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你什么意思?”风天逸蹙紧了眉头,警惕而又不解地问道。
“把决定权交给易茯苓。”风刃理了理袖口的褶皱,懒洋洋的说着,“如果她选择了你,明日我就下一道圣旨封她为羽后。今日的事,我亦可既往不咎。”他说着,向着风天逸的方向走了一步,深棕的瞳眸一瞬不瞬地注视着风天逸湛蓝的双瞳。
“我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我绝对不会让她留在你这里。”风天逸抬高了下巴,毫不犹豫地开口,话音未落,他伸手牵住了易茯苓柔软的手掌,“我们走!”
“我不走!”出乎风天逸意料之外的,易茯苓挥开了风天逸的手掌,毫不犹豫地说道。
“你说什么?”风天逸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我说我不走!”易茯苓说着,撇过脸去,不敢去看风天逸脸上失魂落魄的表情。风天逸帮了她那么多,而她却连累了他那么多次,这一次,不管说什么,她都要为他做些什么。起码,要让他得偿所愿,成为羽族名副其实的羽皇才行。
风刃好整以暇地微笑起来,他覷了一眼风天逸脸上难以置信的神色,似笑非笑地开口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要选我喽?”他顿了一下,“一个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一个是没有名分的女官,”他冷冷地扫了易茯苓一眼,心里既为易茯苓如他料想一般无二地选择感到高兴,又因为天逸愈发沉凝的脸色而不悦,最终,他只能叹息一般地轻声说道,“你倒真是个聪明人。”
风天逸伸手握住了她单薄的肩膀,眼神担忧,他始终不愿意相信易茯苓会这般轻易地背叛他,“他拿什么要挟你了?我毕竟还是羽皇,他不敢拿你怎么样!”
易茯苓抿了抿唇,挣脱开风天逸紧紧钳握着她的双手,转过身来,毫不客气地开口,“羽皇怎么啦?风天逸,你未免也太狂妄自大了吧!”她说着,移开视线不再看他,“从我们相识那天起,你就一直欺负我,利用我,如今你要我离开,我便必须跟你走吗?”她垂下眼睫,神色哀伤而又愤怒,“你当我易茯苓是什么人,喜欢便可以拿来玩一玩,不喜欢便可随意丢弃的玩具吗?还是你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侍婢?”
对不起,易茯苓在心底默默地说着,她必须留下,留在摄政王身边。哪怕她知道,这个决定必定会伤害到风天逸。
风天逸眼下的处境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他已经失去了杜若飞,又失去了最后能够保命的手段——金羽令。纵使她心里清楚,风天逸急着想送她离开便是为了保护她,不让她卷入权利争斗的漩涡之中。
可此时此刻,她怎么能够潇洒离开,放他一人孤军奋斗?
她已经失去了爹爹,失去了庭君哥哥,风天逸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不管最后结局如何,哪怕是一起死去,她也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他甚至没有一个人地陪伴,孤零零地死去。
这一场无声地斗争,她必定要参与其中!
“你就是这么看我的?”风天逸定定地注视了易茯苓一会儿,方才缓缓开口。
他不信,不信易茯苓会如此绝情,不信她是这样看待他,更不信她会背叛他!
如果她仅仅只是这样看他,那那些默默地陪伴,那些玲珑的妙计,那些痛苦之时言语地激励,又究竟是什么呢?
难不成,这些他铭记于心的,都只不过是她心血来潮地一时冲动,根本当不了真吗?
可易茯苓的答案注定要让风天逸失望了,她抬起头倔强地瞪了他一眼,不带丝毫感情地冷冷开口,“不然怎样?”
“你真的喜欢他?”仿佛一盆冰水浇在身上,风天逸感觉全身冰冷,神智却愈发清晰起来,他伸手指向风刃,蓝色的瞳眸仿佛冰封的湖面,死寂无比,“你认识他吗?你了解他吗?”
“当然。”易茯苓咬了咬唇,无比平静地开口,“你不是见到过我们地相处吗?更何况,在那之前,我们就已经见过了。”她说着,看了风刃一眼,“他还教过我弹琴呢!”
“好,你们暗渡陈仓,”风天逸突然之间心灰意冷,“我才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傻子!”说到最后,他的话语已经像是自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收回了地上的长鞭,风天逸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甚至懒得再回头看上一眼。
于他而言,背弃了他的人,从来都再不值得他看上一眼——哪怕过去,他曾经将他们看得再怎么重要也一样。
他始终都是那个高傲冷淡的羽皇,自此之后,他永远都不会再为了别人而卑躬屈膝,步步退让。
他终于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评论(13)
热度(56)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