。

“真的没什么。”看着风天逸脸上愈发冰冷严肃的表情,他终于举手投降,“好吧,我选择了和你一样的结局。”

“你疯了!”风天逸瞬间抬手狠狠拽住了他的衣领,“你怎么能够出卖你的灵魂?”

“我只是希望,我们能够永远在一起。”风刃伸手握住了风天逸的双手,“我永远都不想与你分离。”

“可…”风天逸犹自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

“更何况,在你做出选择的开始,你就该明白,我不会放你一个人离去。”风刃直视着风天逸湛蓝的瞳眸,“我说过,不论你想要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风天逸沉默了许久许久,方才用力回握住风刃的双手,“一起。”

风刃缓缓点头,“一起。”

羽皇风天逸在位期间,一改幼时骄纵跋扈,任性恣意的形象,兢兢业业,克勤克俭,与其皇叔摄政王风刃齐心协力,共同建立了羽族历史上海晏河清,山河稳固的朝代,史称“天刃盛世”


PS:昨天看到有人问我风天逸为什么不直接自杀一了百了,我解释一下。虽然风天逸的死亡可以代替皇叔,但是有些劫难是有惯性的,不挡掉的话还是会再次发生的。如果他直截了当地给自己一刀,后来易茯苓捅皇叔一刀的事情还会继续发生,虽然皇叔不会死去,但他肯定也会受伤的。而且雪凛还没除掉,万一被他翻盘(虽然可能性不大),皇叔就会很危险。

评论(21)
热度(78)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