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你没事吧?❞易茯苓磨磨蹭蹭地走近,有些担忧地问道。
❝你听出了什么?❞风刃眼眸低垂,轻声问道。他苍白的面容隐在阴影之中,令人看不真切。
易茯苓闭了闭眼,沉默了一会儿,方才缓缓开口,❝我听到了一个故事。❞
❝说。❞风刃冷冷地覷了她一眼。
❝有人豢养了一只雏鹰,待他如珍如宝,恨不得将它捧在掌心,含在嘴里,精心照料。但是雏鹰终要历经磨难方能顺利成长,飞翔。他左右为难,既想要放手,任风雨磨砺它,让它得以展翼,翱翔九天之上;却又于心不忍,不愿放手,而想一辈子将它掬于掌心,片刻不离。❞
风刃眼神微动,语气艰涩,❝那你觉得,他该如何选择?❞
❝你的心中,已然有了答案。❞易茯苓摇了摇头,叹息着轻声说,❝便是我回答了你,你也不会同意我的选择的。❞琴音最后,那人终究下定了决心,决然放手,任由雏鹰历经风雨磨砺,冷眼旁观,直至它成长为羽翼丰满,神骏矫健的雄鹰。
她不由得想起了风天逸,他也是这般历经风雨磨砺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只是…她再度叹了一口气,❝值得吗?❞她的眼神之中带了些许的惘然,❝伤害既已造成,便是最后结痂愈合,也再回不到最初的完美无瑕了。正如羽翼丰满的雄鹰,再也不会回到那人身边。❞
❝谁知道呢?❞风刃这般说着,信手拨弄了一下琴弦,紧绷的琴弦骤然绷断,划伤了他的手指。他一时怔然,痴痴地注视着修长手指上飞溅开来的血珠,久久不语。
他知道,虽然从未说出口,虽然自己心中一直怀有期冀,但他自己却早已明白,逝去地永远都再不会回来。而那个人,也只会离他愈来愈远,不可能停留在原地等他。
这本是他一心希望的,此时此刻却让他心如刀绞。
❝但我觉得,❞易茯苓说着,伸手理了理垂落下来的长发,❝他一定会后悔的。❞
❝为何?❞风刃扬眉,疑惑地问道。
❝因为他那么珍爱那只雏鹰,却狠狠地伤害、背弃了它。❞易茯苓有些忧伤地说道,❝雏鹰就算最终原谅了他,可那些痛苦悲伤都是作不了假的。他们再也回不到最初的亲密无间了。❞
❝是吗?❞风刃浓密的睫羽微微颤动着,沉默了许久方才懒懒开口。
❝我也只是随口一说。❞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易茯苓讪讪地笑道,❝雏鹰最后能够原谅这些也说不定呢!❞她挠了挠粉嘟嘟的脸颊,❝对了!这首曲子叫什么啊?❞
❝天…还没来得及取。❞风刃险些将那个一直藏在心间的名字脱口而出,却幸而及时反应了过来,❝姑且叫他‘无名’吧!❞
❝好简单的名字啊!❞易茯苓叹了口气。❝你该认真地想个名字比较好。❞
❝这首曲子如何?❞风刃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索性开口问道。
❝不好!❞出乎意料之外的,易茯苓无比果断地回答道。
❝为什么?❞风刃有些不解。
❝这首曲子,未免有些太过了。❞她歪了歪头,❝若是想要让雏鹰成长起来,并不单单只有这两种过于极端的方法。❞
❝哦?❞风刃抬头看了她一眼,上扬的语调说不出的意味深长。
易茯苓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几步,无端地觉得眼前之人有些可怕。
❝说说看。❞风刃低下头去,语气轻柔。仿佛刚刚危险的感觉仅仅只是她的错觉。
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易茯苓觉得自己刚刚可能是感觉错了,她沉吟了一会,缓缓开口,❝虽然风雨磨砺是雏鹰成长必不可免的,但是那人没必要离开雏鹰,甚至暗自戕害它。❞她蹙了蹙眉,❝他完全可以在暴风雨来临时,陪伴在它身边,予它以鼓励与支持。❞她说着,忍不住停顿了一下,方才再度开口,语气哀婉,❝有时候,真正令人成长起来的,不单单只有风雨地磨砺,更多的,是来自于他人的爱。❞
❝可如果那人一直陪在它身边,他又怎么舍得它受伤?❞风刃嗤笑了一声,冷冷回答。
易茯苓终究还是太过天真,难道他不想对天逸好吗?
问题是,只要他靠近天逸,他就再没办法对天逸的遭遇冷眼旁观,眼睁睁地看着他受伤流血了。
他会忍不住出手,对付任何一个伤害或者试图伤害天逸的人,将一切雨雪风霜,都隔离在天逸之外,让他永远如此快乐而又幸福地活着。
那样的话,天逸又要如何成长起来呢?
天逸生而残疾,又身处高位,明枪暗箭防不胜防。若他自己不强大起来,保护好自己,又有谁能够密不透风地护住他呢?
而他所能做的,无非是将天逸所受的伤害控制在一个较小的范围之内,既能磨砺他,让他得以成长,又能避免天逸受到的伤害过于严重。
眼前这般严峻的情况,已是他所能维持地最好的境况了。

下一章,风天逸出场。
摄政王,你怎么会在这里?

评论(8)
热度(47)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