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风天逸高踞在王座之上,一边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台下舞女美丽优雅的舞姿,一边端起酒杯,浅浅地啜饮了一口,酸甜的酒液在他口中缓缓流过,却没能让他紧蹙的眉眼得到半分松融。
海洋一般深邃湛蓝的瞳眸时不时地从宫殿门口一扫而过,可他等待的那个人,却依旧没有出现。
宴席之上,朝中的诸位大臣们也褪去了往日朝堂上严肃的模样,觥筹交错间,一片喜气洋洋的样子。
身着黄色舞衣的舞女们排列成花朵一般的模样,弯下腰来的动作仿佛嫩黄的花朵徐徐绽放,不少大臣已经看直了眼,口水亦险些流了出来。
风天逸却仍是兴致缺缺,舞女们的舞姿固然动人,但在他心中,这世上最美的,仍旧是飞霜的腾鸾之舞,举手投足,都轻盈美丽,恍若飞翔。
他又瞟了一眼门口,然而,他所等待的那个人却仍没有任何前来的迹象。
时间渐渐晚了,筵席也终于到了尾声,再不想继续等待下去,风天逸随意地挥了挥手,打断了舞女们精心编排地舞蹈,“既然皇叔人都不来,这寿宴过得有什么意思啊?都散了吧!”话音未落,他已毫不犹豫地起身离开。本来他会参加这次宴会,便是想要见上皇叔一面,但既然皇叔并未出现,他也就没有任何必要一直在这里傻等了。
风天逸回到祁阳宫的时候,易茯苓已经等在那里了。她覷了一眼风天逸不甚好看的脸色,“摄政王没有答应见你吗?”
“不,”风天逸摇头苦笑,“今天的宴会,皇叔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
“那我们该怎么办才好?”易茯苓忍不住皱眉。她没想到,摄政王居然连自己的寿宴都没有参加…
“我去宣勤殿找他!”沉默了一会儿,风天逸开口说道,“他不会不见我的。”
“不行!”易茯苓毫不犹豫地否决了他的提议,“告白的时候,是要酝酿一个好气氛的。你直接去找他的话,肯定是要被拒绝的好吧?”虽然他们都知道,不管氛围怎样,该被拒绝的也还是会被拒绝。但易茯苓却还是想要让风天逸做好最完美地准备,万一,只是万一,摄政王答应了风天逸呢?
“那你说怎么办?”轻蹙眉头,虽然心中不解,但风天逸还是采纳了她的意见。
“这个…”沉思了好一会儿,易茯苓猛然起身,“我们先这样…”她凑近风天逸,声音渐渐低了下来。
“这样能行吗?”风天逸有些犹豫。易茯苓所说的,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只是,这样真的可以吗?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易茯苓笑眯眯地说,“你先去准备吧,我会请摄政王过去的,放心吧!”她说着,拍了拍风天逸的肩膀,向着殿门走去,倏地,她转过身来,笑容灿烂,无比认真地开口,“风天逸,你会成功的。”
风天逸勾起唇角,露出了一个和他们还在星辰阁的风烟渡里,她因着吃冷食而发烧,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便看到羽皇脸上绽开的真心实意的笑容一般无二的微笑来,“我会成功的。”
虽然他们都知道,这只是一个美好的臆想,可此时此刻,他们却都宁愿相信,结局会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圆满。
眼看着易茯苓像卸下了浑身的重担一般轻松地离去,风天逸唇畔的微笑却愈来愈浅,星光一般璀璨明亮的蓝色瞳眸也渐渐暗淡了下来。
雕塑一般久久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终于眨了眨眼睛,伸手抚上栖梧琴的琴弦。
风天逸知道,自己于音律方面向来没有什么天赋,便是自幼即有名师教导,又认真练习了这么些年,他所弹奏的琴曲,仍少有能够让风刃满意的。
而同样的,风天逸也一直清楚,事实上,他并没有如他表现地那样热爱弹琴,更甚者,他是厌恶这种事情的。大多数时候,他更愿意别人弹琴给他听,而非自己亲自动手。
可为什么,这么些年,他却仍未放弃弹琴呢?
他垂下睫羽,眼前仿佛再次浮现出皇叔听琴之时专注而又温柔的侧脸,不由得自嘲一笑。
自始至终,他认真练琴,也不过是想要得到那人一个赞美的眼神而已。
他不爱琴,可为了他,他愿意去学,去练——哪怕那要耗费他大量的时间也无所谓。
然而那个人大抵是根本不会介意的,只要他想要,这世上多得是人愿意弹琴给他听。
他轻叹了一声,挥去了脑海之中漫无边际的思绪,俯身将栖梧琴抱在了怀里,转身向着南梦亭走去。
及至走到殿门之前,他倏地转过身来,脚步匆匆地走回桌案旁,擎起酒壶,将里面价值千金的美酒洒在了袍袖与衣襟之上。直到确定自己已然满身酒气,任谁也看不出破绽来的时候,他方才转身离开了祁阳宫。
风天逸,你真是个胆小鬼!
在心底这么说着,风天逸面上的笑容愈发苦涩起来。

评论(12)
热度(50)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