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直至回到宣勤殿,风刃脚下的步伐方才渐渐慢了下来。
缓步走到案桌后坐下,借着昏暗的灯光,他细细打量着正在渗血的手掌。
不得不承认,这么些年了,他一直未能忘掉茵梦。
多年之前,南羽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风刃与南茵梦乃是这世上最令人称羡的神仙眷侣?
但唯有他和南茵梦心知,佳人有心,才子无意。
纵使南茵梦温柔体贴,美貌善良,博览群书,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好女人;
纵使这般好的女子一心倾慕于他,任他百般拒绝仍初心不改;
可他还是没办法爱上她。
他待她如珍如宝,愿意为她付出一切,与她亲密无间,却始终谨守着兄妹之分,从未有半点逾距。
然而南茵梦却不肯放弃,求着皇兄下了赐婚的圣旨。
圣旨一下,纵使他暴跳如雷,纵使他心有不甘,终究还是成了她的夫君。
他因此渐渐远离了她,将她挪到离他最远的院子之中,再不愿见她一面。
心爱之人的漠视与怨恨,终究耗尽了她的心力。不过区区三载,她便香消玉殒,溘然长逝。
直到最后,他也还是不爱她,却终究,于心有愧。
风刃闭了闭眼睛,他又想起了他和南茵梦最后一次的见面。
昔日温婉美丽的女子已然骨瘦如柴,唯有一双深蓝的瞳眸依然明亮慑人。
“你终于来了。”她强撑着坐起身来,一瞬不瞬近乎贪婪地注视着他。
风刃默不作声地站在她床边,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
“不必开口。”她笑了笑,苍白消瘦的面颊之上依稀还有几分过去的影子,“反正我们见面的时候,总是我在说话。这最后一次见面,也由我来开口吧!”
“你…”他张了张唇,却无话可说,只得再次沉默下来。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南羽都的皇宫。”她微笑起来,“你坐在亭子下弹琴,看也不看我一眼。我却一念入魔,再逃脱不开你的囚笼。”
“我知道,你不爱我。”她顿了顿,继续说道,“甚至于,你恨我。你恨我私自去找陛下,求他赐婚,让你再不得自由。”
风刃垂下眼帘,没有言语,只静静地听她说话。
“可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她断断续续地咳嗽了好久,方才又继续说了下去,“起码这样的话,你能真正地看着我,而非仅仅只把我当作空气。”
“你不知道,”她眼神悠远,似乎陷入了无比深沉的回忆之中,“除了陛下和皇后娘娘,你看着其他人的时候,眼神都是冷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便是后来与我渐渐走近,你看着我的眼神,也还是冷的。”她突地再次笑了起来,“刚开始的时候,我几乎以为你是没有心的。可我后来才知道,你是有心的,只是你的心太小太小,小到只能装的下区区几个人。那时候我就在想,要是谁能走进你的心里,必然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她叹了一口气,“我曾经尝试过,却没能成功。想要走进你的心里,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为什么,”她看向风刃,眸中是满满的不解,“为什么你看不到我呢?为什么你不爱我呢?”
“抱歉。”风刃抿紧了嘴唇,低声说道。
“不,这不是你的错。”南茵梦这般说着,却有泪水自眼眶滑落下来,“错的是我,是我不够好,没能让你爱上我!”
“你很好。”沉默了许久,风刃方才干巴巴地开口,“是我不好。”
“过去,我总是一遍又一遍地想,你究竟会爱上什么样的人呢?”南茵梦喃喃自语,“是可爱的;活泼的;开朗的;大方的;还是俏皮的?可我想了许久许久,却还是没有答案。”她的眼神里带了一丝浅浅的笑意,“我实在想象不到,像你这般风流倜傥的君子,全心全意爱上另一个人,为她付出一切的样子。”她眨了眨眼,继续说道,“你是理智重于感情的人,便是你爱上了另一个人,怕也终究会吝于自己地付出的吧!”
“或许吧!”风刃叹了口气,平静地说道。
“可你终究会后悔的。”南茵梦的话语里终于带了一丝颤抖,“有些东西,如果你不去追逐它,而是选择漠视的话,那终有一日,你会后悔自己昔日的无动于衷。”她伸手拽住了风刃的袍角,“没有人会一直停在原地等你,我也是。”她湛蓝的瞳眸熠熠生辉,“我放弃了,风刃。想要得到你的爱,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茵梦…”风刃缓缓开口,语气之中竟带了一丝抽噎。
“这一次,我没有赢,可我也没有输!”南茵梦激动地说着,脸色愈发苍白了,“哪怕你从来没有爱过我,可百年之后,所有人都会记得,你是我的夫君。”
风刃沉默不语。
“此生此世,你都会记得我,记得南茵梦这个人!”南茵梦这般说着,眼眸明亮宛如朝阳,“你再也不会忘记我!”
话音未落,拽着他袍角的手缓缓松开,一代佳人终究香消玉殒。
猛地将案桌之上的东西尽数扫落在地,风刃苦笑出声。
南茵梦,你果然还是赢了,我真的再也忘不了你!

 

我改了一下文
你们觉得,是过几章易茯苓便撺掇风天逸去表白比较好还是等到皇叔的真实面目显露出来风天逸再去表白比较好?

评论(27)
热度(53)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