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这宫里,有何处是我去不得的?❞心如刀绞,风刃面上却仍是往日冷淡傲然的模样,❝你该称呼我皇叔。❞
似是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风天逸扯出了一个干巴巴的笑容,❝不敢。❞话虽这么说,可他冰冷的蓝眸之中,却并没有丝毫怯弱。❝侄儿怎么敢那么亲近地称呼您呢?对您如此不敬的话,怕是不久之后我便要前去九泉之下与我的父皇母后相会了!❞
❝我倒不知道,堂堂羽皇陛下,居然还有不敢做的事情!❞风刃怒极反笑,❝你不是一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丝毫不顾及羽族的颜面吗?❞他说着,冷冷地扫视了一眼正处于呆滞之中的易茯苓,❝为了一个区区人族女子,居然胆大妄为到去劫法场,哼!❞
❝谁让她是我喜欢的人呢?❞风天逸笑容灿烂而温柔,❝为了她,侄儿愿意做任何事!❞
❝你这是将南羽都至于何地!❞风刃恨恨地甩了一下宽大的袍袖,棕色的瞳眸之中满是阴翳,❝你可还记得,你是羽族唯一的羽皇陛下?❞
❝有皇叔在,❞风天逸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了,❝南羽都有没有我这个羽皇不都无所谓吗?❞他的语气轻柔无比,却让人无端地脊背发凉,❝我这么些年身处星辰阁,皇叔不也将南羽都政事打理地井井有条吗?❞
❝你…❞风刃难得的被风天逸堵的无话可说,他蹙起眉头,正要开口,却被易茯苓清亮的嗓音打断了接下来的话语。
❝等等,摄政王?❞易茯苓终于从一系列复杂的真相之中回过神来,一瞬不瞬地注视着风刃,她一脸的难以置信,❝他…他是摄政王?开什么玩笑,他不是琴师吗?❞
❝没人规定,摄政王不可以弹琴。❞风刃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对她打断他和天逸之间的谈话感到不悦。但内心深处,他却悄然松了一口气,若非刚刚易茯苓恰巧打断了他未竟的话语,恐怕此时此刻他和天逸之间会闹得更僵了——虽然他想要熬鹰,但他并不想让天逸太过于恨他。哪怕他心里早就清楚,过往一系列的事情,早就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再无法挽回了。
❝摄政王想要装成琴师,又有谁敢有异议呢?❞风刃想要熄火,但风天逸心中却怒火正炽,他毫不犹豫地出声呛了回去。
❝本王没有装!❞风刃眉头紧蹙,瞳眸中笼着的那层阴翳愈发浓重了,❝本王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是个琴师!❞
❝那摄政王来找我带回来的人做什么?❞风天逸盯视着风刃,蓝色的瞳眸之中燃烧着炽烈的火焰,❝哦我忘了,❞他的语气愈发轻柔起来,如同毒蛇徐徐吐出的舌信,❝摄政王的王妃已然逝去多年了…❞
风刃心中猛地一痛,早逝的王妃茵梦一直是他心中的逆鳞,这么多年就连裴钰也不敢在他面前提起她的存在。若非眼前之人不是风天逸,他必然死无葬身之地!但就算如此,他也终于忍无可忍,❝闭嘴!❞
❝你果然还念着她…❞毋庸置疑,风刃恼羞成怒的表现成功地让风天逸误解了,他以为风刃至今都还爱着她,还没能放下她…这让他心中熊熊燃烧着的怒火愈发炽烈了,几乎完全丧失了所有理智,他毫不犹豫地开口,❝可她已经死了!早在数年前便已然香消玉殒,再也不复存在了!便是你还想着她,还念着她,她也…❞
❝啪❞的一声,感受着脸颊之上烈火烧灼一般剧烈地疼痛,风天逸漫不经心地伸出手来,抚了抚通红的面容,眉宇之间一片冷然,❝你打我?❞
风刃眸中闪过一抹隐藏地极深的痛楚,刚刚挥出去的手受惊了一般蜷缩回宽大的袍袖之中,紧盯着风天逸脸上鲜明的五指印,淡色的唇蠕动了几下,却终究没能开口。
他怎么也没能想到,最先动手伤害风天逸的人居然会是他自己。
他从来都不曾想象地到,他会真的出手伤害天逸。
这么些年,为了煎熬天逸这只雏鹰,他不是没有放任过别人出手伤害他,却从来都谨慎地将伤害控制在一个限定的范围之内,让事态不至于过于严重。
而他自己,却是从来不敢出手的。他所能做出的最大伤害,也不过是假装无视别人对于天逸的伤害,对天逸冷嘲热讽罢了。
可他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他会真的出手打他。
心中的痛苦宛若汹涌起伏的波涛一般,一波一波绵延不绝。
袖中的手不知何时已紧攥成拳,指甲深深嵌入掌心,有鲜血不断滑落,但风刃却浑然未觉。
他只一瞬不瞬地盯视着风天逸脸上红肿的指印,再无法移开目光。
他多想伸出手来,轻抚一下天逸脸上红肿的五指印;
他多想张开口来,对天逸说一声抱歉,乞求他的原谅;
可皇兄临终之前的嘱托与他的誓言再度在他脑海之中浮现。
用力闭了闭眼,风刃极为勉强地勾起唇角,露出一个与往日面对天逸之时别无二致的讥讽笑容。
❝本王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插手!❞他微微垂眸,不再去看天逸脸上愈发显眼的红色指印,转身毫不犹豫地离开了青荇堂。
他不知道,他匆匆离去的姿态,像极了
被饿虎追逐之人无比狼狈而又仓皇地逃窜。

下一章,皇叔专场
让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皇叔讲那过去的故事
南茵梦,你果然还是赢了!

评论(8)
热度(52)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