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逸】 孤魂野鬼 楔子之三


【脑洞】【all逸】孤魂野鬼  楔子之一  小说目录  楔子之二   楔子之四

楔子3
后来的后来,羽还真零零碎碎地听到了一些有关于风刃的消息。

他终身未娶,除了裴钰一直忠心耿耿地跟随以外,竟再无他人陪伴。

他废除了羽族一直以双翼评论一人身份高低的制度,以仁德治理天下,为万民所称颂景仰。

他过继了风氏旁支的一个男孩,悉心教育,陪伴他,直到他二十岁展翼礼顺利完成,便将皇位抛给了他,就此离去。

有人说,曾见他在漠北那个开满鲜花的山谷里弹琴;有人说,曾见他在星辰阁的落英峰上赏花;也有人说,曾见他于元宵灯节上放灯…

但唯有羽还真知晓,这一切都是真的,却又不是真的。

因为那段时间里,他曾经单方面地见过风刃一面。

昔日羽族至高无上的羽皇业已老去,唯有一双深棕的瞳眸依然咄咄逼人,锐利无匹,他一个人坐在巨树之下,怔怔地仰望着树梢之上挤挤挨挨,竞相盛放,如同一朵巨大的淡粉色云霞一般繁复美丽的花朵。

微风拂过,淡粉的花瓣如同雪花一般簌簌落下,衬着那人不见一丝墨色的银发,愈发悲伤起来。

良久,风刃终于低下头来,伸手轻轻抚弄着琴上精致繁复的花纹。金色与蓝色交织的古琴,华美耀眼,犹如天晴之时碧蓝如洗的天空。

他像尊雕塑一样静默了许久许久,直至金乌西沉,暮色渐深,方才伸出手来,拨动了琴弦,哀婉动人的曲调就此响起。

初始之时,羽翼未丰的雏鹰在父母亲属地呵护之下,无忧无虑地成长着,百灵为他歌唱,花朵为他芳香,整个世界,都那般温柔细致地对待着他。

倏地,雷鸣阵阵,大雨落下,父母亲属尽皆离去,雏鹰一个人挣扎在狂烈地暴风雨中,无处可躲,无处可去,只能艰难地独自应对眼前险境。

后来,云消雨霁,经历暴风雨磨折的雏鹰终于长出了雄伟的双翼,展翅翱翔在九天之上,何等潇洒快乐…

琴声戛然而止,一滴泪水倏地落下,在琴弦上蹦裂开来,那人轻启唇瓣,喃喃自语,“天逸…”

羽还真会来这里,本是想向风刃打探一下陛下的消息的,可那一刻,却突然退缩了,双腿像是坠了万斤重的巨石一般,连动弹一下都做不到。

他忽地明白了,风刃话语之中那些浓重的憎恨;那些自眉梢眼角泄露而出的疯狂;那些坐拥天下却始终未变的孤寂与落寞,究竟是因何而生。

风刃与陛下之间,从来都不仅仅只是血脉维系的叔侄亲情,而是有着一些更深刻沉重的东西。

除了爱,没有什么会将一个风度翩翩的君子雕琢成眼前这般憔悴悲伤的模样。

那首哀婉动人的琴曲,便是眼前之人心境最好地写照。

他养了一只雏鹰,看着他长大,逼着他直面风雨,孑然独行,直至他羽翼丰满,成为翱翔九天的雄鹰。整个南羽都的天下,都尽归他所有……然而,没想到,棋差一着,曾经心爱的雄鹰就此死去,任他再怎样痛苦悔恨,都再不会回到这个世上。

那一刻,羽还真竟不知道,比起最后直接导致羽皇身死的白庭君;比起背负着逆伦的情感,永远不能将爱说出口的风刃;比起被风天逸误解心有所属的向从灵。他们之间,究竟谁才是那个更可悲的人。

而在那之后不久,羽还真便听闻,新一任的羽皇迎回了风刃的尸体,以冥空葬礼将他厚葬。

时至今日,曾经了解,参与过那段旧事的人,死得死,散得散,除去仍苟延残喘活在这个世上的他之外,竟再无一人记得昔年惊才绝艳,风华绝代的风天逸,记得那场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战争。

便是他自己,亦是垂垂老矣,时日无多。可每每闭上眼睛,那个神态倨傲冷淡的羽皇便又活灵活现地出现在他眼前,他从未老去,一如初见之时那般耀眼夺目,让人移不开目光。

他身着一袭孔雀蓝色的华美衣裳,微微垂眸冷冷淡淡地凝视着他,浓密修长的睫羽宛若蝴蝶轻轻颤动着的华美羽翼。鸦羽似的漆黑长发整整齐齐地束在脑后,其上闪着耀眼光泽的宝石发饰,竟及不上他湛蓝瞳眸的半分澄澈美丽。他伸出手来,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指狠狠地掐住他的下巴,迫着他不得不抬起头来,只能直视他的目光,语气之中带着三分惫懒,三分笑意,三分漫不经心以及一分的认真之意,“羽皇的机会,可不是随便给的。”

他惶急地点头,像是一只乞求主人关注地小狗一样匆匆开口,“只要陛下答应,我什么都愿意为陛下做。”

话音未落,陛下已然微微勾唇,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来。那一瞬间,仿佛满树的桃花尽皆绽放,艳艳赤红几乎要灼瞎了他的双眼。他自此堕入情网,再难脱身。

PS答应 @风花雪月的相思 的双更,马上送上,么么哒

评论(10)
热度(64)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