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风天逸,”易茯苓小心翼翼地冒出头来,“你没事吧?”
风天逸忍不住微笑起来,“我发现,你这几天最常对我说的话,就是这一句。”他湛蓝的瞳眸里似有一些莫名的情绪在无声地翻涌着,“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没事。”他叹了一口气,“这是早就预料到的事情,如今只不过是真的成真了而已。”
“……”易茯苓沉默不语,她直觉,现在的她只要听他说话就好,任何地安慰对于秉性高傲的风天逸而言都是一种侮辱。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截了当地拒绝我…我本来以为,他起码会犹豫一下的。”风天逸继续说道,“不过这样也好,我也终于能够放下了。”
“真的…能够这般轻易地放下吗?”易茯苓有些犹豫地走近,瞳眸之中带了一丝显而易见地困惑之意。
“我和你不一样,丫头。”风天逸话语轻柔,“我与风刃,不同于白庭君对你如珍如宝,恨不得将你捧在手心。大多数时候都处于彼此敌视的状态…就连我自己也搞不懂,我究竟喜欢他哪一点。”他仰起头来,直视着天空之中皎洁的圆月,“如今,不过是放下这段莫名其妙地爱恋,重新回到我们原本的位置而已。”‘
“做得到吗?”
“虽然确实有些困难,但做得到。”风天逸斩钉截铁地开口,“毕竟一开始,敌对的位置就注定我们之间的感情不会太过于深刻。”他微微抿唇,“如果我心中真有什么残留的话,恐怕也不过是不甘而已。毕竟,”他眨了眨眼,“我自认为自己还是很出色的,不是吗?”
“’你确实很出色,”易茯苓忍不住微笑起来,“只要你想,多得是人愿意投怀送抱。”
“哪怕是你?”风天逸挑了挑眉,饶有兴致地问道。
易茯苓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低声说道,“哪怕是我。”
“这算是恭维吗?”风天逸避开了这个话题,有一件事是他们从未开口说破却都心照不宣的——他们能够是兄妹,抑或者是姐弟一样亲密无间,无话不说,却永远成为不了彼此的爱人。但或许这才是最适合他们的关系,因为他们永远不必担忧另一个人地背叛,欺骗,他们只是多了一个会爱着自己,保护自己的人。
“如果你认为是的话,那就是吧!”易茯苓眨了眨眼,回答道。
“真够敷衍的…”风天逸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我本来以为,你会告诉我,这是事实才对。”
易茯苓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你长得比我还要美丽的话,恐怕我确实会爱上你。可你实在是…实在是太美了…”她说完,有些苦恼地挠了挠头,“你该懂我的意思吧?”
“不懂。”风天逸下巴微抬,无比高傲地回答。可他眼中戏谑的神色却让易茯苓明白,他显然已经懂了。“我生得出色,难道你们不喜欢吗?”如同美玉雕琢而成的精致五官在银色的月光之下,愈发美得不似凡人。而他望过来的湛蓝瞳眸,如同海洋之中翻滚涌动着的波浪,闪着粼粼的光辉,让易茯苓情不自禁屏住了呼吸。
“喜欢,”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易茯苓无比艰难地移开目光,喃喃开口,“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呢?可是…”
他实在太过于出色,就算是像她这般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姑娘,在他面前也会自惭形秽,变得卑微起来。她不想变成这般卑微的模样,正如风天逸不想为了别人改变自己高傲冷漠的性格一样。改变了之后,他们真的还是他们吗?
所以注定了,易茯苓和风天逸之间只能是朋友,永远成不了恋人;同样的,风天逸永远没办法放下自己地高傲,去低声下气地请求风刃和他在一起…
易茯苓看得出来,风刃对风天逸并不是没有感情,他望着风天逸的眸底,是竭力掩藏却仍忍不住泄露出来的温柔爱意——那是她曾经无数次在风天逸脸上见到过的表情。就像她曾经想过的那样,爱与恨,这世间最浓烈深刻的两种情感,是一个人永远没办法完美掩藏的。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一切都还像是原来那样,不会有一丁点地改变。
风刃固然是爱着风天逸的,可权力当前,又有谁知道,风天逸能够在他心中占上几分位置呢?这世上,终究爱江山的人多,为了美人将江山拱手相让的人少。
概率太低了,她是绝然不敢拿风天逸的性命去赌风刃的心软的。
这个世界上,没了爱情,虽然悲伤,但人们总还是能够坚强地活下去的。但没了生命,可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易茯苓这样想着,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评论(14)
热度(48)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