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逸】 重生之辞旧梦 第七章

小说目录

第七章
“主上哭了?”忽地瞥到风天逸眼角渐渐滑落下来的泪痕,向从灵怔了一会儿,方才一脸不可置信地开口。

“你在开什么玩笑,”雨瞳木一边说着,一边看向风天逸,“主上怎么可能……会哭…”入目的泪痕让他猛然僵住,顿了几秒方才开口将自己心中的话说完。

“主上确实哭了。”便是四人之中一向存在感最低,也最为冷静理智的月云奇此时此刻也不由得恍惚了心神,视线凝在那道浅淡的近乎于无的泪痕之上,怎样也无法移开。

并非是他们大惊小怪,实在是风天逸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总是一副倨傲尊贵,冷漠睥睨的模样——虽然一直陪在他身边的他们都清楚,主上的内心是截然不同于外在表现的温暖柔软。可终究,就算是在陛下偶尔纵容他们玩闹的时候,他们之间,也还隔着一层无形的薄膜。

主上实在是个太过于坚强聪慧的人,无论面对什么,他都能很快冷静下来,思考对策。别说哭泣了,就连情绪控制不住的失态,也是极为罕见的事情——而且这其中的大部分时候,都是因为摄政王地所作所为。

可现在,一直风轻云淡,胸有成竹的陛下,居然在睡梦之中哭了出来?

这已经不是可以用简简单单地惊吓来形容的了。

“我们该怎么办?”向从灵难得的手足无措,他看了一眼依然处于昏睡之中的风天逸,又求救似的看向雨瞳木他们,“我们该做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雨瞳木连连摇头,惴惴不安地说道。

“把痕迹擦掉。”月云奇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我们今天什么都没看到。要是被主上知道…”他露出了一个惊恐的表情,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说的对!”设想了一下主上知道这件事情的后果,雨瞳木的身体像雕塑一样僵硬了起来,“我们肯定会死得很惨!”他不住地催促向从灵,“从灵,快把它擦掉!”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向从灵有些踌躇,他忍不住又看了风天逸一眼,怎样也没办法动手。

“那我来!”雨瞳木说着,作势便要去把手帕拿起来。心下却在默数,一,二…

果不其然,在雨瞳木还没来得及数到三的时候,向从灵急便急忙忙地拿起手帕,“还是我来吧!”

雨瞳木与月云奇对视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他们早就发现,向从灵对于能够接近主上的事情极为热衷,绝对不愿意假手于人——这件事,就连一向懒洋洋的杜若飞也一清二楚。这一次,又怎么可能例外?

也只有从灵这么个呆子,一直都没意识到这件事情,还因此被他们逗弄了许多回。真是白瞎了那张看起来聪明的脸!

尽管手帕的材料已然细腻柔软到绝对不可能伤害到风天逸的面容,向从灵还是小心翼翼,极为轻巧地替他拭去眼角的泪痕。

他已经将全部心神都放在了手下的动作上,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面容之上的表情是何等的温柔与小心。仿佛躺在床榻上的风天逸是一个脆弱的玻璃娃娃,稍不注意便会受伤一样。

雨瞳木见状,刚要开口调笑上几句,杜若飞的大嗓门便已响了起来,“药来了!”

“声音小点!”向从灵转过身来,蓝色的眸中满是焦灼,“主上还在休息!”

“哦。”乖巧地点了点头,杜若飞端着托盘快步走了过来,“我亲自熬的药,一直在旁边看着,绝对没让薛大夫以外的人靠近过!”他动作轻巧地将托盘放在床榻旁的茶几上,“薛大夫说了,要趁热喝,不然效果不好!”

“看上去好苦的样子。”雨瞳木扫了一眼瓷碗中黑漆漆的液体,忍不住瘪了瘪嘴,“闻起来也很苦。”

“良药苦口嘛!”杜若飞伸手搔了搔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我本来想加点甘草什么的,那样会甜一点。可薛大夫说不行,会影响药性…”

“幸好薛大夫拦住了你。”雨瞳木有些无奈地开口,“你是笨蛋吗?药草是能随便加的吗?”

“我一时间没想到嘛!”杜若飞笑嘻嘻地说着,一看就是完全没把雨瞳木的话放进心里的样子。

雨瞳木还要再说上他几句,月云奇却已然出来替杜若飞打圆场,“好了好了!薛大夫不是已经把他给拦下来了吗?”他皱起眉头,“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主上起来喝药…薛大夫不是说要趁热喝吗?”

“话是这么说,”雨瞳木有些苦恼地皱起眉头,“可主上刚刚睡着,叫不叫得醒还不一定。再说了,谁敢把主上叫起来啊?万一主上再次动手,可没有摄政王替我们还击了!”

“可是,让主上这么睡着,他也没办法喝药啊?”月云奇有些忧虑地开口,“要是不喝药的话,主上得多久才能好起来啊?”

四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全然无计可施。

下一章羽皇必然要被占便宜的,但是还没想好是让皇叔来呢还是让向从灵来呢
明天更孤魂野鬼

评论(49)
热度(15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