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昀】 梦之交际 第十二章

【all昀】 梦之交际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风天逸场合04
❝不,不要!不要!❞眼看着菁英会的成员已然抓紧了他的双手,就要将他拖出风烟渡,疲惫不堪的羽还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用力挣开了他们地束缚,膝行向前挪了几步,最终狼狈地扑倒在风天逸身前,❝我说实话!我说实话!❞
风天逸微微俯下身来,悠然自得地等待羽还真的实话。
❝因为…因为羽家已经没落,没有人瞧得起我。我若不出息,我娘也会一辈子被人欺负。❞他说着,抬起了那双被泪水浸湿的湛蓝瞳眸,无比恳切而又信任地望向风天逸,❝请陛下给我一次机会。❞
风天逸突然觉得,眼前正小心翼翼望着他的,不是羽还真,而是一只可怜巴巴的幼犬。他终于提起了几分兴致,掐着羽还真的下巴让他昂起头来,意味深长地说道,❝羽皇的机会,可不是随便给的。❞
❝只要陛下肯答应,我什么都愿意为陛下做。❞听到风天逸的话,羽还真简直喜出望外。他毫不犹豫地开口无比急切地回答道。脸上那副呆呆笨笨的表情让他看上去更像一只幼犬了。
❝是吗?❞松开手,风天逸突然之间兴致全无,❝那就看你的表现好了。❞他敷衍地说完,便倦倦地挥手示意羽还真离开这里,心中却闷闷不乐。
为什么这世上,总有人能轻易给出他实际上并不能做得到的承诺呢?
他想起年幼之时,他不知道因着什么嚎啕大哭,无论谁劝谁哄,他都始终不肯停下自己的哭泣。
直到最后皇叔赶到,张开紫金色的巨大双翼抱着他在天空之中绕着南羽都飞了一整圈,他方才肯停下来。
那时候的皇叔还很年轻,他郑重其事地对他发誓,他要让他此生此世都不再落泪,要让他永远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地活下去。
那时候的誓言有多么美丽动听,之后的伤害就有多么深刻痛苦。
时至今日,风天逸也还记得那一夜微风拂过之时轻纱一般柔软的触感;记得皇叔仿佛漾着漫天星辰一般灿烂的瞳眸;记得他身后华美辉煌的恍若梦境一般的紫金色羽翼;记得深夜之中南羽都星星点点,恍若银河一般明亮的灯火…
然而,时过境迁,皇叔再也不复往日温文尔雅,谦谦君子地模样,而是成了南羽都大权在握的摄政王。
而那个曾经许诺过再不会让他流泪的人,终也成了他每次痛苦悲伤的罪魁祸首。
那个儿戏一般美丽梦幻的誓言,怕是早已被皇叔抛到脑后,只有曾经的他始终傻傻地相信着这句话,直至最后遍体鳞伤,痛不欲生的时候,方才终于醒悟过来:人是会变得,而有些话,也是永远都不能相信,只能遗忘的。
因为经历过,所以他实在是太过于清楚,一旦交托的信任被辜负,所造成的伤害会有多大。
你越相信一个人,当他背叛你,与你对立的时候,你就越危险,你的心,也会越受伤。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唐山海他们,就连已经跟随了他多年的向从灵四人,他也仅仅只能吝啬地付出一半的信任。
风天逸微微勾唇,自嘲一笑。
他忍不住再一次想起了羽还真那张蠢笨稚嫩的脸颊,以及他过于轻率天真地许诺。
眼下,羽还真或许是真心实意想要那么做的,就如当日的皇叔真的不想再让他悲伤哭泣一样。
然而,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术师,它能轻易将一个人雕琢地面目全非。
等到日后遇到更多的人和事,羽还真真正成长起来,变得炙手可热的时候,他难道不会改变吗?他真的还会遵守眼下随口说出的承诺吗?他真的还会像现在这般全心全意地感激他吗?他又真的,不会觉得是风天逸束缚了他的发展吗?
风天逸不想去赌,也懒得再去赌一次——有些伤害,受过一次便已足够,没必要再去尝试第二次。
在他过往的人生之中,除了唐山海他们之外,他只将信任完全交托给过一个人——也就是现在的摄政王。
而这么多年了,带给他最大伤害的,却也正好是他。
来自至亲至爱之人的利刃,方才是这世上最伤人的武器。
在此之后,他再也不愿意完全信任任何一个人——于他而言,这实在是一件太过危险,太过惊悚的事情。
若非梦境之中唐山海他们地存在,恐怕现今的他再也不愿意靠近任何一个人,也再不会接受任何一个人。这世上的所有人在他眼中,无非两种,一种是可用的,需要暂时留下的;另一种是不可用的,需要除掉的。他会成为真真正正的孤家寡人。
但幸好,唐山海他们出现了,他们默不作声地陪伴着他,一如他陪伴着他们一样。
他们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往后的日子还很长很长,而他们之间,也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下一章,秦明场合
不管当初他们为什么能够在梦境之中相遇,他都觉得,这次阴差阳错地相遇,是他人生之中最大的幸运。

评论(7)
热度(64)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