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四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风天逸并不喜欢逐镜花大赛。
人族,羽族为了争夺最后的胜利,像是猴子一样在舞台上打来打去,争来争去,让星辰阁的师傅们欣赏他们地表演——他从来不喜欢演戏,而是更乐于围观。
更何况,羽族学子们大多因为未至展翼之龄,尚不能完全发挥自己的能力,比起人族学子们来说力气过于小了一些。因此,每到人羽两族比赛之时,总会有为数不少的羽人们遭受到人族们地欺压凌辱,不得不养上很长一段时间的伤。
风天逸不喜欢这样无能为力的感觉——纵使身为至高无上的羽皇,可他却甚至连自己的子民都保护不好。
但是,这是在星辰阁,不是在南羽都,他只是一名学子,而非主事之人。便是再不想参加这场比赛,也只能沉默以对。
身为虽然明面上位高权重,却实际不过区区傀儡的羽皇,风天逸早就在一次次地受伤之中,明白了审时度势的重要性。若非如此,恐怕他不会来到星辰阁,而是早就无声无息地从南羽都消失了。
一个死去的英雄,纵使生前有着再伟大的抱负,也终究敌不过一个活着的傀儡。因为只有活着,一切才有可能改变。
不过,带领着菁英会的成员率先走进比赛的场地,风天逸微微勾唇,他前几天安排下去的那个暗招,恐怕今日便能见到成效了。只是不知,羽还真究竟能不能做到…
带领着向从灵他们毫无顾忌地从人族学子们手中收割着原属于他们的佩镜,风天逸湛蓝的瞳眸里满是欢愉。能光明正大的教训一下那些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他还是很乐意的。
待得比赛结束,羽族与人族学子们泾渭分明地站在台下,等待星印池宣布最终的比赛结果。
风天逸兴致缺缺地挑了挑眉,心中却早已有了准备。不管是人族得到的战利品多还是羽族得到的战利品多,最后获胜的也只可能是人族——原因很简单,星印池对于人族地偏爱早就是星辰阁众人心照不宣的事情,便是人族得到的战利品少,他也总能找到理由让人族获胜。更何况,前几天的七星灯点燃仪式,向从灵他们锯断铁链害得白庭君跌落下来的事情,星印池虽然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地惩罚,但内心深处,一向爱面子的他怎么可能就此善罢甘休?不狠狠地削一下羽族的面子,他是绝对不会咽下这口气的。
这般漫无边际地在心里想着,风天逸仿佛不经意地环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也不知道,易茯苓那个小姑娘会选择在什么时候出场,他可是正等着看好戏呢!他扫了一眼面色严肃的白庭君,也不知道,易茯苓在他心中,能占上几分重量?
方台之上,星印池已然缓缓开口,“逐镜花大赛,以风天逸表现最佳,夺得佩镜最多。但除你之外,羽族学子战斗混乱,佩镜不是弄碎了,就是被对方夺走了。反观白庭君,你得到的佩镜虽然不是最多的,但你麾下的学员大多互帮互助…”
他的话语尚未来得及说完,身着粉红长裙的少女便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白庭君身边,纵使竭力保持清醒,也还是身不由己地跌入白庭君张开的双手之中。
“苓儿?”覷了一眼白庭君脸上焦灼担忧的神色,风天逸勾了勾唇,没有言语。反正,星印池自然会出手干预的。
“竟敢擅自闯入星辰阁中,来人!”恨恨地一挥袍袖,星印池面色狰狞,“把这个身份不明的人压入地牢,来日审问!”
“师傅!”白庭君突然开口,眼神恳切,“这其中必然有什么误会。苓儿虽与我并无血缘关系,却是我唯一的妹妹。她前来星辰阁,必然是有其因由。还望师傅网开一面。”
星印池沉吟了一会儿,他还是很喜欢白庭君这么个温柔谦恭的徒弟的。但有些事情,绝对不能轻饶。否则的话,星辰阁如何在澜州大陆立足?
他这般想着,缓缓开口,“念在…”刚刚开口,迷迷糊糊却速度惊人的易茯苓便已上了方台,来到星印池身边,毫不犹豫地伸手重重打了他一巴掌,“你好吵啊!”
风天逸虽然早就料到服用了过期的天空草,会让易茯苓举止失常,但他保证,自己绝对没有想过,她居然会这么大胆。
打断了星印池的话算什么,直接重重地扇了他一巴掌才是重中之重。看到星印池脸上红红的五指印,以及眸中格外狼狈愤怒的情绪,风天逸几乎要用尽自己的全部力气,方才能够抑制住脱口而出的大笑。
简直…简直绝了!
风天逸保证,星印池在过往的人生中从未有过如此难堪尴尬的经历。星辰阁中,他一向高高在上,便是人族太子与羽皇见到他时,亦要对他行礼问候。
如今这件事情一出,他简直面子里子都丢光了。他要是不重惩易茯苓,日后还有何颜面去见一众学子们呢?
这个时候,风天逸瞥了一眼神态焦急,全然不复往日沉稳模样的白庭君,他会怎么做呢?他要是还傻到像刚才那样上前求情的话,估计正在气头上的星印池可连理都不会理会他吧?

评论(2)
热度(44)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