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六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你…”白庭君努力平复着胸腔之中倏地燃起的炽烈火焰,却终究没有成功,他恶狠狠地开口“风天逸,你给我闭嘴!”

风天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脸上带着些许的漫不经心,“本皇为什么要听你的?”他的目光慢吞吞地从他身上扫过,“你还是先想想办法,把你的情妹妹救出来再说吧!”他说着,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回廊。

白庭君恨恨地握拳,终还是无可奈何地转身离开,急匆匆地回了自己在星辰阁的居所,有些事情,还是尽早安排比较妥当,他实在是不忍心继续眼睁睁地看着苓儿受苦。

派人将棉被与食物送去地牢之后,白庭君踌躇了一会,终于还是再一次来到了地牢。

虽说这些年来,他们之间地联系从未中断过,但是,自从十岁之后,背负了一大堆学习任务的他能够与苓儿见面的次数却也是寥寥无几。尺素虽好,却也永远比不上真正地面对面交谈。

易茯苓已然醒了过来,见到白庭君出现,几乎是立刻兴奋地站了起来,快步走近了钢铁铸就的牢门,一双黑色的瞳眸亮晶晶的,承载了满满的喜悦与激动,“庭君哥哥!”

“苓儿!”几乎是下意识地柔和了眉眼,白庭君加快了脚步,伸手握住了易茯苓白皙柔软的手掌,有些担忧地上下仔细打量了她一会儿,方才急切地开口,“你没事吧?没有受伤吧?头还晕吗?”

“我没事,庭君哥哥。”看着白庭君难得失态的举动,易茯苓心下像喝了蜜一样,甜滋滋的。她不由得微笑起来,“我现在很好。”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我好想你…”

虽然像往常一样极力抑制着情绪的外露,但白庭君的唇角还是轻轻勾了起来,伸手揉了揉少女柔软的黑发,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是怎样的温柔与缱绻,“我也很想你,苓儿。”

少女微微低下头去,试图用漆黑的鬓发挡住通红滚烫的脸颊,可是显露在外的通红耳廓却将她羞涩地彻彻底底地显露于白庭君眼前。

白庭君不由得抿了抿唇,望着易茯苓有些狼狈的模样,有些羞惭地开口,“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不关你的事。”易茯苓抬起头来,目光坚定而温柔,“你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肯定是风天逸在捣鬼,”白庭君愤愤开口,“如果只是为了对付我,也未免太过牵强了。我猜他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顿了顿,目光柔和,“不过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救你出去的。”

“我最信的人就是你了。”易茯苓微笑起来,眼神之中满满的都是信任,没有一丝一毫地犹疑。

温柔地伸手将易茯苓颊侧那缕不甚听话的黑发别到耳后,白庭君神色温柔,“先别哭了好不好,乖乖听话,我会找人好好照顾你的。”

易茯苓点了点头,虽然她的眼眶依然因着长久地哭泣而红肿,但她的神色却是极为安宁的,对白庭君充满了信赖,抚在她颊侧的手中猛然顿住,气氛渐渐变得暧昧起来。易茯苓有些羞涩地闭上了眼睛,白庭君眸色深沉,毫不犹豫地顺势俯身便想吻上少女微微嘟起的双唇。

然而下一瞬,由手掌蔓延至全身的剧痛却让意乱情迷的白庭君倏地清醒过来。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强忍着蚀骨的剧痛收回手来,不去理会少女缓缓睁开的带着困惑与失望的双眸,急匆匆地开口,“苓儿,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没做,就先走了!”话音未落,他已然离开了牢房。

浑身的力气陡然松懈,白庭君有些无力地跪倒在地,牙关紧咬,将痛苦的呻吟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易千机冷酷的声音再次在他耳畔响起,“这是颗蚀骨钉,它会通过你的血液贯通你地奇经八脉,倘若你有半点非分之想,你将会受到千刀万刃,蚀骨噬心之痛。”

而如今,他违背自己誓言所带来的惩罚终于还是到来了。可意外的,他心中却连一丝一毫的悔意都没有 。相反,他很平静,甚至有些开心。

所有人都说,他白庭君乃是真正意义上的谦谦君子,举止有度,温良谦恭,乃是命定的人皇,必然会将人族发扬光大,与南羽都羽皇风天逸的桀骜不驯,不堪造就截然不同。

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也终究不过一介凡人,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也没办法抑制自己内心深处蠢蠢欲动的野望。

他想要挣脱开蚀骨钉地束缚,得到自己能够自由选择爱或者不爱的自由;

他想要得到易茯苓,想要和她在一起,永生永世都片刻不离;

他想要让易茯苓眼中心中都只有他一个人的存在,再也不去想着别人…

评论(17)
热度(43)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