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说不过你。❞易茯苓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这也终究是你们羽族的事情,和我这个快要回霜城的人族没多大关系。❞她这么说着,忍不住再度伤感起来。
❝你要离开了?❞风刃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为什么?在南羽都皇宫里居住,难道不好吗?❞
他自然是想要易茯苓离开的,因为天逸望着她的眸光,总带着一丝浅浅的柔软——那是只有真正走进他心里的人才有的待遇。接下来的权力倾轧之中,若是雪凛拿捏住了她,也就相当于有了天逸的把柄,这绝非一件好事。
但与此同时,他内心深处却又有些矛盾地不想让她离开。他与天逸隔阂日深,纵使相见二人之间除了夹枪带棒的话语之外,竟再无话可说。想要窥到他冰冷面具之下隐藏的丝丝柔软更是难上加难。
若易茯苓留在南羽都,虽然她的存在对于天逸地争权夺利起不到丝毫作用,但有她在,天逸总还是有个能够一起说话,一起玩乐的人,而非自始至终孤身一人。
向从灵他们虽然陪伴了他数十年的漫长时光,但他们终究与天逸有着身份之别。有些事情,是天逸无论如何都不能说与他们听的。
风刃这般想着,忍不住心中一痛。
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他想要捧在手心细细呵护的人,离他愈来愈远了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曾经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天逸,眼中心中剩下的只有仇恨了呢?
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连安慰深陷悲伤之中的天逸的资格,都不再有了呢?
风刃啊风刃,你真是可怜又可笑!
易茯苓并没有注意到风刃脸上复杂难辨的表情,事实上,她正沉浸于自己惆怅的思绪之中,❝在这里生活当然很开心。❞她脸上带了一丝忧色,❝但这里终究不是我的家。我又有何理由一直留在这里呢?❞她的话语之中带了一丝隐隐的悲痛之意,❝留在这里,我非但帮不了风天逸,反而还会连累他。更何况,❞她的眼眶悄悄红了,❝爹爹尸骨未寒,我总要替他报仇的。❞
❝如果你留下的话,天…陛下会很开心的。❞风刃轻抚着那根断了的琴弦,低声说道。
❝开不开心不算什么,能够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出口的话语有着些微的颤抖,易茯苓的态度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决,❝我虽然不曾经历过,却也知晓,皇室的权力倾轧必定是我难以想象的凶险诡谲。风天逸已经帮了我那么多,甚至多次因着我身处险境,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再留在南羽都拖累他了。❞
❝或许你能帮助他呢!❞风刃有些违心地劝道,❝摄政王好音律,在这宫中连他亦要给我三分薄面。❞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与姑娘甚是投缘,不如卖个人情给你。过几日便是摄政王的寿辰,‘茵梦’之曲乃是他的最爱。你若能在他生辰宴上弹奏此曲,令他高兴,什么要求他都能答应你。❞
❝你未免有些太天真了,❞易茯苓摇了摇头,❝便是他再爱音乐,会被他放在第一位的终究是权势。❞她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刻骨的哀婉与悲伤,❝风天逸乃是他留存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如今不也被他逼得退无可退?❞
❝是吗?❞沉默了许久许久,风刃方才意味不明地开口。
在他人眼中,他竟已是将天逸逼到了如此地步了吗?就连来这里尚没有多久的易茯苓,都已经知晓了天逸的艰难处境?
❝当然。❞易茯苓说着,漫不经心地向前走了几步,❝因着权势,摄政王必然不会答应我的请求的。❞她叹息了一声,❝一头恶狼,又怎会因为人类地苦苦哀求,而放弃吃肉呢?❞
风刃眯起眼睛,抬头看了她一眼,却被她耳后淡紫色的花朵印记夺去了全部心神。那…是什么?
他不动声色地站起身来,向着易茯苓走去,语气轻柔而危险,❝你这是把摄政王比成了一头恶狼?❞棕色的瞳眸再度从她耳后扫过,❝你不怕我去找摄政王告密,让他惩罚你吗?❞
❝无所谓,❞易茯苓耸了耸肩,❝便是他知道又如何,难道权势滔天的摄政王还会因着几句坏话便来为难我这么一个弱质女流吗?❞她说着,抿了抿唇,❝再说了,我明日一早就会离开南羽都,不再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摄政王的心胸有如此宽广呢?❞风刃俯视着易茯苓,眸色深沉。那片紫色的花朵印记,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天逸怎能放她离开南羽都?他难道不想要自己的双翼了吗?
❝摄政王,你怎么会在这里?❞风天逸快步走了进来,俊美的面容上一片寒凉,毫不犹豫地将易茯苓拽到身后挡住,他目不转睛地盯视着风刃,墨蓝的瞳眸之中似有波涛翻涌。

下一章,叔侄修罗场
风天逸:❝你打我?❞

评论(2)
热度(5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