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逸】 重生之辞旧梦 第二章

【脑洞/all逸】羽皇重生黑化梗     第一章

第二章
向从灵在门外默不作声地等待了许久,却迟迟未能等到往日里惯于早起晨练的主上的呼唤。
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轻手轻脚地推开宫门,走了进去。习惯性的向着床铺的方向扫了一眼,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床榻之上空无一人。若非被褥不似平日那般整齐,他几乎要以为主上昨夜未曾在床榻之上休息了。他倒没想过主上会不会已经离开了祁阳宫,毕竟,一直以来,主上的穿衣脱衣都是由他亲手服侍的。可是,现在主上却是去了哪里?
“从灵,”无比熟悉却带了一丝沙哑的声音自他背后响起,向从灵有些吃惊地转过头,正看到羽族尊贵的羽皇陛下懒洋洋地站了起来,“几时了?”
“已经辰时了。”向从灵微微躬身,食指与中指搭在额上,行了简单的一礼。“主上昨夜,怎么会睡在椅子上?”他一边说着,一边偷偷地觑了一眼半开的窗户与显然并不舒适的木椅。
“夜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就起来了。”风天逸显然对此毫不在意。在上一世流浪途中,什么地方他没睡过,便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也是常有的事,因而在向从灵看上去极为委屈他的住宿条件,于他而言却已是极好的了。可风天逸显然忘记了,上一世那般艰苦的生活条件,也是花费了他许多时间方才慢慢适应的。而现在的他尚且年幼,又一向锦衣玉食,骤然睡在冷硬的木椅之上,便是他早就有一颗习惯于风餐露宿的心,他的身体却是支撑不住的。他自己尚且没有注意,但是向从灵却能清晰看到他眼下浓重的青黑,以及颊上那两抹明显不太正常的红晕。
若非风天逸一向倨傲冷漠,不喜别人自作主张,怕是此时满心担忧的向从灵已经冲上去将他扶住并宣召御医了。
并不知道向从灵心中的挣扎,风天逸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他感觉很晕,视野之中的一切都是摇摇晃晃的,带着诡异的重影。同样的,他的整个身体都像是被拘束在了巨大的蒸笼里一样,热得他心烦意乱。他试图往前走上一步,脚下却软绵绵的,一点力道都没有。若非一直密切关注他的向从灵及时冲了过去,顺利地搀扶住了他,恐怕他现在已经整个人都摔到地上去了。
“主上?”向从灵有些焦急地开口,“您的脸色看上去实在是太难看了,要不要让薛襟过来为您查看一下?”
“先把我扶过去躺下。”风天逸的神智渐渐变得昏沉,却仍竭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避免将全身的支撑都放在向从灵身上,也避免自己与向从灵过于亲近。
经过了那么些年的流浪,再加上命格的影响,风天逸一直竭力避免亲近任何一个人。他向来没有朋友,却因着格外出色的样貌,总会遇到一些想打他主意的宵小。而他再怎么强大也终究只是个羽人,疲惫或者生病总是少不了的。也因此,过往的旅途中,他几乎可以算的上是夜夜枕在刀锋之上,任何在他疲惫虚弱之时靠近他的人,都令他分外警惕——这在漫长岁月之中方才养成的习惯,怕是也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方才能够渐渐缓解了。
此时此刻,纵然知道自己已经回到了南羽都,身边也是他可以交托信任的亲密侍从,他也仍因着往日的习惯而默默提高了警惕,身体紧绷,无法真正放下心来。
待终于坐到了床铺之上,便是高傲如风天逸也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我这里不用你帮忙了,去唤薛襟来吧!”
“是,主上。”看着风天逸费力地,将自己整个身体慢吞吞地挪到了床榻上,向从灵眸中闪过一抹黯然,但对于主上身体的担忧占了上风,他很快脚步匆匆地去唤薛襟了。
很快地,被向从灵扯着飞奔过来的薛襟便气喘吁吁地到了祁阳宫,他揉了揉已经浮现青紫淤痕的手臂,不动声色地横了向从灵一眼,手下却是丝毫不敢怠慢,抬起手来想要握住羽皇陛下的手腕,为早已陷入昏迷状态的陛下把脉——可这个想法并没能成功。
几乎是在真正握住陛下手腕的前一秒,本已陷入昏迷状态的风天逸便已警惕地睁开了那双犹带雾气的湛蓝双瞳,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床边的两人,因高热而通红的颊上满满的都是凛冽的杀意——简直就像是受了伤的百兽之王,你以为他已经将要倒下了,可他却依旧漠然地注视着你,发出无声的警告,一旦靠近,必死无疑。
“这…”薛襟一时之间犯了难,他的手悬在空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在陛下漠然而又冰冷地注视下大汗淋漓。
毋庸置疑,陛下的身体当然是最重要的,陛下要是出了什么事便是他有九条命也是赔不起的;但眼前的状况是,只要他的那只手敢继续往前,估计还没等碰到陛下的手腕呢,他的家人就可以给他准备葬礼了。
“主上?”眼前的状况,便是向从灵也从未预料过的。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句,可除了一个轻飘飘的眼神,他什么也没能得到。
所以,这种情况,究竟该怎么处理?
床榻边的两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失了言语。

评论(15)
热度(111)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