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逸】 孤魂野鬼 第一章

【脑洞】【all逸】孤魂野鬼  楔子之一    楔子之二    楔子之三   楔子之四  楔子之五   第一章   第二章  小说目录

第一章

风天逸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然大亮了。黄金一般细碎的阳光透过枝叶的间隙洒落下来,却不能为他寒凉如冰的身体带来一丝一毫的暖意。

他没有起身,只是懒洋洋地换了一个姿势,华美的雪白袍服因着他的动作垂落下来,宛若天鸟温柔垂覆下来的雪白羽翼。许是因着羽族人骨骼中空的缘故,他这一番轻巧的动作,甚至没让身下纤细的树枝有哪怕一瞬间的颤动。

正值“山寺桃花始盛开”的四月,落英峰上,一棵棵簪满鲜花的桃树,仿若一朵朵升腾而起的淡粉色烟霞,肆无忌惮地向游人们展示着自己娇美的容颜。

脚步声渐渐近了,风天逸兴致索然地低下头来,只看到来人华美袍服上精致繁复的花纹,走动间偶尔露出来的古琴以及鸦羽一般整齐束起的漆黑长发。

羽族人?

风天逸挑了挑眉,作为曾经的羽皇,他一眼便能看出,树下之人所穿的,正是昔日他身为羽皇之时常穿的鲛绡质地的华服。看来树下之人,在羽族的身份十分高贵。

青年并没有察觉到风天逸的存在,他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停下了脚步,撩起袍尾,在桃树下席地坐了下来。

原本抱在怀里的七弦古琴被他横放在了双膝之上,天空的湛蓝与阳光的金黄相互交织,美得像一件艺术品。

风天逸不由自主地眯起眼睛,纤长浓密的睫羽如同蝴蝶华美的双翼,遮掩了他蓝眸之中翻滚涌动着的复杂情绪。

栖梧琴,真是许久未曾见过了…

风天逸恍惚记得,这是他曾经辛苦搜寻,送予皇叔的礼物,与皇叔手上的那把碧桐琴乃是一对。

然而后来,碧桐断裂,在熊熊燃烧着的烈火之中化为一抔尘土。而栖梧,也自此消失,仿若从未出现过一样。

他原本以为,是皇叔睹物思人,将栖梧像碧桐一样投入烈火,化为尘土。却没想到,时隔多年,他竟然再一次在一位羽人手中见到了它——并没有如他想象之中的那样已然化为灰烬,相反,它被保存得极好,甚至和许多年前几乎没有什么两样。

树下的青年并没有察觉到风天逸地存在,他微微垂首,如同琥珀一般明亮静谧的棕色瞳眸无比专注地凝睇着膝上的古琴。墨色长发如同流泉一般,顺着他宽阔的肩膀顺滑地散落下来。放在琴弦之上的手指宛若白玉雕成,修长有力,骨节分明。他沉思了一会儿,伸手拨动了琴弦。

风天逸终于稍稍起了兴致,半阖上眼睛,开始听琴。

是莫名熟悉的旋律…

初始之时恍若艳阳高照,风中有铃铛轻响,可是后来,下雨了,刀锋破空而来,惊起了铃铛,凄厉的刀声与风铃声混合在一起,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就仿佛是有一个人坐在风铃下,等着他心爱的姑娘,可是,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风天逸些惊愕地睁开眼睛,耳畔熟悉的旋律让他白皙的近乎透明的脸颊之上带了一丝浅浅地悲伤与怀念之意。

这一曲《茵梦》,却真是许久未曾听到过了。

事实上,在风天逸久远的过去,他尚且还是尊贵的羽皇陛下之时,《茵梦》大抵是他最常听到的琴曲。

彼时,他尚且年幼,虽然担着羽皇的名头,却不过仅仅只是王座之上的傀儡。南羽都真正执掌大权,生杀予夺的,乃是他的皇叔——羽族的摄政王风刃。

摄政王生性爱琴,不单在皇宫里豢养了许多琴师,便是他自己,在琴之一道上亦是名声在外,技艺高超。

虽然摄政王因着政事繁忙的缘故,并不像他这个傀儡一样拥有太多闲暇的时间。但每每休憩,他却总会抽出时间来,或是听人奏琴,或是自己抚琴。

但不管选择何种方式,有一样却是始终不变的——那就是,他只听《茵梦》。

这首琴曲陪着摄政王度过了极为漫长的岁月,而同样的,它也陪着风天逸从弱小无助的少年,成长为真正说一不二,睥睨天下的羽皇。

虽然风天逸自始至终都并不喜欢这首琴曲,可他却也不得不承认,再次听到它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是开心的。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你以为自己只是短短地睡了一觉,可当你醒来的时候,却已是星转斗移,沧海桑田,世事全然变了一个模样。

无论是爱你的人,你爱的人,抑或者是恨你的人,你恨的人,他们都已尽皆化为尘土,成了史书上几行短短的文字。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之中,你除了自己之外,竟一无所有。

宛若无根的浮萍,飞舞的柳絮,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值得依靠亲近的人。

若是你消失,甚至这世上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发现。

风天逸这般想着,慢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树下的青年倏地抬起头来,“谁?”



五二零嘛,这么好的日子,我要用双更来表示对你们深深的爱意。

谢谢你们这几个月地支持,么么哒,我爱你们。以后的日子,也请多多关照。

五二零快乐!

猜猜今天出场的人的那个人是谁?第一个猜出来的人,可以指定一个番外哦!

么么哒。

奉上昨天拍的照片🐈🐈🐈


是不是特别像一只小鸡?


是不是有点像颗心?

么么哒,五二零要过得开心哦!

评论(52)
热度(71)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