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金羽令,皇叔想要就要吧!”出乎风刃意料之外的,风天逸很快敛去了脸上的愤怒,再度戴上了往日冰冷的面具,蔚蓝的瞳眸如同宝石一般闪闪发光,却又凛冽漠然,“不过,既然皇叔已经得到了金羽令,”他的眸底飞快地闪过了一抹倦怠之意。他想要不争不抢,皇叔却始终咄咄逼人,让他忍不可忍。这般绝望的爱,真的让他太累,太累了…风天逸顿了顿,继续说道,“那现在本皇可以把易茯苓带走了吧?”口中虽然这么问着,他却已经转过身来,示意懵懂无知的易茯苓从床上爬起来跟他一同离开宣勤殿。
南羽都实在是太过危险,易茯苓早一日离开,他便早一日放下心来。暂时向皇叔示弱,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本王说不好呢?”风刃脸上的笑容愈发大了,他怎么可能容忍易茯苓离开?单凭她星流花神转世的身份,他就必定要将她扣押在南羽都之中——那可是能够让天逸长出双翼来的唯一线索,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更何况,相处了那么久,以天逸的聪慧,不可能不知道易茯苓的真正身份,可他还是一心一意地想要将易茯苓送出南羽都。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对于天逸而言,易茯苓是特殊的,也是极为重要的,重要到就算他生不出双翼,继承不了皇位也要保全易茯苓。这让风刃如何能够忍受?
“自从茵梦离开,本王的宣勤殿里再也没有过女官。本王知道,陛下与易姑娘私交甚好。不知陛下可否割爱,将易姑娘留下来做我的女官呢?”风刃虽然这般说着,却是全然不容风天逸拒绝的意思。
“痴心妄想!”风天逸掷地有声地回答,眸中的冰冷与阴翳愈发浓重了。毋庸置疑,风天逸是爱着风刃的。虽然他很清楚,自己永远没办法得到风刃。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要将另一个人送到他怀里,甚至这个人还是易茯苓!不管怎样,易茯苓都是无辜的,她不该卷进羽族残酷的权力倾轧中,也不该不明不白地死去。“本皇绝不会将丫头留在宣勤殿里!皇叔想要女官的话,还是另择他人吧!”
“可本王就单单只看上易姑娘了,这可如何是好?”嘴上这么说着,风刃脸上的笑容却没有任何变化,深棕的眸子也越发幽暗起来。风天逸越护着易茯苓,他就越生气,越想要留下她。凭什么呢?区区人族女子,她有哪点值得天逸如此痴心相待?“果然,我们叔侄俩喜欢的东西,从来都是一模一样的。”他叹息着这么说道。
“易茯苓是个人!”风天逸毫不犹豫地开口反驳。
“你现在跟我抢,我反倒有了些兴趣。”丝毫没有在意风天逸地驳斥,风刃向前走了几步,伸手想要去抚摸易茯苓的脸颊,却被风天逸毫不犹豫地挡开,他并没有在意,而是垂眸扫视着自己修长的五指,慢悠悠地开口,“你说,这世界上的事是不是都一样,要靠抢才能得到的东西,总是让人特别心动呢!”
“风刃,你不要欺人太甚!”风天逸咬牙切齿地说道,“大不了我跟你斗一个鱼死网破,让你落一个谋朝篡位的罪名,你能好过到哪去?”藏在袍袖之下的手紧握成拳,风天逸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般疲惫不堪。风刃就一定要如此咄咄逼人吗?他明明知道,易茯苓是他从人族带回来的好朋友,是这场战争之中的无辜者。让她离开南羽都,才是最好的选择。可就因为她跟着他,陪在他身边,他就必定要留下她,伤害她吗?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风刃轻笑了一声,棕色的瞳眸深不见底,宛若深渊,“从来男欢女爱之事,都不该是一厢情愿。”他慢条斯理地开口,冷淡地扫了躲在风天逸身后的易茯苓一眼,“我们在这儿争论了半天,难道不该听一下易姑娘的意见吗?”
他有把握,这一次,胜利的必然是他。
易茯苓是个太过天真善良的姑娘,听着他们争论了这么久,她必然已经知道了不少事情。
风天逸对她那么好,那么用心,哪怕她不爱他,她也必然是想要为他做些什么的。
而留在他身边,便是她最好的选择了。既可以打探消息,给天逸通风报信;又可以摸索一下金羽令的藏匿地点,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哪怕风天逸想要她离开他身边,想要送她离开南羽都,可她还是会毫不犹豫地拒绝,选择留下来,留在南羽都大权在握的摄政王身边——在这个世界上,善良的人们总是愿意为对自己好的人牺牲许多东西。
天逸很快就会从这件事里得到教训,而且会是一个令他印象深刻地教训。
风刃勾起唇角,露出一个笑容来。

评论(12)
热度(4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