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八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小说目录

第八章
南羽都。

夜色已然深了,漆黑的天幕之上,只零零散散地嵌着几颗不甚明亮的星子。

风刃站在茵梦亭前,负手仰望着这一片漆黑的天幕,琥珀一般深邃的棕色瞳眸之中,凝着无比复杂而又悲伤的情绪。

“王爷,”裴钰行了一个礼,关切地开口,“已经很晚了,您要不要回宣勤殿?”

风刃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地在亭前的石椅上坐了下来。修长白皙的手指轻抚了一下琴弦,他垂下眼睫,心下思绪万千。

已经是冬天了,也不知道天逸一个人在星辰阁过得怎么样,能不能忍受这般严寒的天气…

天逸最爱生切十二品,只可惜星辰阁不比南羽都,他怕是吃不到的…

星辰阁的房间相比起祁阳宫来说,实在是太过逼仄了一些,也不知道天逸适不适应…
向从灵他们皆是贵族出身,也不知道能不能把天逸照顾好…

星辰阁中,人族势大,也不知道天逸会不会被白庭君那小子欺负…

……

他这般漫无边际地想着,突然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虽然有暗卫源源不断地将有关于天逸的消息传回南羽都,但消息只是消息,认真算起来,他已经许久未曾见过天逸了。

思念像是发了苗的幼芽一样在他心里疯狂而又迅速地生长着,时至今日,已有挺拔粗壮,遮天蔽日之势。

然而天逸,却仍呆在星辰阁中,没有任何回来的意思。

风刃像是发了疯一样地想念天逸,想念他鸦羽一般漆黑的长发,想念他海洋一般湛蓝的瞳眸,想念他神祇一般俊美的面容,也想念他脸上倨傲冰冷的表情…

这般浓烈炽热的感情,有时候风刃自己都会感到害怕。

这么些年,他向来是冷静的,是淡漠的,便是面对昔日南羽都第一美人茵梦咄咄逼人的柔情攻势,也依旧心如止水,不起丝毫波澜。

可唯独,在面对天逸的时候,他引以为豪的理智便尽数丢失,再不留下一丝痕迹。

然而,与他无比深沉地思念相反的,天逸怕是根本不想再看见他一眼了吧…

风刃这样想着,忽地回忆起他们前一次地相见——那是在一年前,他的寿宴之上。

天逸端坐在王座之上,一袭明黄的华服在明亮的灯光之下,愈发耀眼夺目。鸦羽似的黑发如同流水一般整齐地束在脑后,神祇一般俊美无俦的面容上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疏冷倦怠。羽睫低垂,半露的蓝色瞳眸里如同结了冰的湖面,冷淡地没有一丝波澜。胭脂般艳丽的红色双唇紧抿着,因着酒水的润泽亮晶晶的,看上去分外柔软。

他明明身处于这般热闹非凡的宴会之上,整个人却仍竖着一层坚不可摧的屏障,将自己与周围喧闹喜悦的众人分隔开来。

“皇叔,”修长白皙,宛若玉雕一般精美无瑕的手指轻轻端起酒杯,天逸唇角微勾,语气轻柔地宛若情人低低地呢喃——但只有他们知道,这般轻柔地话语之后,掩藏着的是怎样深厚浓重的恨意,“本皇敬你一杯。”

按理说来,虽然身为摄政王,但他终究还是天逸的臣子,这种时候是该对天逸行礼的。可风刃并没有这么做,没有起身,他只是略略抬手,摆出一副全然未将羽皇陛下放在眼里的倨傲模样,“多谢。”

天空一般湛蓝的瞳眸瞬间暗沉下来,风天逸用力抿了抿唇,别过脸去,装作认真欣赏厅堂之中的歌舞一样,再没有看他一眼。

借着酒杯遮掩住唇畔的笑意,风刃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看来这么多年的磨砺,并非没有任何作用。起码现在的天逸,已再不像幼时那般将喜欢与厌恶都赤裸裸地写在脸上,而是学会了伪装自己。

便是面对这般令人生厌的他,也再不会将厌恶摆在脸上,而是将它全部藏在了面具之后。

这一点是风刃早已期待已久的,但不得不说,见到这般模样的天逸,他的心中终究还是有些失望与愧疚的。

他喜欢幼年风天逸全身心信任他的模样,讨厌眼前天逸处处伪装,再不愿展露真心的样子。

可他却又极为清醒地明白,只有这样,天逸才能更好地活下去,才能在日后除去他和雪凛这两个大奸臣,赢回本该属于他的一切。

一个人想要得到什么,总要先付出更多。

为了磨砺天逸,他必须狠下心来,舍弃昔日关爱侄子的好叔叔形象,毁掉天逸对于他的信任与仰慕,让天逸恨他,让天逸得以在一次次地跌倒与受伤之中成长起来。

这些事情,他早已有了觉悟。

终有一日,当天逸足够强大的时候,他会理解他和皇兄他们的苦心。

而他,又究竟会不会后悔这么些年地所作所为呢?

风刃这般想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心下却愈发冰凉了。

那一瞬间心头闪现而过地质疑,就像是阳光之下稀薄的雾气,不过片刻便已消隐无踪,仿佛从来都未曾出现过一样。但风刃知道,凡事只要存在,终会留下痕迹。



评论(11)
热度(42)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