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什么意思?”白庭君简直要被易千机弄糊涂了。他难道是想让苓儿永远孤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吗?他怎么就那么笃定,这才是对苓儿最好地选择?
“你是个好孩子,倘若苓儿只是个普通姑娘,我也希望你能和她开花结果。然而,苓儿是星流花神的转世,这也就意味着,无论她与任何一个人相爱,她都会受到极大的伤害。”易千机这么说着,窥见白庭君脸上难以置信地表情,微微蹙起眉头,“若非宿命所限,你以为,我会不愿意让苓儿得到幸福?这个世界上,我是最希望她能够得到幸福的人。”他抿了抿唇,“可我不能这么做,因为苓儿所要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白庭君丝毫不愿意相信易千机口中的话语。既然苓儿是星流花神转世,为什么她不能得到幸福呢?
“缘起缘灭,爱恨一线。世间欢乐的事不过二三,苦难,却早已注定。”他叹了口气,“你还年轻,现在你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要去做。”
白庭君拱了拱手,“任凭伯父吩咐。”
“白雪之所以能够找到苓儿,想必是星流花神之中的阴佩已然觉醒,但她不知道,星流花佩有阴阳两佩,只有两佩结合在一起,才能真正地唤醒星流花神。”他顿了顿,“阳佩的主人,是星流花神的灾星。你要找到阳佩所指示的那个人,杀了他。这样的话,你和苓儿,或许还有机会在一起。”
“可是,澜州之大,我上哪里去找阳佩呢?”白庭君皱起眉头,满腹担忧。
“我有两句线索告诉你。”易千机胸有成竹,“这是我这么多年历尽千辛万苦方才得到的…”
“白庭君,你怎么样了?”羽还真担忧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他有些惊诧地想要坐起身来,可因为长时间的痛苦而无比煎熬的身体却并不能支撑他接下来的动作。
眼疾手快地将他扶了起来,羽还真的眼睛里带了一丝敬佩,“你这是熬了多久了?”
“不知道。”白庭君摇了摇头,“我想不起来了。你怎么会来这里?”
“这条路是回南羽都的路,我准备从这里回去。”羽还真回答道,“我看这里这么偏僻,以为是山中猎户搭建的临时居所,就准备进来休息一会儿。别说这个了!”他正色看向白庭君,“你是不是中了蚀骨钉?”
“你怎么知道?”白庭君有些疑惑地开口,旋即很快反应了过来,他苦笑了一下,“我忘了,你在机关之术上很有天赋。”
“你当初究竟许下了什么承诺啊,怎么痛得如此厉害?”羽还真皱起眉头,“我刚刚叫了你好久,你都没有清醒过来。”
白庭君沉默了下来,没有开口回答。
羽还真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大抵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他有些尴尬地动了动唇,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倏地,他灵机一动,“你要解除蚀骨钉吗?”
“你做的到?”白庭君喜出望外地开口。他向来知道,羽还真很是痴迷于机关之术,也对它颇有天赋。可他没想到,羽还真居然连机枢的蚀骨钉都能解除…
“是的。”羽还真点了点头,“我在渊海天书上看到过蚀骨钉的解除方法,只是从未真正动手做过,我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到。”说到最后,他低下头来,有些不好意思。
“不管怎样,有希望就好。”白庭君露出一个笑容。虽然历经波折,但他终于还是得到了星流花佩中的阳佩,而如今,只要解除掉体内的蚀骨钉以及除掉星流花神的命定灾星,他便再一次有了和苓儿在一起的机会。这怎能不让他开怀呢?
“刮骨换髓。”羽还真沉吟了一会儿,终于缓缓开口,“这个过程很痛,也会流很多血,但我相信你能忍。蚀骨钉在你体内已经日久,其灵力已经深入你周身骨髓。我不得不为你刮骨换髓,才能将你体内的血誓完全清除。世间之痛,莫过于痛彻骨髓。可我一旦开始,”他顿了顿,移开了自己的目光,“就不能停止。而且,这个办法,我只在师傅的笔记里看到过。”他语气沉重,“因为从未想过有人能真的承受此种痛苦,我无法对你保证任何事,”他眼神恳切,“这样,你也愿意吗?”
“我曾受过水月刑之苦,世间之痛莫过于此,但我不也一样熬过来了吗?”他轻呵了一声,“想想我曾经盟誓,以兄妹之情,守护苓儿一生一世。否则千刀万刃,蚀骨噬心。现在看来,真是冥冥之中,自是注定。”他说着,露出一个尤为灿烂的笑容来。
羽还真垂下眼睫,不忍再看。他沉默了许久许久,“好,一旦药物集齐,我便即刻为你拔除蚀骨钉。”
“多谢。”白庭君挺直了脊背,恳切地说道。
苓儿,终有一天,我会前去找你,给你幸福。

下一章,摄政王寿宴
羽皇宝宝要准备表白了

评论(12)
热度(44)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