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逸】 重生之辞旧梦 第一章

脑洞戳这里:【脑洞/all逸】羽皇重生黑化梗

第一章
风天逸感觉自己好像沉睡了好久好久,而等到他终于再次疲惫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既熟悉又陌生的绣有游龙的金色床幔却让他忍不住呆滞了一瞬。
这是怎么回事?他现在不是应该在秦悦山的一个小小村落里面吗?怎么会突然回到祁阳宫?
他一手撑床坐起身来,随着他的动作,几缕墨色的长发流水一般自他的肩膀之上滑落下来。
冰蓝色的瞳孔猛然收缩,他记得,自从许多年前见到易茯苓与白庭君的转世之后,他便已然一瞬白头。这般漆黑的发,却是早已许久不曾见过了。不经意的,他的视线落到了手掌之上,手背上的皮肤远不像他记忆中那样遍布伤痕,还略略发黄,反而光滑紧致,恍若白玉雕成。
下一瞬,像是想要确定什么一样,他急匆匆地下了床,连鞋也顾不得穿便向着祁阳宫里的那面巨大的水晶镜冲了过去。
水晶镜中所倒映的,哪里还是昔日那个在澜州大地四处流浪以至于憔悴不堪的垂暮老人?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英姿勃勃的少年。他下巴微抬,带着说不出来的睥睨与高傲,只轻描淡写地懒懒扫过一眼,便让人错觉看到了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炽热火焰,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却又惧于烈火的威力而不敢靠近。湛蓝的瞳眸如同天空一般湛蓝,宝石一般璀璨。镜中人鲜血一般殷红的丰润双唇微微勾起,露出了一个极浅极淡的笑容。鸦羽一般漆黑的长发凌乱地散落下来,趁着他美玉一般白皙无瑕的肌肤,竟透露出一股难以言说的诱惑来。
所以,他只是做了一个梦?
与镜中人默默地对视了几秒钟之后,风天逸有些困惑地这样想道。
不太像,如果那些纷繁错乱的记忆仅仅只是一个梦的话。那这个梦,未免也太过真实太过漫长了。
那就是他真的死了,然后又回到了自己还是羽皇的时候?人族那里的话本怎么称呼这种事情来着,他面无表情地眨了眨眼,穿越?不对,他想起来了,是重生才对!
风天逸想起他在流浪过程中看过的话本,按照那里面的说法,重生之后,应该打脸极品亲戚,打脸跋扈自恣的仇敌,一步一步登上高位,最后揭竿而起,坐拥天下。当然,最好还要拥有几个美貌温柔,对他一心一意红颜知己。
打脸极品亲戚?皇叔虽然处处与他作对,但有了记忆的风天逸知道,这不过是为了帮助他成长为足以担负整片羽族江山的强大羽皇罢了。
打脸跋扈自恣的仇敌?风天逸想起雪凛那张无时无刻看上去都很欠收拾的脸,无声叹气,敌人地位比他低,智商又岌岌可危,根本用不着过于担心。
登上高位?他已经是羽皇了,整片澜州大陆,除了霜城的人皇能与他平起平坐之外,没有人地位能比他还高,更高的地位,他的地位还要高到哪里去?
坐拥天下?抱歉,他已经坐拥整个羽族的天下了。
拥有几个红颜知己?经历过记忆之中的种种之后,风天逸表示,他已经心如死水,再懒得去爱任何一个人了。便是易茯苓现在出现在他面前,他也不感兴趣了。有些事情,你想要放下的时候,觉得难如登山。但当你真正放下了之后,再回首去看,却又觉得那些都已不过尔尔。
更何况,他微微眯起眼睛,自上一世与白庭君互换命格之后,或许正应了“千刀万刃,蚀骨噬心,皇冠落地,众叛亲离,孤独至死”的批语,往后的许多年里,凡是他想要或者别人想要更进一步,成为普通朋友的时候,便总有横祸飞来。便是别人不在乎,他却终究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无辜殒命。
他不知道重生之后,那如附骨之蛆一般如影随形的命格究竟还存不存在,但他也懒得用别人的安危再赌一次。
况且,一个人也很好。他轻轻微笑,早在上一世漫长的流浪之中,他便已经习惯了孤身一人。有些孤独,当你真正习惯了之后,就再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困扰,反而成了一种享受。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要重生?
他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镜中人年轻却又沧桑的面容,镜中人也面无表情地回望着他。
风天逸在流浪途中曾经听过这样一句话:每一件事情的发生,都不会是无缘无故的,必有其因缘所在。
所以,他重生回到自己年幼的时候,心中究竟是有什么还没能放下呢?
风天逸默不作声地回想起那段已然逝去的时光:孩提之时,父皇母后便已与世长辞 ;舞勺之年,他战战兢兢地活在皇叔的阴影之下,时时刻刻都如履薄冰;束发之后,他被遣送到星辰阁求学,也是在那里,他遇到了此生至爱——易茯苓。与她的纠缠令他再无心关注羽族政事,最后甚至为了追随她而舍下一直心心念念的皇权,再未回头。
他到底放不下的是什么?易茯苓吗?不,不会是她,在流浪的时光之中,曾经的爱恨都已轻飘飘地放下。
时至今日,再次想起往日他的所作所为,风天逸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他真的曾经拥有过那般强烈炽热的情感吗?
事实上,在找到易茯苓的许多年后,流浪途中,风天逸曾经偶然再一次遇见了易茯苓。她陪在白庭君身边,言笑晏晏,眼中心中都仅有白庭君一人。而他非但没有觉得心中酸涩,反倒只觉得欣慰不已。
难道是他曾经抛下的责任吗?风天逸垂下眼帘,坦白的说,他上一世做的并不好。身为羽皇,他没能真正担负起自己的责任,而是为了易茯苓玩忽职守,甚至最后为了寻回易茯苓将皇位又抛到了想要云游四海的皇叔肩上,害得皇叔再没能离开南羽都半步。他虽然嘴上没说,却终究于心有愧。
他自幼金尊玉贵地长大,享受万千尊荣,却没能为羽族做过任何事,反而险些成了毁灭南羽都的罪人。身为儿子,他对不起九泉之下的父皇母后;身为侄儿,他对不起为他辛勤操劳的皇叔;身为皇者,他亦对不起全羽族的子民他本以为自己不在乎这些,然而重回一世,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从来都没有放下过。
风天逸轻轻叹息了一声,伸手虚虚描摹着镜中人尚且稚嫩的轮廓。
风天逸,你该长大了…到了你该承担自己重任的时候了。

这是第一章😸😸😸

评论(37)
热度(166)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