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逸】 重生之辞旧梦 第三章

【脑洞/all逸】羽皇重生黑化梗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陛下生病了?”宣勤殿里,身着紫衣的青年男子端坐在桌案前,深蓝色的眸子仍流连在手中的奏折之上,语气里带着三分的漠然与七分的漫不惊心。“那该宣召御医才是,找本王做什么?”

“回王爷,”强压下心中的愤慨与惊惶,向从灵跪在冰冷的地板上,一脸恭谨地开口,“实在是陛下神智不清,不愿意让任何人靠近。便是刚刚薛襟伸手,也被他毫不留情地扔了出去。”

“这倒是让我有点兴趣了,”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奏折,风刃饶有兴致地摸了摸指上的戒指,“往昔陛下生病的时候,我可从没听说过他会不让旁人靠近。”

“求王爷去看看陛下,”向从灵深深躬身,语气里夹了一丝哽咽,“陛下烧得实在是太过严重,我们也是实在没有了办法。”

“便是本王前去又如何呢?”风刃垂眸浅笑,“陛下向来固执,该不让人靠近也还是不会让人靠近的。”

向从灵心下黯然,要不是他们实在是没了办法,又有谁愿意求到一向与主上作对的摄政王面前呢?他本以为,就算是彼此争斗不休,可王爷与陛下终究还是叔侄,王爷总还是会去看上陛下一眼,想想办法。却没想到,陛下病危,王爷居然连看也懒得去看上一眼…皇室之人情感淡薄的程度,可见一斑…

就在他绝望之际,风刃却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轻叹一声,“也罢,陛下既然病重,本王作为臣子,却也是不得不去看上一眼的。否则的话,也不知道那些言官们,又要怎样编排了…裴钰,收拾一下,随本王前去看望陛下。”

向从灵默不作声地跟在他们身后,心下一片寒凉。风刃,你可还记得,祁阳宫中重病的那个,是羽族唯一的皇者,也是你在整个世界上唯一血脉相连的亲人?你怎么能那么平静,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刚刚踏进祁阳宫的宫门,还没来得及开口,风刃便已机警地向右侧迅速迈了一步。下一秒钟,一个呼啸而来的庞大身影斜斜的飞了过来,将尚且没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何事,一脸懵懂的向从灵重重地砸到了地上。

看也没看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两人,风刃慵懒的理了理不太平整的衣袖,脚下的步伐却不为人注意地渐渐加快了。

跟在他身后的裴钰有些怜悯地扫视了一眼地上的两人,幸而他刚刚机警,在王爷闪开的时候自己也跟着向旁边迈了一步,不然的话,现在被雨瞳木压在身下的,估计就是他了。身为陛下的近侍,竟然没有照顾好陛下害得陛下发了高烧,也难怪王爷会看他们不顺眼想要惩戒一下他们了。若非是不忍陛下在病中仍为他们担心,恐怕他们的下场就不会是眼下这么简单的了。他这么想着,脚下却没停,而是如同影子一般沉默地跟了上去。
等到真正走进祁阳宫的时候,便是在风刃身边练就了一副处变不惊的本事的裴钰,也不由得讶异地瞪大了眼睛。

祁阳宫作为历届羽皇的住所,其奢华精致自不需提。而等到这里成为风天逸这个“傀儡羽皇”的住所之后,风刃这个摄政王叔叔,虽然在政事上对风天逸百般挑剔刁难,处处与他做对,但在生活方面,却从来不曾亏待过他一丝半毫。更甚至于,风天逸的生活质量,简直可以算得上是历届羽皇之中最高的一个了。

不说每月如同流水一般送进祁阳宫的各种奇珍异宝,便是每年各郡送过来的贡品,风刃也每每挑了最好的那些一股脑地送了过来。也因此,祁阳宫里的各项摆设用具,件件精美珍贵,便是简单的桌椅杯盏,也是皇宫之中最好的那批,样样价值连城。

可现在,上好的紫檀木做成的桌椅随意地翻倒在地,名贵的古籍浸在飞溅出来的墨汁之中,连字迹都被糊了一大半,高大的博古架歪歪斜斜,上面那些名贵的物什也摔落了下来,好多件都有了裂痕。原本精致小巧的杯盏早就碎成了一片片的,便是床榻旁边华美的水晶灯,也难逃“无辜横死”的命运。薛襟和月云奇,杜若飞他们缩在房间的一角,努力了好半晌也没能爬起来,显然伤的不轻。

而他们这次的目标——尊贵的羽皇陛下赤脚地站在灾难现场的正中央,脸颊通红,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色寝衣。他一手持着前任羽皇陛下送给他的鞭子,目光有些迷离地扫视着周围的环境。他摇摇晃晃地站在那里,显然已被高热折磨了很长时间,快要支撑不住了,但他持鞭的手却未曾有过丝毫放松,听到他们进来的动静,一双带着骇人猩红的眼睛冷冷地望了过来,持鞭的手也渐渐垂了下来——这非但没能让裴钰放松下来,反而愈发紧张了。因为他知道,垂下手并不意味着羽皇陛下想要放弃了,反而正是他准备出手的前奏。

下一秒,尖锐的破空声响起,红色的长鞭如同灵蛇一般迅疾袭来,目标直指久未作声的摄政王——风刃!

叔侄修罗场,虽然他们一个困惑不解,一个还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

评论(32)
热度(16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