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二章

第二天是个极为明亮温暖的晴天。阳光透过云层的遮挡倾泄下来,照的人通体暖洋洋的。
风天逸并没有亲自送易茯苓离开,而是让向从灵他们替他送她——他向来不喜欢离别的场面,尤其这一次之后,他并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再见到易茯苓一面。
他高踞在祁阳宫冰冷的王座之上,指尖相对,默不作声地凝视着空空荡荡的殿堂,心情平静地不起丝毫波澜。昨日的狼狈与痛苦仿佛都仅仅只是一个幻影,他依然是那个高傲冷酷的羽皇陛下。
他并不觉得孤独,事实上,自从十岁那年母后去世之后,他便早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别看他身边总有向从灵他们随侍,便是去逛个花园身后也总是跟着一大批人,但他们谁也不知道,哪怕没有向从灵他们地服侍,他也能够从容地处理好自身的一切事物——这还是他父皇生前教导他的。
“你可以习惯别人的服侍,并对此挑三拣四,但与此同时,你也要能够照料好自己,没有他们地服饰也能顺利地活下来。在这个世上,没有人会永远陪伴你走下去,同样的,你也要做好失去身边任何一个人地打算。”
往昔的时候,他并不懂得父皇的意思,然而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做了,只为得到父皇一个赞赏的微笑,虽然说到最后他什么也没有得到就是了。
这世上没有人知道,甚至是他的皇叔风刃也不清楚,羽族的傀儡羽皇会穿衣,会爬树,会做饭,会种菜,也会辨别有毒的,无毒的食物。而这世上所有曾经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乃至他的父皇,都已经无声无息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殆尽了。
就算他不再是羽皇,孤身一人流落澜州大陆,他也能够顺顺利利地活下去。
风天逸猜测,这大抵是父皇临终之前对他唯一的仁慈了——虽然说这些远远敌不过他对于他的伤害,他也还是永远都没办法原谅他。
他垂下眼睫,那一汪如同海洋一般璀璨的蓝色被隐在浓密的睫羽之后,再看不清晰。
“陛下不好了!”雨瞳木一脸惶急地跑了进来,甚至连礼也忘了行,气喘吁吁地开口,“易姑娘被摄政王带走了!”
“怎么回事?”蹙紧了眉头,风天逸豁然起身,“你们没把她送走?”
“我们本来准备用皇家飞车送易姑娘走的,”雨瞳木喘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可是皇宫里的侍卫跟我们说,摄政王前几天便下了命令,不允许易姑娘离开南羽都半步…然后,然后…”
“然后怎么了?”有些焦灼地握紧双手,风天逸急急问道。
“然后他们就一直拦着我们,不让我们离开。没过一会儿,摄政王就到了,他直接把易姑娘带回宣勤殿了!”雨瞳木偷偷覷了一眼他的脸色,支支吾吾地说道。
“你们就没拦一下?”风天逸愤怒地质问道,话音未落,他便反应了过来。向从灵他们不过是羽皇近侍,哪来的胆子去拦摄政王呢?
“摄政王直接抱着易茯苓飞走了。”雨瞳木地嘴唇蠕动了几下,不甘不愿地开口。
风天逸恨恨地一甩袍袖,连话都懒得再多说上半句,便急匆匆地向着宣勤殿走去。易茯苓那么个傻丫头,要是说出什么话触怒了摄政王,恐怕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风天逸这么想着,突然有些后悔今早没有亲自去送易茯苓离开了。
宣勤殿宫门紧闭,裴钰守在门前,避免有人闯入。但他拦得住宫里的其他人,却拦不住风天逸——纵使所有人都知道,他只是个傀儡羽皇,风天逸的身份也终究高出裴钰太多,是他只能仰望的存在。
所以当裴钰阻拦他的时候,一心担忧易茯苓地风天逸甚至连话都懒得说,便毫不犹豫地直接动起手来。
身为摄政王最信任的近侍,裴钰的身手是经过战争磨砺出来的,在皇宫的所有侍卫之中罕有敌手。
而风天逸身为天皇贵胄,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便由名师教导,后来更是由久经沙场的摄政王亲自调教。羽族的年轻一辈之中,尚无人能够成为他的对手。
他们的武艺本该是旗鼓相当,不相上下的。但终究,裴钰在动手之时仍顾忌着风天逸的身份,不敢真正伤到他,也正因此,没过多久,他便败下阵来,重重地摔倒在地,吐出一口血来。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风天逸拎着长鞭,毫不犹豫地闯了进去,自己却全然束手无策。
入目的景象让风天逸不由得赤红了眼瞳,完全丧失了理智,再抑制不住狂暴的心情,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喊道,“风刃!”
慢条斯理地从易茯苓身上爬了起来,风刃漫不经心地扫了他一眼,悠然自得地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裳,“直呼本王的名字成何体统?你该称呼本王‘皇叔’才对!”

评论(11)
热度(44)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