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风天逸…”觉察到风天逸的异样,易茯苓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她伸手用力掰开风天逸紧攥成拳的双手,望着他手心之中不断渗血的伤口,眼眶渐渐红了。“你不要这样…”她喃喃说着,眉头却紧紧皱了起来。
“我该怎么办?”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风天逸握紧了易茯苓纤细的手掌,俊美的面容之上是前所未有的无助与仓皇。“丫头,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才好?”
对于皇叔禁忌而又炽烈的情感,以及皇叔对南茵梦专一而又长久的感情,像是刀刃一般,细细地挫伤着风天逸的心,让他遍体鳞伤,痛苦不堪。
此时此刻,风天逸已是穷途末路。他知道,易茯苓帮不了他,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帮不了他,可他却还是心有不甘。
他自信,自己绝对不比南茵梦差上一丝半毫。他身份尊贵,举止优雅,是整个羽族的皇,可为什么,皇叔却还是只爱南茵梦一人,却懒得看上他一眼呢?
他曾经爱着皇叔的专情,却没能想到,最后阻隔在他们之间的最大障碍,偏偏就是这一点。
风天逸突然觉得,他这么多年的痴心爱恋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他倾尽全部心力去爱的那个人,眼中心中彻头彻尾都只有另一个人。
这一出花尽心思,认真上演的戏剧,从始至终,观众只有他一个人。
“风天逸…”易茯苓恍然之间明白了什么,她瞳孔猛地缩小,心里满满地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呢?一定是她想错了!风天逸怎么可能喜欢风刃?他们是叔侄啊!
可看到风天逸眉宇之间倾泻而出的痛苦,以及他痴痴地凝视着走廊的目光,她还是期期艾艾地开口,“你…是不是…是不是喜欢他?”,
“我好难受…”并没有回答易茯苓的疑问,风天逸仍一瞬不瞬地望着青荇堂外空空荡荡的走廊,湛蓝的瞳眸之中满满的都是伤痛,“好难受…”
“你不要这样,”心中的疑问被证实,易茯苓却已不再在意。她伸手抱紧了风天逸冰冷彻骨的身躯,再也抑制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易茯苓抽噎着说道,“你不要这样…你不该是这样的啊…”
她始终记得,初见之时,少年脸上倨傲冷漠的表情,轻飘飘地扫过来一眼,眼神不带丝毫温度,却让人觉得他本该如此——他本来就该身居九天之上,漫不经心地俯视着芸芸众生。
可如今,他连握着她的手都是颤抖的,俊美的面容失去了往日的高傲与从容,只剩下满满地不安与惶恐。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摄政王怎么会忍心如此伤害他?
易茯苓这般惴惴不安地想着,更加用力地抱紧了风天逸冰冷的身躯。
“他还是念着她…”久久地沉默,风天逸缓缓开口,语气死寂地不起任何波澜,“纵使她早已死去,他的心里终究还是只有她一个人…”
易茯苓的双唇剧烈地颤抖着,却连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他永远都看不到我的存在。”风天逸继续说着,本如同天空一般剔透湛蓝的瞳眸之中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翳,“永远都看不到…他不会在意我。”
“风天逸,”易茯苓从背后紧紧搂着他愈发冰冷的身躯,“他不爱你,可这世上多的是人爱你啊!飞霜郡主不是一直都很爱你吗?”
“是啊,”风天逸的话语轻柔地宛若叹息,“她爱我。我一直都知道。可是,她不是他啊…”他的眸底闪过一抹深深的倦怠之意,“她替代不了他…永永远远都替代不了他…”
“既然他不爱你,只会一直一直伤害你,那么…”易茯苓怕冷一般地收紧了搂着风天逸的双手,像哄孩子一样柔和地劝慰道,“不要再爱他了好不好?”
“我做不到…”风天逸的瞳眸暗淡了下来,“我已经爱他爱了太久太久,久到他早就融入了我的生命…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永远停不下来…”他微微勾唇,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来,“就像你,白庭君杀了你爹爹,你便能不再去爱他了吗?”他受的伤实在是太重太重,以至于口不择言,只有通过伤害别人的方式来获得短暂地舒缓。
“我做不到。”易茯苓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久到风天逸几乎以为她不再会开口的时候,方才低声回答,“我还是爱他…哪怕我也恨他,永远都不会再原谅他…”
风天逸没有言语,脸上的笑容却愈发讽刺了起来。像是无声地挑衅,她自己百般尝试努力,都尚且未能做到的事情,又怎能强求他做到呢?
“我是还没能放下,”易茯苓抬手抹去了脸上的泪水,眼里的雾气却犹未散尽,“可我已经在努力了…我在努力尝试着放下,不再去爱他了啊!”她表情坚定,“我只是…只是现在还做不到罢了!”
“可我放不下。”风天逸眼睑低垂,低声说着,“我放不下…”

下一章,易茯苓撺掇风天逸表白,风天逸会不会答应呢
有人跟我说,我的❝❞太出戏了,所以我换了一下。你们觉得是现在的好还是以前的双引号比较好?

评论(28)
热度(56)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