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那么,”久久沉默,易茯苓终于勉强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去试一试好吗?去尝试一下表白,看看他究竟接不接受?”她的语气彷徨不定,连自己都不确定自己这样劝说风天逸是不是对的。
“他不会接受的。”风天逸语气平板而又死寂,“他不爱我…”虽然这般说着,他的心却蠢蠢欲动,怎样也无法安定下来。他知道,自己终究对易茯苓的提议心动了。
“去试一下,”易茯苓紧盯着他湛蓝的瞳眸,语气坚定。她心中的犹疑因着风天逸的表现而彻底散去,不管怎样,只要风天逸还爱着风刃一天,他就注定会被风刃伤害。而这,恰恰是易茯苓难以容忍的。她不希望风天逸受伤,怯弱,露出像刚才那样悲伤无助的神色。“如果最后被拒绝,你就彻底放下他,好吗?”她顿了顿,“如果连尝试一下都不敢,他甚至永远都不知道你真正的心意的话,日后的话,你定然是会后悔的。”她的脸上带着一丝悲伤,她是个聪慧的姑娘,就像当初能够一眼看穿风天逸倨傲面具之下的柔软一样,如今,她当然亦能看穿他的不安与心动。
“你说的对。”风天逸抿紧了唇,“起码…起码要让他…知道…”他并不想让自己对那个人的爱成为永远都无人知晓的秘密,起码,另一个人应该知道,曾经有人爱过他。
易茯苓无声地叹了口气,嘴唇动了动,却终究没有言语。她知道,这一次的告白,注定会以悲剧收场——这也是风天逸心里早就清楚知道的事情。
可他总要做些什么,来让自己真正的死心,不再沉溺于这般悲伤而又无望的爱中。
有些伤口,你愈严密地捂着它,不让任何人看到,它反而会溃烂流脓,愈来愈严重;但如果,你不再顾忌它,将它展现出来,或许它便会渐渐愈合,再影响不了你。
“这几天,我会暂时留下来。”易茯苓伸手拍了拍风天逸的肩膀,“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一直陪着你的。”
“随你。”沉默了好一会儿,风天逸方才冷冷地开口说道。但在心里,他默默地对易茯苓说了一句“谢谢”,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也谢谢你并没有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离开我。
没过几天,便到了摄政王风刃的生辰——这也是风天逸决意表白的时间。
祁阳宫里,风天逸随手拨弄了一下手下古琴的琴弦,清脆悦耳的声音让他紧蹙的眉头不由得稍稍松融了一些。
易茯苓坐在他身侧,目光有些好奇地落在古琴之上——不得不说,这是一把非常漂亮的古琴,琴身湛蓝,恍若雨后澄澈美丽的天空,其上则是精致的,璀璨的金色花纹,仿佛阳光之下染着金边的云彩。“这是你选的寿礼?”
“是。”风天逸微微偏过头来,眼神温柔,“此琴名为栖梧,乃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名琴。”
“摄政王最好音律,”易茯苓眨了眨眼,“你这件礼物,想必他一定会喜欢。”
风天逸没有回答,只垂眸专注地望着掌下的古琴,唇边的笑意格外苦涩。他只告诉了易茯苓这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名琴,却没有告诉她,这把琴,与南茵梦曾经送给皇叔的那把古琴碧桐乃是一对。
很小的时候,他曾经听皇叔提起过这把栖梧,也听他说过,寻觅到栖梧乃是他一生所愿。
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了找到栖梧琴,他花费了多大的时间与精力,可只要想到皇叔的微笑,他便觉得这一切便都值得了。
可世事难料,在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得到栖梧琴的时候,这个礼物,却再也没有送出去的机会了——他与皇叔再不复往日亲密无间的模样,反而变得争执不断,水火不容。
很多次,他在愤懑不平,气冲冲回到祁阳宫的时候,总想直接把这把琴摔坏扔掉,眼不见心不烦。可鬼使神差的,这么些年了,这把琴却仍被他保养地极好,甚至音色都没有差上分毫。
他知道,自己其实是舍不得。舍不得让皇叔失望,也舍不得这把琴所暗含的意义。
古人曾言,琴瑟相合。而这把碧桐,与皇叔的那把栖梧曾是一对——哪怕那把栖梧乃是南茵梦所赠,可只要想着,自己手中的栖梧,与皇叔手中的碧桐乃是一对,他就忍不住偷笑起来。虽然他很清楚,这不过只是他一人不该存在地妄念罢了,可他还是放不下 。
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正如你永远没办法感动一个不爱你的人。①
他沉沉地叹了一口气,罢了,终归今日,便已然是他们之间的终局。想这么多,又有什么用呢?
放不下的终归放不下,而心不在你身上的人,也永远不会为你而停留。
①是援引周濂<>

 

下一章
白庭君出场。
他爱她——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他更爱她。

评论(14)
热度(44)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