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一章

“我不要离开南羽都了。”沉默了许久许久,易茯苓方才再次开口,“我要留下来,陪着你一起面对眼下的困境。”
“胡闹!”口中这样轻斥着,风天逸的眼神却是极为温柔的,毫无疑问的,他当然想要易茯苓留下,陪着他一起走过即将到来的一切。然而,眼前紧张的局势,注定了他的想法仅仅只能是想法,完全容不得他半分任性。“南羽都的局势何等诡谲,你区区一个人族,本就极为醒目。继续留在这里,岂不是找死吗?”
“正因为情势如此危险,我才想要留下来,我想要陪着你!”易茯苓无比坚定地说着,没有丝毫犹疑。
“你留下来非但帮不到我,还会拖累我!”风天逸蹙紧了眉头,注意到易茯苓脸上一闪而过的受伤之色,心下不由得有些后悔。他放缓了脸上的表情,柔声劝慰道,“羽族的暗哨已经确定了白庭君的位置,你不想去找到他问明真相吗?”
易茯苓心下一痛,时隔如此之久,再听到白庭君的名字的时候,她仍旧控制不住自己紊乱的心跳,可她已经学会淡然处之。“那不重要,你才是最重要的。我已经失去了爹爹,再不想失去你了。”她眼神恳切,“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我发誓!”
“傻丫头,权力倾轧何等危险,纵使是局外人亦有可能无辜殒命,何况你这个已经被卷进来的人呢?就算你再怎么小心,该来的也总是会来的,你逃避不了。”风天逸唇角微勾,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来,“别让我担心,好吗?我能保护好自己的。再说了,这一局,还不一定谁赢谁输呢?”他这样说着,丝毫没有掩饰眸中的锐利锋芒,“你该放心才是。我可是羽族的皇啊!”
“可是…”易茯苓心中犹有不甘,她想要劝风天逸改变主意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不甘不愿地闭上了嘴巴。
“我去处理我该处理的事情,你也去处理自己早该面对的人或事,”风天逸眼神悠远,“如果我们之中谁先处理完了,就去帮助另一个人,好不好?”
望着他殷切的眼神,易茯苓心中纵是有满腹的话却都也说不出口了。她叹了一口气,“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风天逸直起身,表情温柔,“我会等你的。”
“说不定会是你先处理完呢?”易茯苓微笑着说道,“到时候,别忘了来帮我哦!”
“好。”风天逸郑重地点了点头。他湛蓝的瞳眸微微弯起,如同宝石一般光辉灿烂,剔透明亮。
“其实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你,”风天逸沉吟了一会儿,缓缓开口,“或许你并不想听,但是我还是觉得让你知道这件事情比较好。”
“关于白庭君?”唇边的笑意淡了下来,易茯苓开口问道。
“是的。”风天逸微微颔首,“虽然他从未承认过,但是我看得出来,他很爱你。”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他隐瞒了这件事情,但是同窗多年,我敢肯定,自己没有看错。”他微微垂眸,“我不会认错的——他望着你之时那般温柔而又璀璨的目光,和你曾经提起他时的目光是一模一样地。”
“是这样吗?”易茯苓扯了扯唇角,眼神晦涩,“可是,我的爹爹确实是死在他的手下的啊!这是永远都无法更改的事实。我不会原谅他的,永远。”
“说不定,这里面有什么隐秘呢?”风天逸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再次开口。
“风天逸,我们都知道,有些事情并不会因为其中有什么隐秘便能够原谅的。”易茯苓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语气冰冷而笃定,“伤害既成事实,便是再多的理由都没办法将它抚平。你难道会因为一个人有苦衷,便轻易原谅他对你的伤害吗?那是只有傻子才会去做的事情!”
“你说的对,”风天逸浓密的睫羽轻轻颤动着,语气却也变得坚定起来,“有些事情,不是因为有其缘由,便能够被原谅的。正如有些伤害一旦存在,便再也不会恢复如初。”
他伸手轻抚了抚易茯苓柔软的黑发,“但答应我,裁决之前,去问问他,去问问他这一切究竟是因为什么,好吗?”他的语气轻柔地恍若一缕轻烟,随风而散,“此生此世,我已经永远没有幸福的可能了,可你不同。说不定,你能拥有意想不到的幸福。”他始终不相信,白庭君会让易茯苓受伤,毕竟,他是那般深刻地爱着她啊…
“那你呢?你怎么办?”易茯苓抓紧了他的手掌,“为什么你不会幸福?”她黑色的瞳眸之中蒙着一层泪水,“你不是说过,会放下的吗?”
“我会放下。”风天逸微笑起来,“但这也需要时间。”他湛蓝的双瞳之中浮动着无比复杂而又晦涩的情绪,“慢慢来,好吗?”他说着,伸出空置的那只手拍了拍她的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评论(19)
热度(4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