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那一刻,风天逸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仍能保持着脸上那副高傲冷淡的表情,但心口骤然生起的疼痛,却让他连轻微的呼吸都没法继续下去。
是不是这世上的爱,总要让一个人完整的心破碎成粉末,再无法修复,方才能够停止,不再继续下去?
可为什么,胸腔之中,却仍残留着强烈的不甘之意呢?
他用力闭了闭眼睛,按住了风刃放在琴弦之上,预备将琴抱起的双手,此时此刻,他已全然忘却了世间的一切,无论是南羽都波诡云谲的局势,还是他们之间地针锋相对,只有这段磨折人的,让人夜不能寐,痛苦不堪地爱情仍在他脑海之中缓缓涌动着,他孤注一掷地开口,“皇叔,我心慕于你。”
修长的手掌猛然僵住,风刃只有拼命咬紧牙关方才能够制止住自己即将出口地回应。
你不能这么做,风刃。他在心中默默地对自己说道。你不能回应他,因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你带给他的,只会是痛苦。
“陛下莫非是喝醉了,不然的话,岂会口出狂言?”风刃伸手挣开了风天逸的手掌,似笑非笑地开口,“还是陛下愿意为了雌伏于我身下,甘愿将羽族的天下拱手相让?”他一字一顿无比缓慢地说着,瞥见风天逸愈发惨白的脸色,心下剧痛。
他如何不知,刚刚出口的话,会对天逸造成多大的伤害?
可是,他不能心软。哪怕他明知道,他口中的话,是一把双刃剑,伤害了风天逸的同时,也在他的心口留下无数永远不能愈合的伤疤。
天逸终将会成为羽族迄今为止最伟大的羽皇——你知道,他做得到。他从来都是那般优秀出色的人,整个羽族之中,便是你也及不上他半分。
他会名垂千古,会被世世代代传颂赞美,永远不会被人所遗忘;
他会有娇妻美妾,环肥燕瘦,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只要他想,他都可以拥有;
他会儿女成群,便是死亡之时亦有后人为之痛哭流涕。
可他呢?
如果他答应和天逸在一起,他会给天逸带来的,除了伤害与污点,又还有什么呢?
他们是亲生叔侄——这一点,便是星流花神再生,也改变不了。而叔侄相爱,这种违逆人伦的情感,一旦揭露出来,会成为天逸身上永远无法抹去的污点——他会被万人唾骂,恶名远扬,遗臭万年。
而且,他和天逸均为男子,无法生育。一旦相爱,风氏皇族的血脉将就此断绝,再无法延续下去。百年之后,九泉之下,他和天逸又有何颜面去见风氏皇族的列祖列宗?
同样的,他较天逸年长,数年之后,怕也终归会早于天逸离开这个世界。而到那时,天逸孤身一人,又该如何自处?天逸无人照料,孤苦伶仃,他又如何放得下心来呢?
“皇叔,居然是如此想的吗?”风天逸垂下眼睫,他就像是一瞬间丢掉了灵魂一样,变得暗淡死寂起来。
“不然呢?”风刃别开目光,不忍再看,“本王年纪大了,可没工夫陪陛下玩一些情情爱爱的游戏了!”
“是吗?”风天逸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开口问道。他轻勾唇角,竟是微笑了起来,“原来在皇叔眼中,这不过是个游戏而已!”他的声音已然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痛苦吗?
自然是痛苦的。风天逸从未想过,他心心念念的爱情,在另一个人眼中,不过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小游戏罢了。
而他小心翼翼捧出的那颗血淋淋的心,亦被那人弃之如敝履。
他从未有这么一刻像现在这般清晰地明白,在风刃心中,除了权力,其他的一切,都丝毫不重要。
可他在愤怒与痛苦之中,竟然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早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便已料到了这种情况,只是他一直不愿意去相信,那个曾经待他如珍如宝的皇叔,会忍心如此尖利冷漠地对待他。
而如今,是到了该醒来的时候了。
风天逸用力闭了闭眼睛,突然起身拽住风刃的衣领,毫不迟疑地狠狠吻了上去。
坦白的说,这根本算不上一个吻,而更像野兽进食一般莽撞无礼。几乎是在碰触到瞬间,风刃便感知到,自己的嘴唇被风天逸尖锐的牙齿咬破流血了。可风天逸并没有一丝一毫停下的意思,而是更狠地咬了下去,海洋一般湛蓝的瞳眸深处,是拼命压抑却又压抑不住的痛苦与悲伤——他实在是受了太重太重的伤害,以至于只能用伤害始作俑者的方法来得到短暂的安慰。
但是,无论是风刃还是风天逸都明白,这不过只是在做无用功,便是伤害了别人,心中的苦痛与悲伤却仍如同磐石一般沉默地伫立在那里,永不消减。
风刃毫不犹豫地挣开了风天逸,伸手摸了摸已然流血的双唇,“你疯了!”
“我是疯了!”风天逸大笑起来,湛蓝的瞳眸一瞬不瞬地注视着风刃,不舍得移开一分半秒,“我疯了一样的喜欢你!”他的眼眶已渐渐红了,却仍固执地盯视着他,声音悲切,“你若不是瞎子的话,早就应该看出来了吧?”
风刃愣了一下,旋即脚步匆匆地逃离了南梦亭,甚至连刚刚一心想要带走的栖梧琴也忘得一干二净。身后,风天逸的笑声仍在继续,如同杜鹃泣血一般,含着满满的悲伤与痛苦之意。
许多年之后,风刃再一次回想起这一个连空气都无比沉重的夜晚,不止一次地后悔,当初的他,为什么要顾忌如此之多,以至于两个本来相爱的人,竟这般生生错过,此生此世,都再无相见之日?
如果当初,他回拥了他,回复了他的心意,那么他们之间,会不会有一个截然不同,却又无比圆满的终局?
然而时光永远无法折返,正如离开的那个人,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徒留他一个人,在南羽都偌大的皇宫之中,孑然徘徊,却再也等不到昔日那个高傲冷漠,举世无双的少年。

评论(20)
热度(5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