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三章

并没有理会风刃地挑衅,风天逸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地冲到了易茯苓身边,眼神关切,“你没事吧?”他再一次后悔,没有早一点将易茯苓送离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宫。他的胃里像是裹了好几块冰冷的石头,沉甸甸的,痛苦极了。易茯苓是无辜的,眼前的一切伤害,本不该由她来承受。
易茯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并没有回答风天逸的问题。直到风天逸握紧了她的双手,她方才如梦初醒,摇摇头,极为勉强地笑了笑,“我没事…”深黑的瞳眸有些怔忡地望着着风天逸,欲言又止。
风天逸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可一直被他忽视的风刃却慢条斯理地开口说道,“不知道羽皇陛下,私自闯入本王的寝宫,所为何事?”他的眸底燃烧着幽幽怒火。天逸难道以为,他真的会对她做些什么吗?易茯苓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族女子,及不上他昔日的王妃南茵梦,也及不上如今羽族的郡主雪飞霜,更是与他的心上人天逸有着鸿泥之别。他怎么可能对她做些什么?
“放肆!”松开了与易茯苓交握的双手,风天逸骤然转身,眸底一片阴鸷,纵使他只是个傀儡,可他终究还是羽皇。皇叔竟如此不顾情面,便是连他身边的好朋友都不放过,还真的是要赶尽杀绝啊!他这么想着,脱口而出的话语便愈发不客气起来,“整个南羽都,难道还有什么地方,是本皇不能去的吗?”
“这倒不一定。”风刃下巴微抬,眸光冰冷锐利,“只要本王还坐在摄政王之位上一日,这宣勤殿,陛下就不能擅闯!”说到最后,他的语气里已然带了一丝阴狠之意。天逸就那么在意她,不仅甘愿为她擅闯宣勤殿,甚至全然忘却了往日的虚与委蛇,对他大发雷霆?那昨夜地真情流露又算是什么,一场游戏吗?
“便是本皇闯了又如何?”风天逸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既然皇叔已经不再顾忌往日情面,对他身边的人下手,那他又还有什么必要继续下去呢?不过是白白惹人发笑罢了!“摄政王难不成要将本皇关进天牢之中吗?”
“本王自然舍不得这么做。”意料之外的,风刃并没有生气,而是云淡风轻地说道。但他心底的怒火却愈发炽热起来。区区一个易茯苓,竟也能惹得天逸大动干戈?“但是小惩大诫还是必需的。”他这么说着,偏了偏头,“不知陛下的金羽令,是否还放在原处啊?”他语气轻柔,却如同沿着肌肤缓缓上游的一条毒蛇,令人不寒而栗。风刃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做,这样只会让天逸和他越闹越僵,可此时此刻,动了真火的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行,他迫切地需要把自己复杂紊乱的情绪全部倾泻出来。果然,面对天逸的冷言冷语,他完全没办法维持往日的冷漠淡定。轻轻叹息了一声,他继续说道,“本王记得,陛下是把它放在了床下的暗格之中了吧?”丝毫不在意风天逸愈发冰冷凝重的脸色,他像个真正关心爱护自己子侄的好叔叔一样缓缓开口,“陛下未免也太不小心了,金羽令被人盗走都一无所察,这让本王怎么放心将羽族的江山交托给你呢?”
“风刃你…”风天逸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不傻,自然明白风刃敢于如此明目张胆地提起金羽令,恐怕是金羽令早就已经落入了他的鼓掌之中。而想要从他手中夺回金羽令,无异于让嗜好吃人的老虎将它刚刚所吃的人硬生生地吐出来,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只是生气,气愤自己直到这个时候也还是没办法将自己的视线从风刃身上离开。
他自幼身份高贵,受尽万千宠爱,从来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在爱上风刃以前,风天逸从未想过,自己竟也会有如此卑微下贱的时候——如此可悲而又可叹!
大抵,风刃便是他命中注定的,永远无法逾越的那道劫难,让他只能日复一日徒劳无功地等待铡刀落下,却永远不舍得不再看他,抑或者是离开他半步。
风天逸用力闭了闭眼,眼眶却早已干涩地再流不出半滴泪来。
“本王再说一遍,”风刃眼神危险,“你该称呼本王为‘皇叔’才对!直呼本王的名字,成何体统?”不管眼下的天逸再怎么厌他恨他,他们也终究还是血脉相连的亲叔侄——风刃从未有这么一刻,如此庆幸起他们之间永远都无法斩断的血缘关系来。这意味着无论发生什么,天逸的身边,永远都有他的一个位置。他永远否认不了他的存在。
风刃这般想着,扯了扯唇角露出了一个满含讥讽的笑容,“金羽令,还是交由本王来保管比较好。”
天逸,当过往的事实真相全部揭开,哪怕他不爱他,他也再无法忘记他——这已然是他们之间最好的结局了。

评论(12)
热度(4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