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绝命轮回 (中下)

绝命轮回 (上)     绝命轮回 (中上)  小说目录

【刃逸】绝命轮回(中下)
台阶之上,风刃的话语还在继续。“这第一杯,是敬皇兄的。”

他说着,微微仰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俊逸的面容之上带着似有似无的怅惘之意。

“臣弟,今日算是功德圆满!”他一边说着,一边倾斜酒杯,任由价值千金的酒液洒了一地。

“皇叔这话,什么意思?”风天逸听到自己艰涩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

“陛下还不明白吗?”没有看风天逸一眼,风刃任由侍从为他斟满美酒,慢条斯理地开口,“过了今日,本王便也卸下这摄政王的重担,从此过逍遥快乐的日子去了。”

他眸色深沉,宛若漆黑的夜色。有些感情,既然无法抑制,无法圆满,那么他所能做的,唯有远远避开,再不去看,也再不去理会罢了。

风天逸垂下眼睫,他早已想不起第一次听到这话之时内心的真正想法了。但不管怎样,终归不会是什么好的想法。

可当熟悉的话语再一次在风天逸耳畔响起,这句话所引起的心痛,却并未因着重复太多遍而减弱分毫。

为什么宁愿以最大的恶意去揣度皇叔话语之中隐含的意思呢?

为什么当初,他不肯再多相信皇叔一点,给予他更多的信任呢?

“皇叔治国有方,”风天逸无比认真地开口,“侄儿至今尚未举办展翼礼,还政之事,尚需从长计议。”

昔日他的这番话,不过是为了与台阶上的那人虚与委蛇,然而今时今日他那般认真地开口,却已无人会信了。

如果说这么多次的轮回过程之中,风天逸学会了什么。

那他恐怕要说,他最大的收获,便是学会了冷静理智地思考。

他从来都不是适合登上皇位的那个人。

他的心实在是太小太小,装下了皇叔,便再也装不下羽族的天下。

如果昔日是他身处于皇叔的那个位置,恐怕他永远都做不到像皇叔那样,为了羽族的未来,亲手推开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将自己彻头彻尾地伪装成一个贪慕权利的小人,一个置亲情于不顾的伪君子。

所以在第一次人生之中,他的婚宴之上,抱着皇叔渐渐冰冷的尸体,丝毫不顾及羽族的江山,他选择抛下一切,与九天之上的那位祭司做了一个交易。

银发银眸的祭司俊美的恍若神祇,不,他本就是这世上高高在上的神祇。

“你真的决定了?要放下这世间的一切,付出你所拥有的所有,只为了换取一次风刃存活的机会?”

“是的。”风天逸微笑,“这世间没有了他的存在,于我而言,便再没有了任何意义。”

“我可以答应你。我会无数次将你送回风刃死去的那一天,但风刃能否活下来,却需要你自己地努力。无论是你最终想要放弃,还是成功让风刃活下来,在你死后,我都要收走你的灵魂。自此之后,你再不可能转世,只能为我所用。”

“我答应你。”

“不再考虑一下吗?”

“不必了。”

“既如此,便开始吧!最后提醒你一句,平衡,才是最重要的。”

这也是他能够在皇叔死后,一次又一次回到婚宴这一天,见到尚且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皇叔的原因。

过往的九百多次,他试过所有他能够尝试的方法,将易茯苓关入青荇堂,在皇叔身边加派侍卫等等等等,可就算如此,最后的最后,他却还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皇叔一步步走向死亡。

命运就像是在这里打了一个大大的死结,无论他重复多少遍,改变多少他能够改变的东西,唯有一样却始终不变——那便是皇叔的死亡。

他从满怀希冀到如今的死气沉沉,离彻底陷入癫狂不过仅仅只有一步之遥。

风天逸不知道,他究竟还能坚持多久。但他想,他或许有了一些破局的线索,如今差的,不过是尝试而已。

“是啊,这良辰吉日可不能错过…”雪凛微嘲的话语打断了风天逸的思绪,最后深深地看了风刃一眼,风天逸别开了视线。

“不急,”风刃轻轻抬手,对着雪凛笑道,“这第二杯,是敬雪大人的。”

雪凛微微笑了起来,“不知王爷为何要敬微臣?”

“雪大人,你我一殿为臣,两朝尽忠,求的不过是史书上的千秋一笔。”风刃神色淡淡,“大人,可知自己的两功一过?”他说着,微微抬眸,平静地话语里似蕴含无尽深意。

“微臣愿闻其详。”雪凛洒脱一笑,轻声回道。

“我南羽都能有今日的繁荣昌盛,全仰仗能有雪大人这样的忠心耿耿的肱骨大臣来执掌大局。这第一功,自然是辅佐社稷之功。”风刃一边说着,一边微微抬手,端着手中的酒杯对着雪凛的方向敬了一敬。

雪凛终于察觉到有什么不对,他干笑了一声,“王爷言重了…”

风刃却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自谦之语,无比认真地说道,“本王应当敬你。”他说着,仰首将杯中的美酒尽数饮尽。

“王爷客气了。”放下了心中那些无谓的忧心,雪凛端起身旁随侍托盘之上的酒杯,像风刃一样一饮而尽。

风天逸面无表情地立在原地,纤长浓密的睫羽不易察觉地微微颤动了一下。

“这杯,是敬雪国舅的。”重新将酒杯斟满,风刃再一次开口。

雪凛的眉头轻微地跳动了一下,心下难得的有些困惑。

他并没有困惑很久,因为风刃很快就解答了他的疑问,“若非你家风卓越,皇后德才兼备,知书达理,怎得陛下亲自请婚?”他顿了一下,目光缓缓地从殿堂之中那一对璧人身上扫过,“雪家有女为皇族开枝散叶,当真是不输第一件的大功。”

他的话说得极为理所当然,可不知怎地,却暗含了一丝说不出来的酸涩之感。

风刃抿了抿唇,他知道,即便再怎样提醒自己这不过仅仅只是一场交易,可此时此刻,他却还是忍不住嫉妒了。

他嫉妒雪飞霜能那般骄傲自在地向其他人宣布她对于天逸的爱意;嫉妒她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他的身边;也嫉妒,天逸对于她的关心与爱护……

“王爷,今后雪家定当上下一心,为王爷效忠。”雪凛说完,仰头喝下了第二杯酒。

雪飞霜有些焦灼地看了身畔的风天逸一眼,可风天逸脸上仍是那般冷冷的,不带一丝异样的表情,仿佛根本没有听到雪凛口中的话。

看着雪凛喝下第二杯酒,风刃轻轻挑眉,对着端着托盘的侍从吩咐道,“给陛下和新皇后也斟上吧!”

“皇叔刚刚说,雪大人有两功一过,”没有在意侍从地存在,风天逸双手背负于身后,冷冷开口,“不知这一过是……”

“不让干了这一杯再说也不迟。”风刃微笑着开口。

风天逸顿了顿,终于还是像在场的其他人一样喝下了杯中的酒液。

似是不胜酒力一般,风刃挺拔修长的身影微微颤动了一下,但他脸上的笑意却愈发大了起来,深棕的瞳眸也愈发明亮慑人了,“我风刃,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话音未落,他手中的酒杯已被他狠狠地砸落在地,无数细小的碎片如同花朵一样飞溅开来。

评论(22)
热度(63)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