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逸】 孤魂野鬼 楔子之一

【脑洞】【all逸】孤魂野鬼

楔子1
羽还真到达风烟渡的时候,天色才刚蒙蒙亮。朦胧的晨光之中,亭台楼阁仍是昔日熟悉的模样,除去被岁月浸染了几分衰色之外,便再没有任何变化。

仿佛只要他推开风烟渡的大门,那个倨傲高贵,冷漠睥睨的羽皇便会放下手中的弓箭,懒洋洋地回过头来,一瞬不瞬无比高傲地睇视着他,对他说上一句,“羽还真,你不过是本皇养得一条狗!”

谁能料到,昔日他曾经心生怨怼,愤愤不平的话语,如今想来,却只剩下无尽地怀念与悔恨呢?

伸出的手倏地顿了顿,羽还真眼神复杂地凝视着眼前高大华美的大门许久许久,方才抿了抿唇,极力压抑住胸腔之中激烈涌动着的苦涩之意,推开了风烟渡的大门。

风烟渡里空无一人,这本是早已在羽还真意料之中的事情,可他还是控制不住地眼眶微红,险些落下泪来。

他艰难地挪动着自己的脚步,缓缓走了进去。

宫殿之前,曾经用来练习鞭法的木桩之上,仍残留着深深的鞭痕;排列成一排的整齐箭靶中心,也还有着箭矢深深扎进去的痕迹;而那株总是在夏天开满一树红花,如同火焰一般艳丽,几乎要灼伤人双目的巨树也依旧沉默地屹立在那里,仿佛在等待着那人地归来。

可羽还真知道,不管再怎样等待,也终究只是徒劳。那个曾经住在这里,风华绝代,算无遗策的羽皇,早在他展翼礼刚过的二十岁那年,便已离开了这个世界。

自此之后,世间再无风天逸,也再没有能够令他那般憧憬心动的那个人。

过往的漫长岁月之中,羽还真几乎游历了整片澜州大陆,可总有几个地方,他却是从来不愿意去的。一是南羽都,二是星辰阁,第三则是人族的皇城霜城——所有的这些地方,都仍旧残留着有关于风天逸的回忆,让他总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便无声地落下泪来。

这一次,他之所以再次来到星辰阁,故地重游。固然是有星辰阁新一任阁主星隐云的请求的因素,但更多的,却是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已然时日无多,不知何时便会撒手人寰——他终归只是一介普通的羽人,便是较人类长寿许多,也还是会有终焉之时。更何况,这些年来,他将自己的大半精力都放在了对于机关之术地研究之上,以便于来麻痹内心的痛苦与空虚——对于风天逸的思念,愧疚以及不能言说的爱恋像是利刃一般,时时刻刻磨折着他的心,让他痛苦不堪。同样的,最终风天逸地去世亦在他的内心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永远无法填补的空洞。他本来完整的生命,永远残缺了一部分,让他日日夜夜都不得安眠。

沿着台阶上了楼梯,羽还真停下脚步,他恍然想起,许久许久之前,身着孔雀蓝色华服的羽皇便是站在这里,表情矜贵冷淡地叫住了他。灿烂的阳光照耀之下,他俊美的面容恍若神祇一般尊贵耀眼,如同海洋一般湛蓝深邃的瞳眸之中带着一丝浅浅地怒意,他轻哼一声,“羽还真,你跑什么?本皇有这么可怕吗?”

他忍不住微笑了一下,长期僵硬的不带一丝表情的面容也终于柔和了一些。他已然忘记了当时自己地回答,却依然记得,那一刻胸腔之中擂鼓一般激烈地心跳,以及倏然滚烫炽热的双颊。

“你不可怕啊!”他叹息一般地开口,“我只是害怕,你会看穿我拼命隐藏的心事…”他不过是个身份卑微的庶子,不像向从灵他们那样身份高贵,也不像他们那般细心体贴,便是容貌,亦是马马虎虎,勉强能过得去而已。被这样的人所爱慕的话,陛下定然是无法容忍的吧?

不,或许陛下根本不会在乎。星辰阁中,爱慕他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而他却懒得理会。他的心在南羽都上,在羽族子民身上,在星流花佩上,再没有其他精力去关注别人。

他这样想着,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自喉间发出野兽一般低沉沙哑地呜咽来。

这已是陛下离开之后的第两万九千二百二十天,他早已不复年轻时候的模样,黑色的发染上了霜雪一般的洁白,本来光洁的面容也添上了丝丝缕缕的皱纹,唯有那双湛蓝的瞳眸,依旧如同许多年前那般湛蓝清澈——就像是陛下曾经喜欢的那样。

可羽还真知道,便是寻到再多珍稀奇异的宝物来保养他的这双眼睛,那个曾经喜欢他眼眸的人却也再懒得看上一眼。

他的陛下,从始至终都是那般倨傲冷淡,他宁愿就此死去,也永远都不会原谅别人地背叛,正如他永远不会接受旁人地威胁一样。
便是终有一日他离开人世,去往九泉之下,他的陛下,也再不会愿意见他一面。

评论(47)
热度(8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