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二章

第一章

第二章
“你没看过话本吗?”停下找寻地动作,易茯苓转过身来,理直气壮地开口,“像我这样的美少女,这种时候一般都会找到一个可以藏身的山洞!”
风天逸有些惊诧地瞪大了眼睛,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她真的不是脑子有问题吗?话本里的东西,居然也能当真?
“找到了!”倏地,易茯苓惊喜地叫喊了起来,“这里真的有个山洞!”
怎么可能?风天逸蹙起眉头,向着易茯苓的方向走了几步。他来这里这么多次,便是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铭记于心。山洞什么的,却是从未见过的。
倏地,本来谎称查看山洞的易茯苓回过神来,明晃晃的匕首已然横在风天逸颈项之间,“你衣着如此华贵,想必身份必然是极为贵重的吧?我若是挟持你,他们必然不敢对我动手…”
风天逸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神色之间竟不见一丝惊惧之意,“那你还能见到你想要见的那个人吗?还是说,”他垂眸看了一眼少女微微颤动的纤细手掌,“你想让他见到你眼下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狼狈模样?你不怕吓到他吗?”
易茯苓蹙起眉头,没有言语。
“我可以帮你。”风天逸一眼就看穿了眼前少女的犹豫不决,他伸手抚了抚衣袖,懒洋洋地开口。
“怎么做?”虽然不太信任风天逸,但是苦于找不到任何脱困的方法,再加上巡逻之人的脚步声愈发近了,易茯苓终于开口,有些自暴自弃地问道。
下一瞬,风天逸骤然抬起手来,捏紧了易茯苓纤细的手腕,逼得她放开了手中的匕首。他身形一动,脚下掀起细碎的白雪将落地的匕首遮掩地严严实实。一手抓住易茯苓,顺势将她整个人都压到了山壁上,借用自己的身形挡住了她的身影,作势狠狠地吻了下去。易茯苓睁大了眼睛,却发现风天逸并没有真正吻下来,而是在离她还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狭长的瞳眸里闪过一抹笑意,似乎在嘲笑易茯苓的自作多情。
顺利地逃脱了巡逻之人的审问,风天逸漫不经心地放开了易茯苓,嗤笑着开口问道,“你刚刚,是不是特别期待我就此吻下去?”
“怎么可能?”易茯苓半是羞涩半是恼怒地开口,“我可是有心上人的,他叫白庭君,要比你好看上太多倍了!”可她微红的双颊却让这句话连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白庭君?”骤然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风天逸微微眯起眼睛,“人族太子?你想见他?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他的声音渐渐低沉起来,话尾微微上挑的语调带着丝丝缕缕的意味深长,“你要知道,星辰阁可不是那么好进的,就算你已经到了这里,想要见到白庭君,呵......”他轻笑了一声,似在嘲笑易茯苓的愚昧无知与胆大妄为。
“那你有什么办法?”易茯苓有些懊恼的皱起眉头,开口问道。
“有倒是有,但是恐怕你不会这么做。”风天逸微微勾唇,如同海里用歌声蛊惑来往人群的海妖一般轻轻开口,“毕竟,星辰阁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好进的地方啊!”他话锋陡地一转,神色之中带了一丝高傲,“端看你有没有胆量按我说得做了!”
“我!”易茯苓毫不犹豫地开口,“我愿意做!只要你肯告诉我,我就愿意去尝试一下!”她的眼睛里仿佛落满了星辰,璀璨的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再过两日,便是人羽两族的逐镜花大赛,白庭君身为人族太子,必然会参加此项比赛。”风天逸忍不住有些嫉妒易茯苓眸中因着白庭君而起的光彩,在他过往的记忆之中,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为他做到如此地步,这让他忍不住沉默了片刻,方才再度开口,“羽族有一种植物,名为天空草,可令人在半个时辰内拥有瞬移的能力。你若是能服用它,自然可以闯进大赛之中,找到白庭君。”他斜睨了易茯苓一眼,“不过,你确定要试吗?”但事实上,风天逸早已知晓,这句话不过是多此一举,少女瞳眸中所放射出来的无比璀璨的光华早就代替她做了回答。但他还是选择开口询问,毕竟,她自己做出来的选择,与别人帮她做出的选择,终归是不一样的。
“当然!”易茯苓开心地回答,可很快的,她的情绪便再度低落下来,“可是,我怎么才能够得到天空草呢?那是羽族的东西啊!”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便是羽人吗?你得不到天空草,却不代表我也得不到。”风天逸蹙了蹙眉,“不过,逐镜花大赛要过两天才会举行。这几天,就麻烦你暂避一下了…”
    待暂且安排好了易茯苓的安身之处,风天逸慢吞吞地向着风烟渡的方向走去,他想起星辰阁的阁规,想起浮玉岭的星流花佩,想起南羽都中大权在握的摄政王,想起朝中骄横跋扈的雪凛,忍不住微微勾唇,湛蓝的眸中一片势在必得。新的棋局已然设下,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评论
热度(44)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