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逸】 重生之辞旧梦 第六章

【脑洞/all逸】羽皇重生黑化梗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小说目录

第六章
祁阳宫。

在摄政王风刃出手之后,一直闹腾着不肯让别人靠近的风天逸终于松懈下来,陷入了黑沉的梦乡之中。

他睡得一点都不安稳,一双剑眉紧紧蹙起,眼皮之下,湛蓝的瞳眸不住地滚动着,白玉精雕细琢而成的纤长五指紧紧抓着身下的被褥,不肯有丝毫的放松。

不幸中的万幸,熟睡中的他,终于不会再次出手驱赶那些试图靠近他的随侍们,而是任由他们动作轻巧地替他拭去额上不断沁出的汗水,敷上经过冷水浸泡过的凉毛巾——虽然说,他的身体依然因着他们地靠近,以及他们身上陌生的气息而如同张开的弓弩一样僵硬紧绷到了极点。

向从灵细致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苦笑了一下,“虽然主上睡着了,但他好像一点都没睡好。”

“主上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认真端详了风天逸一会儿,雨瞳木开口附和道。

月云奇没有说话,只是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蓝色的眸中满满的都是忧虑。

“若是我昨天守夜的时候再警醒一点,”向从灵一脸愧疚,内心的自责像是海浪一般一波一波地涌来,几乎要将他全然浸没,“主上现在也就不用遭这么大的罪了。”他说着,轻轻叹了一口气,“主上从来没有病得这么严重过…”

“这也怨不得你,”雨瞳木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带安抚,“毕竟,我们谁也想不到,主上会在半夜的时候起身下床。”

“我本来不该睡着的,我该听到主上的动静的…”像是根本没有听到雨瞳木的话,向从灵喃喃开口,“我本来该再注意一些,再小心一些的…”

“声音小点,”月云奇压低了嗓音,“你们打扰到主上休息了!”

向从灵愣了一下,将快要出口的话狠狠咽了回去,他担忧地向着主上看去,果不其然,风天逸的情绪确实是愈发激动了,牙关紧咬,因为发烧而愈发艳丽的双唇之上,已有血珠缓缓沁出。

再顾不得认真思虑,几乎是下意识地,向从灵伸出手来,用自己的手指取代了被风天逸咬在牙间的嘴唇。

“你疯了!”雨瞳木愣了一下,“主上要是知道,他一定会杀了你的!”

作为一直跟随在风天逸身边的随侍,他们很清楚,风天逸是一个颇有洁癖的人,这一点在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体现地淋漓尽致——他身上的衣服,从来没有能超过一天不换的。若是碰到他练习鞭法或者射箭的时候,不管他出没出汗,他都必定要洗澡换衣服的。就连跟在他身边的他们四人,若是有衣服超过一天没有换洗的,他也绝不会容忍他们地靠近。

向从灵这一次贸然将自己的手指塞进主上手里,怕是等主上醒来,记起这件事情,虽然碍着过去的情谊,主上不会气到直接驱逐他,可一顿严厉的责罚却定是必不可少的。
“主上的身体更重要。”向从灵垂下眼睫,将眸中翻滚涌动着的情绪尽数掩藏在睫羽之后。

他说完,用力抿了抿唇,有些焦灼地看向殿门,这么长时间了,若飞怎么还没回来?

风天逸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在做梦——因为天空城腾飞乃至毁灭的整个过程当中,他都并没有真正地加入战场,而是忙着搜寻易茯苓的身影。

他默不作声地站在一处不知名的村庄之中,像其他莫名其妙的羽人们一样,怔怔地凝视着头顶巨大的,足以遮天蔽日的天空城,心下思绪万千。

年幼之时,他曾经听皇叔说起有关天空城的故事。

羽族的机关大师爱上了一位人族姑娘,但不同于可以展翅翱翔的他,人族姑娘并没有双翼,无法像他那样自由自在地飞翔,也无法看到青年所能看到的景色,心中抑郁,不得开怀。

青年为了让心爱的姑娘展颜微笑,绞尽脑汁,费尽心思,终于设计出了天空城这个可以居住,飞翔的城堡——他想要带姑娘看遍整个澜州大陆的壮丽景色,想陪着她一同生活在天空城中,像神仙眷侣一般永远幸福美满地活下去。

天空城,它不仅仅只是一座可以飞翔的居所。它所代表的,乃是一位羽人深刻美好的,坚定不移的爱意。

然而,头顶的天空城全然不如故事之中的那么美好,相反,它狰狞的如同一只张开大嘴择人而噬的巨大怪兽,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查看,都能看到充满威慑力与破坏力的各类武器。在夏日温暖的阳光照射之下,反射出无比冰冷而又死寂的光辉。

这已经不再是故事中温柔美好的天空城,而是一座轻易便可攫夺无辜之人性命的战争堡垒。

一侧的机关已然伸展开来,下一瞬,炮弹如同流星一般自天空坠落,重重地撞击在羽族那座高耸入云的尖塔之上,华美璀璨的火光将大半片天空都映衬得如同鲜血一般殷红艳丽。

时间像是骤然放慢了一百倍,那座高耸入云的尖塔无比缓慢地,以全然不容抗拒的姿态向一侧倒了下来,砖墙石块落地的巨大震动飞溅起无数尘埃。

哀鸿遍野,血流成河。

风天逸有些茫然地站在原地,任由那些尖叫着的羽人们惊慌失措地从他身体之中穿过,奔向他们心目中自认为安全的藏匿地点。

他知道,这并没有任何作用。毕竟,灾难只不过才刚刚开始…

更多的炮弹像是陨石一样重重地砸落下来,肆无忌惮地收割着无辜之人的性命,刚刚还尖叫着试图逃离这场灾难的羽人们相继死去,黑褐色的鲜血仿若鲜花,大朵大朵挤挤挨挨地在土地上盛放开来。

屋厦倾倒,尸横遍野,刚刚还安静祥和的村庄,不过眨眼之间,便已全然变了一个模样。便是地狱,怕是也及不上这里的半分残酷。

除去火焰灼烧所发出的轻微噼啪声,风天逸的耳边,再也听不到任何任何声响,没有人声,连风声也停了下来,这一方世界,死寂无比,仿佛独独只有他一人存留了下来。

他忽地便觉察到自己的渺小与可悲来,身为至高无上的羽皇,保护好羽族的子民本该是他最基本的责任,可他却甚至连这点能力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痛苦中渐渐步入死亡…

他抬起手来,轻轻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却还是能感觉到,泪水滚烫的,几乎要将他整个人灼伤的炽烈温度。

评论(28)
热度(130)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