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六章

风天逸正在喝酒。
自从从宣勤殿回来之后,他就开始酗酒,对于向从灵他们地劝说充耳不闻。
他不是不知道,眼下的这个举动并不明智,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愚蠢至极,可他仍然停不下来。
痛苦与悲伤的火焰在他心底翻滚涌动,不断地灼伤着他的心。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
恨不得将自己的心脏整个剖开,赤裸裸地展现在他面前,让他明白你对他的爱意究竟是怎样的浓重深沉;
恨不得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双手奉上,任由他细细筛选,只为得到他一个浅淡的、满足的笑容;
恨不得化身为这世上最坚不可摧的盔甲,严严实实地护在他身侧,让他免于承受任何的诘难伤害…
你有没有信过一个人?
发生在你身上的所有事情,无论大小,无论严重与否,她悉数知晓,并自始至终不离不弃;
你面具之下深深掩藏着的每一面,无论善良温暖,无论卑劣残酷,她平静以对,永远不会投以怪异的目光;
遭受苦难伤害之时,你心底的每一分脆弱,她尽数包容,甚至愿意化身刀剑,为你披荆斩棘…
他们曾经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亲密无间的两个人,拥有着你全部的信任与热爱。你的一切,都愿意与他们共享。
然而,不过一夕之间,所爱与信任的人,却尽数背弃了你,对你刀剑相向。
过往之时温柔美好的情谊,就像是冬日轻盈无瑕的雪花,阳光初露,便消融地干干净净,不留半点痕迹。
曾经保护过你的双手,今时今日,却反过来狠狠地刺伤了你。
无论再怎样严重的伤口,只要你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哪怕你仅仅只有一息尚存,也终会在无情流逝的时间之中慢慢愈合。
但有些伤害,却自始至终刻骨铭心,永远不会消失,甚至不会淡化一丝半毫。它们就像是寄托于你灵魂之上的蛆虫,无论生存还是死去,无论痛苦还是欢欣,都无比鲜明地卧在那里。你感受得到它们的存在,可只要灵魂尚且残存一丝半点,它就永远在那里,不会消失。
更严重的是,它们总会在你想要快乐起来的时候,无声无息地咬上一口,用痛苦提醒着你曾经受到的伤害。
风天逸微仰起头来,喝下了一口混杂着苦涩的美酒。
但这些都没有关系,全然算不上什么。
如果有人问起,这么些年,作为名义上的羽皇,实际上的傀儡,在南羽都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活下来,风天逸学到了些什么。
那他必须说,他最先学到的,便是坦然而又平静地面对来自于各个方向地伤害——无论它们是源自于对立之人,还是来自于他曾全心全意信任地那个人。更甚者,你最先要防备的,便是身后之人地伤害。
无论那些伤害是情有可原,还是迫不得已,但归根究底,它们的意义没有任何不同之处。
有些伤害一旦造成,便是有着再怎样充分的缘由,也终归改变不了事实。
多情必至寡情,任性终不失性。风天逸向来不喜欢与人过分亲近,因为他很早就明白,有了感情,便会影响判断。
因为寡情,所以那些能够得到他感情的人,便显得十足珍贵了。
他吝于付出自己的感情,可矛盾的是,对于能够得到他感情的人,却又是十足地耐心与宽容。
正如这一次,如果伤害他的人不是他心心念念的风刃,不是他百般信任的易茯苓,而是其他什么人的话,高傲坚强如他,又怎至于遍体鳞伤呢?
若非他真真正正地将他们放在了心上,这件事情,恐怕连一个谈资都算不上,又何至于令他肝肠寸断呢?
从来这世上,来自于至亲至爱之人的伤害,才是寒光凛然,无坚不摧的利刃。
风天逸并不怨恨风刃和易茯苓地所作所为,正相反,他很感激他们。
有些痛苦与伤害,爆发的时间越早,所造成的结果便也不至于太过严重,像之后那样难以收场。
更何况,经历了这件事之后,风天逸已全然清醒,有些人,有些事,是到了该放下的时候了。
哪怕放下的过程,无异于剖胸剜心,扒皮抽筋一般痛彻心扉,经久不息。
但时间,无疑是这世上最有效也最恶毒的药,它能淡化一切,无论是爱,还是恨。
此时此刻,他所需要的,也不过是一段算不上太长的时间罢了。
他是羽族至高无上的羽皇,又有什么样的槛,是他不能越过的呢?
譬如昔日的父皇,譬如昔日的清风,也譬如,今日的风刃与易茯苓。
他总能放下早该放下的,再不会有一丝一毫地犹疑。
这世上,没有谁,是必须依靠另一个人才能活下去的。无论生命之中缺失的是哪一位,时间也总会战胜一切。
风天逸这样想着,用力闭了闭眼。
笑到最后的人,一定只会是他!

 

昨天有人给我评论,说羽皇陛下看不出易茯苓是为了他留在风刃身边这个显得智商有点低,我说一下我的观点。
易茯苓选择留在风刃身边,这在风天逸看来,简直是猝不及防地背叛,被最亲近的人背叛,在风天逸心中,愤怒与痛苦之情占了上风,他一时间不会去想易茯苓的真正用意,而是会像所有受了伤的人一样选择逃避,选择放弃。
我是这样想的。

还有,闺蜜开始监督我学习了,一天两章对我来说有点困难,以后估计之后一天一章,偶尔才会有双更,么么哒😸😸😸

评论(13)
热度(49)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