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逸】 重生之辞旧梦 第四章

【脑洞/all逸】羽皇重生黑化梗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风刃蓝眸一闪,无比惊险地避开了扑面而来的长鞭,“说起来,我教授陛下习武这么多年,还没真正打过一架呢!”他说着,顺手抽出了裴钰悬在腰间的长剑,与理智尽失的风天逸缠斗起来。

    换做往日的时候,以风天逸苦练了多年的战斗技巧,又有上一世的经验加成,便是他曾经的师傅风刃怕也不是他的对手;然而此时正值他发高烧身体虚弱,又已经和三位随侍们经历了一场尚算激烈的战斗,即便心中的警惕仍未放下,却也终究力不从心,苦苦支撑了一会儿就败在了风刃手下,手中的鞭子也被风刃用剑卷走了。甚至于他自己,也气喘吁吁地跪坐到了地上。

    眼见他已如此虚弱,风刃脚下向着风天逸慢慢走去,心中的警戒却没能完全放下。风天逸乃是他一手带大,若说了解,恐怕没人能够比风刃更加了解他。他向来倔强刚硬,遇到事情,便是已然到了绝境,也绝不悔改。便是此时他意识不清,骨子里也终究还是那个撞了南墙也绝不死心的风天逸,又怎会如此轻易放弃呢?

    风刃在离风天逸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停了下来,微微垂眸认真注视着毫无形象地跪坐在地上的那个小小少年。下一秒,少年忽地抬起头来,冲着他露出了一个格外灿烂而又温柔的笑容——瞳孔猛然收缩,纵使知道不应该,风刃也还是不由自主分了心。眼前的这个笑容,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风天逸。那时候的风天逸还不懂事,却偏偏最黏他这个皇叔。每每见到他的时候便跌跌撞撞地冲着他扑过来,而一旦他伸手将他搂在怀里,小小的团子便仰起头冲他露出一个和眼前一般无二的灿烂温柔的笑容,就像是得到了整个世界一样满足。但自从他顺从皇兄的嘱托开始“熬鹰”之后,风天逸便与他越行越远,这样的笑容,他已经许久未曾见到了。

    “王爷小心!”裴钰惊恐的声音与利刃的破空声一同响起,风刃轻描淡写地向旁边移了一步,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再没有心软。并指为剑狠狠地砍在了再次奔袭而来的羽皇后颈之上,然后快速伸手将快要软绵绵倒下去的羽皇打横抱了起来。

    为磨砺雏鹰执掌大权多年,风刃每一日都如行走在薄冰之上。便是遇到任何令他分神之事,也早已习惯了留有一丝警戒之心。也因此,纵使刚刚迷失在风天逸难得的笑容之中,他也轻松地躲过了风天逸的袭击,甚至小小地反击了一下。

    “薛襟!”待将风天逸妥善地安置在了床榻之上,风刃转过身来,眉眼冰冷,“过来为陛下查看身体!”

“是,王爷。”纵使身上的伤痛还未完全淡去,但面对摄政王难得一见的暴怒举动,不敢捋虎须的薛襟还是战战兢兢地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地行到风天逸身边,伸手为他把起脉来。祁阳宫里一时之间竟安静的连呼吸声也清晰可闻。

风刃坐在床边,顺手漫不经心地替昏睡中的,满脸通红的风天逸理了理柔软的被褥,避免他在剧烈运动之后着凉。感受到自从他动手之后就一直紧紧凝在他身上的几道视线,风刃丝毫不以为意,甚至连回望都懒得去做。

天逸过往之时,也不是没有生过重病的事情。但病后仍保持着这般警惕戒备的姿态,甚至大打出手,却是前所未有的。

任何事情,既然出现,必有其因由。他这样想着,扫了宫堂之中的众人一眼,旋即眼睫微微垂下,这宫中,是该清扫一下了。

“薛襟,”眼见着薛襟久久无言,只是一直握着天逸的手腕,眉头愈蹙愈紧,风刃心下担忧,面上却是毫不在意地扬了扬眉,“这么久了,你还没得到结果吗?”

“这……”薛襟倏地跪了下来,偷偷瞄了身后形状狼狈的四位随侍一眼,终于还是咬了咬牙,无奈开口,“回王爷,陛下是因为情绪大起大落,外加昨夜受凉,因而风邪入体,高烧不退。”

“受凉?”风刃似笑非笑地重复道,冷冷地扫了向从灵他们四人一眼。四个人,居然连天逸一个人都照顾不好,连他受凉都没有注意到。看来,他们这随侍,倒是当得很好啊!要他们有何用?一群废物!

若非天逸与他们一同长大,感情深厚,贸然处置他们必然会引得天逸不悦,他早就将他们赶出皇宫了!但就算如此,该罚的还是少不了的。

虽然心下已经有了决断,但眼下,天逸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风刃站起身来,慢条斯理地理了理有着些微褶皱的袍服,“薛襟,陛下就交给你了!需要什么,尽管派人去国库取。本王要陛下尽快好起来,你做得到吧?”他说着,垂眸冷冷地睨了薛襟一眼,棕色的眸子宛若琥珀,冰冷的不带一丝情感。

薛襟急忙应是,看王爷的意思,怕是他不能彻彻底底地治好陛下,倒霉的就是他自己了!

没想到吧,羽皇对付皇叔的招数是色诱😸😸😸😸

评论(20)
热度(127)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