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一章

第一章
这并不是风天逸第一次来到这座荒山之下了。
事实上,自得知星流花佩的线索之后,没事的时候,他总会一个人来到这里,静静地眺望着远处的浮玉岭——那里,是星辰阁的禁地,也是星流花佩的藏匿之地。
身为一个天生没有翼孔,又在摄政王强权压制之下的羽皇,风天逸很早就明白,在他二十岁展翼礼之前,他必须做些什么,去挽回自己身上的劣势,方才有可能在日后的权力倾轧中得以存活,并且,更进一步,成为羽族真正的皇者,君临天下。
要做到这一点实在是很难,毕竟他天生没有翼孔,恐怕长不出羽族贵族必须有的双翼来;更何况,他的皇叔正值春秋鼎盛之年,又已执掌权位多年,在羽族可谓是说一不二,一呼百应。但是,他总是对自己有信心的,有父皇留下的老臣辅佐,有菁英会一系列贵族的效忠,这一场有关于皇权的斗争,他未必会输。更何况,他的心中有着欲望,这一场战争,他输不起。
但现在的他,实在是太弱了,弱到连雪凛都能够随意欺侮他;弱到他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要由别人来定夺;弱到他不得不离开南羽都,前来星辰阁求学......
他这么想着,心情再度阴郁了下来,天空一般辽阔的湛蓝瞳眸也渐渐变得深沉起来。耳边的风雪之声愈发大了,大片大片的雪花如同鹅毛一般纷纷扬扬,然而风天逸丝毫没有离开或者去往别处暂避风雪的意思,而是依旧平静地站在原地,默默地凝睇着风雪之中显得愈发冷清的浮玉岭。
想要进入星辰阁的禁地取得星流花佩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说开启禁地结界的星辰轮如何精妙,眼下的情况是,就算他解开了星辰轮,顺利进入禁地,禁地之中的炎核机甲威力巨大,也并不是他能够单独一个人应对的。况且,一旦星辰轮解开,结界被破除,星辰阁里的师傅们必定会闻声而来,前来此地查看......
“砰咚”地重重落地声响起,风天逸有些警惕地转过身来,进入他视线的,是一个穿着粉色长裙的少女。凭着过目不忘的记忆力,风天逸很确信,他并不曾在星辰阁中见过眼前的少女。所以,突然出现在星辰阁中的陌生少女,又究竟是从何而来呢?
他缓缓踱近,微微俯身,湛蓝的瞳眸一瞬不瞬地注视着雪地上狼狈不堪的少女,饶有兴致地开口,“你是......”
许多许多年之后,每每闭上眼睛,初见之时那般惊艳的画面便又再度无比清晰地浮现在易茯苓的脑海之中:尚且年轻的羽皇缓缓转过身来,身后雪白的大氅随着他的动作如同花瓣一般在风中飞扬。时间就此定格,整个世界都瞬间安静了下来,像是在为眼前之人的美丽而赞叹。
纷纷扬扬的雪花簌簌落下,年轻羽皇尚且青涩的面容却比雪花还要无瑕、耀眼。一双剑眉斜飞入鬓,如同蝶翼一般纤长美丽的睫羽微微颤动,展露出来的那双湛蓝瞳眸如同海洋一般深邃,天空一般辽阔,他只是懒洋洋的,漫不经心地从她身上扫过,那般慑人的美丽已令她忍不住屏住呼吸,大脑一片空白。丰润的双唇,鲜血一般殷红,宝石一般耀眼。只微微上翘,便已裹挟了说不出来的风流之意。及腰的墨色长发,鸦羽一般漆黑,瀑布一般顺滑落下,金色的羽毛发饰非但没能夺去他本身的光辉耀眼,反而在他俊朗的面容映衬下瞬间黯然失色。
他整个人就像是飞扬在九天之上华美而又高贵的凤凰,那般张扬而又充满了勃勃的生机,只轻描淡写地扫过你一眼,便让你就此沦陷,恨不得俯首称臣,只为得到他片刻的青睐。
“你...你真好看。”她就这样像个傻子一样呆呆地注视了眼前之人许久,直到风天逸有些不耐烦地蹙起眉头,方才恍然回神,有些尴尬地偏过头去,不再看他。眼角的余光却仍盘桓在风天逸雪白的长靴之上,舍不得移开。
便是她一直爱慕庭君哥哥,此时此刻,却也不得不承认,眼前之人,比庭君哥哥要耀眼了太多太多。
风天逸眸光微闪,冲着眼前的少女伸出手来,“不起来吗?”
易茯苓伸出手来,任由风天逸将她拉了起来,她有些羞涩地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不远处巡逻之人的对话却让她的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再顾不得寒暄,她急急地在这附近来回走了几次,试图找到一个躲藏的地方。
“你在找什么?”风天逸微微扬眉,有些好奇地开口。这个地方,他已经来过了无数次,便是闭上眼睛也能够轻易描绘出这里的一草一木,但他却从未发现过有什么比较特殊的东西。他已经猜到,刚刚巡逻之人所要抓捕的闯入者,便是眼前的少女。但她不匆忙避开,反而在这里找来找去,究竟所为何事?




我说过要把开头重新修一下,补全剧情的,这是刚刚写好的第一章,后面还有几章会慢慢补上,到时候会把文章的章节顺序调一下的

评论(8)
热度(56)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