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绝命轮回 (中上)

绝命轮回 (上)   绝命轮回 (中下)   小说目录
【刃逸】绝命轮回(中上)
低垂的羽睫将他蓝色瞳眸中的翻滚涌动着的一切情绪都遮挡得严严实实。风天逸抿紧嘴唇,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他讨厌红色。

这世上怎会有这么一种颜色,既能代表人生之中珍而重之,欢喜无限的幸福时刻;却与此同时,又能意味着一条生命无情地逝去?

每一次看到这般灿烂的颜色,风天逸都会忍不住想起青石板上,缓缓洇开的那一大滩艳丽的红色液体。

他用力按压住伤口,像个迷路的小鹿一般无助地喊着太医,可一切都徒劳无功。

最后的最后,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的身体渐渐冰冷,起伏的胸口归于平静,琥珀一般动人的棕眸之中的光彩也渐渐黯淡,再没有一丝一毫的光彩。

那是他的婚礼,却也是那人的死期。

为什么直到彻底失去了那个人,方才发现他对于自己而言是那般地重要,甚至比这整个世界,都还要重要呢?

陶瓷一般洁白的牙齿狠狠嵌入薄唇,腥涩的鲜血灌入喉腔,可风天逸却毫不在意。

这世间至痛他都已然品味,区区流血,又算得了什么呢?

睫羽轻抬,那人高大挺拔,如渊如海的身影倒映入他湛蓝的双瞳。

浓墨一般漆黑的长发尽数束在脑后,露出一张如同刀削斧凿一般深邃而又冰冷的面容。剑眉邪飞入鬓,一双琥珀似的瞳眸冰冷而又平静,淡淡扫过来的时候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高挺的鼻梁之下,是淡粉色的,刀锋一般锐利的薄唇。

石青色的华服格外挑人,轻易便会让人沦为衣服的陪衬。可穿在他身上,却是无比契合,衬得他愈发雍容华贵,丰神俊朗——他是天生的天皇贵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仅仅只轻描淡写的一个眼神,便会让胆小之人瑟瑟发抖。

南羽都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是摄政王风刃,不同于他这么个傀儡羽皇,他是南羽都真正意义上的主人。

“陛下这是迫不及待了吗?”看着他缓缓迈入宫殿,风刃眸光一闪,似笑非笑地开口说道。即便是口中喊着陛下,他的脸上却仍挂着仿佛带着一丝轻嘲的笑容,仿佛眼前之人,并非是南羽都至高无上的皇者,只是完全不值一提的小人物罢了。

“或许吧!”紧蹙的眉头微微松懈开来,风天逸几乎是贪婪地注视着离他几步远的风刃,漫不经心地开口回答。

听到他的话,风刃眉尖微蹙,不留痕迹地瞥了风天逸一眼,旋即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亲眼看着昔日手无缚鸡之力的稚童在他亲自给予的风雨磨砺之下,一步步成长起来,直至今日,终于要大绽华彩,一鸣惊人。

风刃自信,这世间,再不会有比他更了解风天逸的人存在。

也因此,此时此刻,他理所当然地察觉了风天逸身上微妙的异样。

换作他时他日,他必定会再三斟酌,仔细思忖,但今日之事,实在是太过重要,容不得一丝一毫的细微瑕疵。

所以即便心下困惑不解,风刃终于还是勉强压下了心底的不安,全身心投入接下来的事情之中。

他扫了一眼站在他不远处的裴钰,圆脸的青年一手扶着腰间的利刃,无比镇定而又平静地冲着他点了点头。

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堪堪落下一半,风刃漫不经心地抚了抚宽大的袍袖,深褐色的瞳眸之中一片漠然,不起丝毫波澜。

战斗,就要开始了!

悠长的号角声响起,一袭艳丽红裙的雪飞霜提着曳地的裙摆,缓缓走了进来。秀美精致的面颊之上,漾着浅浅的,却格外真实的笑意——这一天,她早已期待已久。

早在年少芳心初动的时候,她就早已无数次梦见过这一天,梦见过她与天逸的结婚大礼。

虽然中途颇有波折,天逸心中,未必有她的存在。但不管怎样,最后的最后,赢了的那个人终于还是她。

她并不觉得用雪家偌大的势力来威胁天逸与她成婚圆房有什么不对,这世间的所有事情,从来最重要的都只是结果而已。

深沉的蓝眸轻瞥了站在上首的摄政王风刃一眼,雪飞霜唇畔的笑意说不出的诡谲神秘。

快了,就快了……

在离风刃几步远的地方停下脚步,雪飞霜微微俯身,“参见王爷。”

风刃轻瞥了她一眼,琥珀一般冰冷的瞳眸之中没有丝毫暖意,“今天是一个大好的日子,”他唇角微掀,声音平静无波,却带着一丝隐隐的恶意,“恭喜郡主。”

“多谢王爷。”仿佛全然没有觉察到风刃平静外表下深深的恶意,雪飞霜唇畔地笑意愈深,“多谢王爷。”

“雪大人好像比你还要高兴啊!”顿了一下,风刃颇有深意地开口。

“哈哈哈~”轻轻地干笑了几声,雪凛对着看过来的雪飞霜露出一个颇为扭曲的笑容,“是啊!”他附和着,瞳眸之中却没有丝毫笑意,“这一天,我早已期待已久…”

风天逸默不作声地站在一侧,看着台上的三人一个比一个笑得灿烂,入耳的话语是他早已听过上千遍的。就算是闭上眼睛,他也能够将他们几人脸上相似而又迥然不同的表情在心底描绘地一丝不差。

此时此刻,是该到他说话的时候了…

风天逸这般想着,面无表情地瞥了与他相对而立的风刃一眼,平静而又倦怠的话语里似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嘲讽,“我真是三生有幸啊,能娶到这么美丽的皇后!”

雪飞霜眼神微黯,无比顺畅地接了下去,“天下间最幸福的事情,难道不是求仁得仁吗?”

轻声嗤笑了一声,风天逸知道这时候是该轮到他询问诸事是不是都准备好了,然后雪凛会回答他说‘文武百官都已经在天和坛恭候陛下了’。

可此时此刻,他突然再懒得开口询问了——一模一样无趣的话语,即便重复一千遍,也只会愈发令人厌倦,而不会多出什么吸引力来。

他眼神淡淡地瞥了一眼捧着羽后花冠的侍从,下一瞬,那人便轻巧快速地走了过来,“请陛下为皇后戴上花冠。”

羽后的位置,至今还从未有人坐上过。

而在风天逸心中,能够坐上羽后位置的人,也无非只有一个罢了——虽然他很清楚,这一切的一切,从来都不过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但就算如此,风天逸还是只愿意将羽后的位置,交给那一个人。

此时此刻,他之所以能够拿起羽后的花冠,不过是因为早就知晓,那人会阻止他罢了。

“等一等。”风刃看着风天逸的动作,褐色的瞳眸愈发深沉阴暗了。“本王有话要讲。”

即便知道这不过仅仅只是天逸与雪飞霜的一次交易,但羽后的花冠,他却仍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天逸为别人戴上。

风刃知道,这个想法从来都是错误的,是不该存在的,也是早就应该泯灭的。

可是,一向自制力极为强大的他,却完全控制不住他自己…

他已经将注意力放在天逸身上太久太久,久到等到他恍然回神的时候,他的生命之中,已全部被天逸的存在所占据。

是他小心翼翼地哺育着这只雏鹰,金尊玉贵地养大,直到他翅翼丰满,鹏程万里,终有一鸣惊人之势。

然而,他却又要放开双手,任由旁人将他拥入怀中,片刻不离。

他终究还是……心有不甘。

“拿酒来。”看着风天逸松开擎着花冠的手,天空一般蔚蓝的瞳眸向着他看来,风刃几不可察地松了一口气。

“今日有幸为陛下主持大婚是我风刃的荣耀。”从裴钰手中接过酒杯,风刃不疾不徐地说道,“这些年来我每每谦恭自省,如履薄冰。生怕哪个决断有失,还给陛下的江山有所缺憾,会愧对九泉之下的皇兄。”

听着身后的雨瞳木不屑地鼻音,风天逸垂下眼睫,任由羽扇一般纤长的睫羽遮挡住他湛蓝瞳眸之中隐约的泪光。

今日的殿堂之中,怕是几乎所有人都觉得,皇叔不过是在做戏而已。

唯有他,皇叔以及裴钰三人知晓,那人刚刚所说的话确是发自内心。

为了他地成长;为了在父皇临终前所立下的誓言;为了他能在没有翼孔的劣势之下成功成为羽皇,坐拥天下…这么些年来,皇叔一直保持着想要谋权篡位的卑劣的摄政王形象,处处与他作对,并且数次从他手下救出了骄纵跋扈的雪氏族人。

然而,谁能想到,想要权势是假的,敌对是假的,就连那些对雪氏一族的纵容,亦是假的呢?

他的皇叔,成功地用自己精湛的表演骗过了澜州大陆的所有人族与羽族,只为了还给他一个海清河晏,盛世安康的江山!

没有人知道,恐怕就连皇叔自己也不清楚,他究竟在这件事情之上投注了多么大的心力。

曾经天真无邪的他,尚且能用他们敌对的借口,来抚平那些在心底蠢蠢欲动的炽烈情感,摆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

然而,当一切的真相都赤裸裸,血淋淋地揭露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便再也无法归于平静,将昔日那些勉强压下的心动抛在脑后。

风天逸清楚地知道,哪怕那人只是出于守信,对他并没有其他意思,可生生世世,他却也再无法不去爱他,不去珍惜他,保护他……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篇文已经确定,会有两个结局,一个be一个he了









评论(27)
热度(53)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