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昀】 梦之交际 第十五章

【all昀】 梦之交际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唐山海走进大厅的时候,风天逸他们正围坐在圆桌旁,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些什么。
“喝酒吗?”向他们示意了一下玻璃瓶中泛着诱人色泽的红酒,唐山海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波尔多红酒,味道还不错。”
“为什么不呢?”风天逸慵懒地挑了挑眉,海洋一般蔚蓝的瞳眸里漾着一丝笑意。他这样说着,身前的桌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做工精致的琉璃杯——这本是他在南羽都中用惯了的杯子,前往星辰阁之时却忘了带走它。通体湛蓝,恍若万里无云的天空。羽人总是近乎狂热地爱着天空,这一点早就已经融入到他们生活之中的方方面面,就连风天逸也不能免俗。杯身之上,是一条昂首咆哮的巨龙,连每一片细小的龙鳞都被雕刻地清清楚楚,仿佛下一瞬它便会活过来一样。
“放松一下也不错。”张显宗说着,身前的桌面上出现了一个浅口的陶瓷大碗,碗身是浅浅的棕褐色,一丝花纹也没有。普普通通的模样,让人过目即忘。
“我不喜欢喝酒。”秦明这样说着,撇了撇嘴,眉头微蹙,身前的桌面上却还是出现了一个长长的,上面标着刻度的量筒,“100ml,不能再多了。”
“随你。”唐山海一边微笑着开口,一边依次为他们倒上艳丽的红色酒液。他身前的桌面上是透明的,线条流畅的高脚玻璃杯,衬着其内微微荡漾的红色液体,说不出地醉人。
“味道不错。”轻啜了一口醇美的红酒,风天逸丝毫不吝惜自己地赞扬。身为身份尊贵的羽皇,澜州大陆上颇负盛名的美酒,无论是来自于南羽都还是霜城,他总能轻易得到。也因此,他对于美酒自有一套自己的评判标准,对于入口的酒水,更是有着堪称苛刻的要求。
然而,古时酿酒的工艺与唐山海的所处的时代,有着极大的不同。因此,它们总是各有其风味。喝腻了澜州大陆的美酒,此时此刻,自然是唐山海拿出来的酒更合他心意。更何况,唐山海向来爱酒,肯分享给他们的酒,本来就是极好的。
“很好喝。”张显宗漫不经心地说道。虽然因着顾玄武的要求,他必须生活地十分精致,美酒美食,甚至昂贵的雪茄、巧克力什么的,他都应有尽有。
但事实上,对于过惯了苦日子的张显宗而言,他反而是他们四人当中最不讲究的那一个。无所谓美食佳肴,只要能够吃饱穿暖,他就都无所谓。
同样的,他既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像唐山海一样,学着品鉴各种美酒的好坏,也懒得去深究,喝酒的时候更如牛嚼牡丹,顶多说一句好不好喝罢了。
“还行。”秦明放下了手中的量杯,缓缓开口。顾忌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凶杀案,他并没有多喝,只是浅尝辄止。
虽然没有父母地约束,又继承了为数不少的遗产,秦明的生活完全称的上是自由自在,潇洒恣意。他有着足够的时间与精力学着去品鉴红酒的好坏。
可事实上,秦明对于自身的要求堪称苛刻。对于饮酒作乐什么的,全然没有任何兴趣。除去专注学业,每年必得奖学金以外,他剩下的大部分精力都耗费在了裁减衣服之上,对于其他事情,完全提不起兴趣来。
而在饮食之上,他唯一的偏好,也就仅仅只有黑咖啡而已。如果非要再加上什么的话,恐怕也只能再加入一项苹果罢了。
张显宗有时候会调笑他,活得简直比最虔诚的清教徒还要无趣。但事实上,秦明觉得,解剖与裁衣,便已然是他生命之中最大的乐趣。
“向从灵他们犯错了。”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风天逸懒懒开口。他本就艳丽的双唇因着沾染酒液的缘故,透着红宝石一般惑人而又美丽的光泽。此时微微抿起,似是正在等待旁人地亲吻。然而风天逸对于自己的魅惑全然无觉,只垂下眼睫,任由蝶翼一般纤长卷翘的睫羽半遮住他蔚蓝澄澈的双眸。“我有些失望。”
“我记得他们不是一直很听你的话的吗?”张显宗饶有兴致地挑了挑眉,黑色的瞳眸不经意间从风天逸艳丽的双唇之上一扫而过,“怎么,这一次,他们做了什么,让你如此生气?”
“他们瞒着我,在尚未征得我同意的基础上,擅自对星辰阁挂着七星灯的锁链,做了一些小小地改变。”风天逸抿了抿唇,不甚开怀地说道,蓝色的瞳眸里飞速地闪过一抹怒气,“结果,白庭君在点燃七星灯的时候,连人带灯砸了下来。”
“这并不是你生气的原因吧?”张显宗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斜睨了他一眼,“我可不觉得,这种不足挂齿的小事,会让你生气。”

我新换了一下双引号,是不是感觉好了一点😸😸😸
看到有人问起红酒从哪来的,我解释一下,梦境之中,他们的东西是无法交给其他人带回自己世界的。但是,在梦境中却能够共享,比如风天逸教给他们的内功,以及唐山海带过来的红酒

评论(14)
热度(48)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