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逸】重生之辞旧梦 第五章


【脑洞/all逸】羽皇重生黑化梗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回到宣勤殿,风刃心中的怒火犹未散去,一挥袍袖将桌案之上的竹简尽数扫落在地,他冷冷开口,“暗一!”

“属下见过王爷。”一道黑影宛若轻烟一般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宫堂之中。

“昨夜究竟是怎么回事?”努力平复着胸腔之中涌动着的滔滔怒火,风刃随意地在软榻上坐了下来。

“回王爷,”暗一拱了拱手,开口回答,“陛下昨夜睡得并不安稳,于三更之时惊醒,然后起身去了水晶镜前,一言不发,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照镜子?”风刃有些疑惑地挑眉,他怎么不知道,天逸还有半夜去照镜子的爱好?自从被众人传为“澜州第一美人”之后,他不是发了好大的脾气,再也不愿意这么做了吗?

暗一跪在殿堂之中,一言不发。他知道,王爷只是在自言自语,并不需要他的回答。

“下去吧!”风刃摆了摆手,忽地,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等等,”他顿了顿,“向从灵他们若是有哪里照看不好天逸,你就帮忙照料一下。但记得,别让他们发现就行。”

暗一沉默了一下,无声颔首,如同出现之时那般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宫堂之中——虽然他早就知道,王爷并不像他表面上所表现的那样,与陛下水火不容。相反,事实上,他对于陛下关心备至,事事小心。可就算如此,他也还是不太习惯一向冷漠的王爷因着陛下的事情变得如此细致小心。

偌大的宣勤殿里,终又只剩下风刃一人孤零零地坐在软塌之上。浓密的,鸦羽一般漆黑的睫羽微微垂下,他抿紧了嘴唇,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如同雕塑一般一动也不动。

风刃从未想过,自己竟会见到这样的风天逸——如同受伤的孤狼一般警惕,疲惫而又绝望,锋利的尖爪威慑性地张开,喉间是低低的咆哮之声,用猩红的瞳眸无声地凝视着眼前的世界,全然不愿意接受来自旁人地帮助,仿佛所有试图靠近他的人都是他的敌人。

跳动的心脏之外,是不知何时筑就的高大巍峨的,无边无际的围墙。他固守在这座沉沉的死城之中,宁可永世孤独无依,也再不愿意接受别人地进入。

风刃曾经以为,天逸不会变成这样。向从灵他们自幼便跟随在他身边,备受信任,他们之间,也是格外的亲密。不管发生什么,天逸心中终还是会有他们的存在的。

可看看这次天逸生病理智尽失之时发生了什么吧?

天逸甚至连他们地靠近都不允许,宁可拖着歪歪扭扭的病体努力保持清醒,也不愿意向他们交付自己地信任——仿佛他们并不是已经相处多年的亲密兄弟,而是心怀恶意的陌生人。

若非这件事情发生,风刃甚至从不知道,天逸心中地防备与警惕竟是如此之深。便是向从灵他们,也没能纳入他的信任范畴之中。

风刃用力闭了闭眼睛,心中缓缓流过的苦涩,如同锋利的刀刃一般,在他心上留下交错深刻的伤痕。

是他吗?他在心中默默反问道。
是他一步步将天逸逼到如此绝望与艰难的地步的吗?
是他逼得天逸纵使是重病之时依然戒备警惕,努力保持清醒的吗?
是他逼得天逸再不愿相信别人,接受别人地靠近的吗?

风刃一直认为,这么些年,因着在皇兄病榻之前许下的诚恳誓言,他对于天逸的煎熬折磨,冷漠拒绝,步步紧逼,从来都是应该的,他并没有做错——这是为了让一只孱弱残缺的雏鹰,一步步成长起来,最终羽翼丰满,得以翱翔九天之上。

可见到刚刚满心警惕,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仿佛已与整个世界为敌的天逸之时,风刃心下突然之间便生起了一些困惑与迷惘来——又或许它们在很久很久之前便早已出现,只是被他下意识忽略了而已。

这些年来,他的所作所为,真的是正确的吗?

雏鹰确实是在一次次暴风雨地摧残之下,慢慢地成长起来。可同样的,他也在渐渐变得孤独,变得冷漠,变得他的世界里,再没有其他人地存在。

他在变成真真正正的孤家寡人。

若是如此,便是天逸如他和皇兄期望的那样,一步步成长为真正的,至高无上的羽皇,天逸又真的会快乐吗?

当南羽都成了这世上天逸唯一在意的事情;当他的身边再也没有任何人地陪伴;当他永远孤单寂寞地俯视着这一个世界,他真的会快乐吗?

风刃扪心自问,却终究只能勉强地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满是苦涩的微笑来。

他知道,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他欺骗不了自己,在内心深处,他早就已经有了答案。

可是,覆水难收,熬鹰已然开始,这件事情已经再不是他能说停就停的。

更何况,皇兄临终之前期盼的眼神还恍如昨日,他既已做下了承诺,便再也没有违背的理由。

他能做的,无非是给予天逸一些不被人压制的时间,让他松快一些罢了。

风刃阖上眼,沉沉地叹了一口气。

这世上最悲哀的一件事情,莫过于我以为我有存稿,实际上我根本没有QAQ
明天更离人归不归
你们说我是不是该做个目录什么的,我突然发现自己开了好多坑都还没填完

评论(32)
热度(124)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