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五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第四章

第五章
星印池最终还是顾忌着白庭君地求情,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宣布对于易茯苓地处罚,而是挥了挥手,暂时命人将她压入了地牢之中。
虽然事情并没有像他想象之中那样发展下去,但风天逸瞥了一眼白庭君脸上格外焦灼的神色,悠然自得地抚了抚衣袖,还是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暂时逃过这些又算得了什么,看白庭君对易茯苓那个小丫头那般紧张的模样,还愁接下来他不会替她求情?而在大庭广众之下颜面尽失的星印池,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放过她呢?
一场大戏,可就要轰轰烈烈地开场了!
散场之后,甚至顾不得理会身后的同窗,白庭君便脚步匆匆地向着地牢赶去。他实在是太过于担心苓儿现下的境况了!
毕竟,在他和易伯父的联手保护之下,别说一道小小的伤口了,便是苓儿心中稍有不开心,也会让他们焦灼不安,非要让她开心起来不可。
这么些年来,她一直无忧无虑地长大,虽说几乎不与外人往来,但姑娘们该有的,她从来都不会少上半分。
他从未进过地牢,但也知道,地牢的环境格外艰苦,尤其是在夜晚的时候,温度极低。人族的学子曾有闯祸之后被关进地牢,第二天出来便患上风寒的。苓儿一向养尊处优,又怎么受得了这样的环境?
易茯苓并不知道白庭君的所思所想,她也没功夫理会。过期的星空草的副作用仍在她身上继续着,让她昏昏欲睡,什么也无法考虑。
她侧躺在地牢不甚平整的稻草之上,一手反反复复地揉弄着太阳穴,像只虾米一样蜷紧了自己娇小的身躯,试图让自己不那么难受。
但事实上,这并没有任何作用,她还是觉得头晕目眩,连偶尔睁开的双瞳之中所看到的也是带着重影的,模模糊糊地轮廓。
她恍惚之间听见庭君哥哥熟悉的,满是关切的声音,反射性地便要开口回答。可混沌的头脑却让她的意识愈发模糊起来,她终于无力地阖上了眼睛,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眼见着易茯苓闭上眼睛,白庭君停下了轻柔地呼唤,皱起眉头。仅仅几根稻草,如何御寒?苓儿若是因此染上风寒,恐怕就要受罪了。
他这样想着,暂时出了地牢,预备送些棉被与吃食进来。
行至星辰阁一处宽广的回廊,与风天逸不期而遇之时,白庭君忍不住抿紧了嘴唇。他一向不喜欢风天逸,因为他总是那样高高在上,气势凌人。
不过是区区一介傀儡,甚至连还有多少日子可活都尚未可知。偏偏当事人却浑然未觉,嚣张跋扈,恣意妄为,不知道捉弄了他多少次!
他甚至连看也懒得看上一眼,便径直与风天逸擦肩而过。
但他不想理会风天逸,却不代表风天逸会放过他。
风天逸停下脚步,语气冷淡,“什么时候澜州的规矩变了,人族太子见到羽族的皇,可以不行礼了?”
就像白庭君不喜欢风天逸一样,风天逸也是极为厌恶白庭君的。
一样身为未来的皇者,一样朝政由长辈所掌控,但偏偏,一个是捧在掌心,金尊玉贵地长大;另一个却是战战兢兢地活在夹缝之中,不敢走错一步。
而且,世人都说,人族太子白庭君温良谦恭,素有贤名,将来登基为帝,必然国泰民安,山河永固。可提起他呢!所有人都只会想起他那张有着“澜州第一美人”称谓的面容,却想不起他自身有多出色!
文治武功,琴棋书画,风天逸自信,自己没有一项比白庭君差。但就算如此,星辰阁的师傅们虽然嘴上不说,心中却总是更为偏爱白庭君,认为他更出色一些。
更何况,白庭君虽然有着宽厚仁慈的贤名,对于星辰阁中羽族学子频频被人族学子欺凌之事却总是视若无睹。风天逸可不相信,如果白庭君有心的话,他会不知道这些事情,归根结底,他对于羽族学子究竟还是心存偏见的!
因此,风天逸与白庭君都处于相看两厌的状态,谁也不服谁,更懒得理会彼此。
“规矩是没变,”白庭君微微偏头,甚至连转身都懒得做,心底对于易茯苓的担忧让他去除了往日温文尔雅的面具,变得凶狠起来,他毫不犹豫地开口踩中了风天逸的痛脚,“但澜州有谁人不知,我这太子是名副其实,你这陛下当得,可有点憋屈啊!”
风天逸神色不变,湛蓝的瞳眸却愈发阴郁起来,他轻勾了一下唇角,竟露出一个浅浅地微笑来,“不知道星辰阁的地牢,你那亲爱的苓儿可还住得习惯?”他说着,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现在天气这么冷,要是被冻坏了身体,可就太可惜了!”

评论(2)
热度(36)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