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看着皇叔毫不犹豫转身离去的背影,再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风天逸重重地跪倒在地上。膝盖撞击到冰冷坚硬的地板之上如同裂开一般剧痛,但风天逸却全然不在乎,此时此刻,身体上绵绵不绝的痛苦,又怎及得上他心中苦痛的万分之一?
“风天逸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他已经听不到易茯苓焦急关切的话语,只痴痴地注视着那人渐渐变小的背影,丝毫不舍得移开自己的视线。
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清晰地认识到,皇叔不爱他。
他所爱的,是数年前南羽都名声在外,温柔娴雅,能与他琴瑟相合,相敬如宾的茵梦郡主。
风天逸从未真正见过南茵梦本人,他所知道的,是过往之时母后望见皇叔之时不由自主地轻声叹息,语焉不详的只言片语,以及被皇叔小心收藏,不允许任何人触碰的,由他亲自所绘的画像。
极少有人知道,风天逸见过一副南茵梦的画像。它被小心地藏匿于皇叔床头的暗格之中,不为他人所知。
画中的女子神采飞扬,顾盼生姿,一头鸦羽一般漆黑的墨发滑落下来,直至腰部;湛蓝的双瞳脉脉含情,宛若缓缓流过的溪水;唇色淡粉,是三月枝头上夭夭盛开的樱花,诱人亲吻。十指修长,衬着深棕的琴弦,白玉一般无瑕美好。她微微凝眉望来,轻易便能攫夺观画之人全部心神与呼吸。
皇叔必定是爱惨了她,方能将自己心中喷涌的炽热感情都倾注在手中的一笔一画之中,让人一眼便被画中的女子所吸引。
风天逸当年不过七八岁的年纪,按理说来,他早该将这一段记忆全部抛在脑后,可事实却是,他还记得这件事情,甚至记得一清二楚。
因为,那是风天逸有记忆以来一向对他呵护备至,百般宠溺的皇叔第一次对他大发雷霆,甚至险些动手打了他。
虽然这件事情很快以叔侄俩重归于好草草结尾,但不得不说,皇叔暴跳如雷,狰狞恐怖的面容,却深深地印刻进了风天逸的心底,让他再难忘怀。
小时候,他不经意回想起这件事的时候,总觉得委屈愤怒。然而,当他终于察觉到自己对皇叔的感情慢慢变质的时候,他才恍然发现,曾经被掩藏的委屈愤怒之下的,是怎样的惶恐与不甘!
父皇逝世,皇叔登上摄政王之位之后,他已然是大权在握,一言便可决定他人的生死荣辱;再加上他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气质。不管是出自何种因由,想要对他投怀送抱的女子,却已是多到完全无法计数。
这其中未必没有比南茵梦美的,也未必没有比她更富才华,更娴静温柔的女子,可她们之中,从未有一人,能够让皇叔展颜微笑,温柔相待,相反,自始至终,他都单孑独立,坐怀不乱。
他沉默地高踞在摄政王座之上,冷眼旁观着众多女子花样百出的精彩“演出”,却从不真正走进,只攥着手中的大权,一人孤寂地走过十多个春秋,却始终初心不改。
几年前,朝堂初定,南羽都终于成了皇叔的“一言堂”。毫不在意他人的目光,他一意孤行,坚决要追封南茵梦为摄政王妃。满朝文武们尽皆议论纷纷,疑惑不解,唯有他心中平静,不起波澜。该来的,终归还是来了!
他早就明白,皇叔不可能放任已然逝去的南茵梦渐渐为后人所遗忘,他要让所有人都记得,南茵梦是他的妻,是南羽都摄政王唯一的王妃!
一曲茵梦,缠绵悱恻,情深几许,自他有记忆开始,皇叔便从未掩饰过对它地深爱,或者说,对于与这首琴曲同名的那个人的深爱与绵绵不绝的相思之意。
他爱听别人弹奏它,闲暇之余,拨弄琴弦之时,每每弹奏的也都是它。而那把由南茵梦相赠的碧桐古琴,也被他珍而重之地放置于宣勤殿中,不许任何人触碰。
那一段逝去的感情,深深藏匿于皇叔心中,不仅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淡化,反而如同酿造的美酒一般,愈久愈香。
这明明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啊!
可他为什么还是心怀不甘,甚至口出狂言呢?
他究竟是为什么,直到此时此刻,却还心存侥幸呢?
他本该是高傲的,尊贵的,目无下尘的羽皇,而不是如今这般卑微到尘埃之中的人啊!
风天逸单手捂住脸,却仍有滚烫的泪水不断透过指缝流淌出来,很快便打湿了身前一小块冰冷的地板。
这不行…他曾经发过誓的,要永远都不再流泪,尤其是为了风刃而流泪的。
过往的每一次,他都不曾背弃过自己许下的誓言。
可是为什么,这一次,夺眶而出的泪水却还是怎样都止不住呢?

下一章
他曾经爱着皇叔的专情,却没能想到,最后阻隔在他们之间的最大障碍,偏偏就是这一点。

评论(13)
热度(5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