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逸】 孤魂野鬼 楔子之二

【脑洞】【all逸】孤魂野鬼  楔子之一  小说目录

楔子2
他转过身来,向前走了几步,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伸手推开了房门,缓缓走了进去——这是风烟渡最大,最好的一个房间,也是昔日陛下的住所。

房间之内,那些描绘着艳丽金边的家具仍整整齐齐,一尘不染地伫立在那里,便是床榻之上绣有飞鹰的帐幔,亦是同许多年前一般无二的模样。

仿佛下一瞬间,房间的主人便会懒洋洋地推门走进,毫不客气地指使身边的侍从为他脱去身上地华服,换上雪白的寝衣。

风天逸从来都不知道,星辰阁中有多少人羡慕嫉妒着向从灵他们的好运——不同于永远得不到陛下哪怕一个回眸的他们,向从灵他们能够那般亲密而又长久地陪伴在陛下身边,得到陛下的亲近与关怀。

他缓缓地在床榻之上坐了下来,似乎还能嗅到那人残留于这个房间里浅淡的冷香,如同凛冽风雪之中的梅花一样,冷冷淡淡,难以靠近,却又有着绝不容旁人忽视的魅力——可羽还真知道,这不过是他自己可怜而又可悲的臆想,那些丝丝缕缕的冷香,早在流逝而过的无情岁月之中,消弭了存在,甚至不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他忍不住又想哭了。

可他不能哭,他现下已然是又老又丑了,若是再哭起来,怕是陛下连看都不想再看他一眼了。

不甚明亮的日光透过半掩的窗扉溜了进来,照亮了漆黑房间的一角。金色的光柱中央,细小的尘埃缓慢地漂浮,颤动,宛若一场无声地舞蹈。

羽还真怔怔地凝视着浮动的尘埃,突然便觉得前所未有地孤寂起来。

他忽地想起,得知风天逸死讯的那一天,也是这般晴朗明净的天气,他驾着自制的飞车降落在南羽都的皇宫之中,便看到了那个孑然独立,鬓发霜白的风刃。

羽族昔日的摄政王,如今名正言顺的羽皇风刃负手站立在南梦亭前,昔日俊美无俦的面容之上不知何时已然增添了许多深深的皱纹,便是风天逸尚在之时鸦羽一般漆黑的长发也掺杂了霜雪一般的洁白,孔雀蓝色的华服在风中飞扬舞动,衬得眼前之人愈发瘦削单薄起来。一双琥珀般深棕的瞳眸静静望来,其内隐含的深深恨意与倦怠几乎要将他灼伤,“你怎么敢回来?”他缓缓开口,看似平静的话语之中夹杂着太过浓烈复杂的情绪。

他忽地怔住,呆呆地停下了脚步,“陛下…陛下曾经说,我可以随时回来。”他们都知道,他口中的陛下,并非是眼前之人。

像是被他话语之中的内容刺伤了一样,风刃蹙紧了眉头,深棕的瞳眸愈发幽暗起来,“你不配提他!”

羽还真倏地停下了脚步,心中不好的预感愈发浓重起来。往些时日,风刃虽然总是看不惯他,却也高傲地甚至懒得看他一眼。然而,今日,他的表现却如此反常,甚至连自己心中激动的情绪都全然抑制不住。他缓缓开口,语气里带着自己都不甚明了的颤抖与惶恐,“陛下…陛下他怎么了?”

“你居然不知道?”风刃诧异地扫视了他一眼,确定他没有装模作样之后,倏地狂笑起来,瞳眸之中却隐隐有泪光闪过,“你居然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说到最后,他的眼神变得格外凌厉起来,“我的侄儿…他才刚刚及冠…他才刚刚及冠啊!”他说着,瞳眸深处已满是阴翳,“羽还真,你该死!为什么死的那个人不是你?”

羽还真怔愣了好一会儿,方才终于反应过来风刃的言下之意,他踉踉跄跄地退后了几步,无力地跌倒在地,“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抬起头来,近乎狰狞地注视着风刃,“你在骗我对不对?风天逸怎么可能会死?”

风刃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是你们害死了他,如今,却又来装模作样了吗?”他转过身去,不想再看他一眼,“这不是你一直希望的事情吗?”

“不…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怎么可能?”羽还真依然不敢相信风刃口中的话语。他明明记得,分开的时候,风天逸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精神却很好,甚至还有精力威胁他…

“羽还真,”风刃带着倦怠厌恨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他好像终于勉强平复了自己激动的心情,话语也渐渐平静冷漠下来,“看在天逸的面子上,本王不会杀你。但自此之后,南羽都,再不允许你踏进半步!”他说着,一挥袍袖,决然离开,“本王,也再不想看见你一次!”

羽还真已记不清楚,那一日,失魂落魄的他是如何离开南羽都的。他只记得,清醒之后,他疯了一样地去打探风天逸的消息。可就如风刃所说的那样,无论是星辰阁,抑或者是霜城,都异口同声地向他承认了风天逸的死亡。

没有人能说得清,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也同样没有人知晓,风天逸究竟是因何而死?

易姐姐早已死去,星辰阁中的三位师傅亦离开了人世。在这世上,知晓真相的,竟只剩下风刃一人。可是他直到身死魂消,也再不愿与他见上一面。

评论(25)
热度(82)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