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易茯苓回到青荇堂的时候,意外地发现已经有人在那里等着她了。
❝是你?❞她有些疑惑地停下脚步,开口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等你许久了。❞风刃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来。易茯苓这才发现他罕见地穿了一身暗红色袍服,袍服之上弯弯绕绕的花纹如同藤蔓一般肆意延伸,领口开的极低,露出了一小块美玉般无瑕洁白的肌肤。心中的情绪波动地太过激烈,以至于就算他竭力掩饰,眉梢眼角处,还是有丝丝缕缕的悲伤蔓延开来。
❝你怎么了?❞易茯苓犹豫了一下,向着他的方向走了几步。
❝要听琴吗?❞避而不答,风刃抚了抚手中的古琴,开口问道。
❝嗯。❞虽然仍不知道今夜风刃为何表现的如此怪异,但易茯苓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亲近到足以倾吐彼此心事的地步。而她唯一能为他做的,也就只有坐下来听他弹奏一曲了。
看着易茯苓跪坐在长桌之后,风刃将手中的琴小心翼翼地搁置在琴台之上,理了理华美的袍尾,径直坐下。修长的手指搭在了琴弦之上。他垂眸沉思了一会儿,方才开始拨动掌下柔韧的琴弦。
他所弹得曲子,是易茯苓从未听过的,但其中饱含着的悲伤,落寞,不舍,痛苦,无奈与欣喜交织而成的复杂情感,却让她心中猛地一痛,再忍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一直活得简简单单的她并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心中会有如此复杂多变的情绪,却很难不被它所感染。
她情不自禁地想起来对她若即若离的白庭君;想起一直将她捧在手心的爹爹;想起法场之上白庭君毫不留情的那一箭;想起她和风天逸即将面临地离别…
为什么这世上,总有那么多的无奈与痛苦呢?
又为什么,快乐总那么短暂,悲伤与痛苦却长存心间呢?
风刃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而是全身心地投入进了他所弹奏的这首曲子之中。他本是习惯了隐忍与伪装的男子,此时此刻,却全然掩饰不了自己胸腔之中激荡的情绪,棕色的深沉瞳眸之中已有泪光闪现。
他又想起了风天逸——这份绵延了许久的思念,自皇兄去世,他大权在握,背离天逸的初始,便再未断绝过一分半秒。
多少次,他与天逸相对而立,口中吐出刀剑一般锋利冰冷的话语,心中却同样为他所说的话刺伤。
他自始至终,他都用漫不经心,嚣张跋扈的模样来应对天逸的愤怒,失望,悲伤,抑或者是隐隐的期冀。
但最后,期冀消失,悲伤渐淡,失望消弭,只有怒火愈发炽烈,痛苦愈发深厚,距离愈来愈远。
是他一步步将天逸推地愈来愈远,自然这最后的苦果也要由他自己亲自来承担。
风刃从未告诉过任何一个人,他不想继续戴着摄政王的面具,他不想大权在握,他也不想远离天逸。
他想要将天逸搂在怀里,捧在手心,用最最炽热与坚定的爱来告诉天逸,从未有哪怕一刻,他曾经背弃过他。
可他不能靠近。
风刃知道,他如今能强撑着煎熬那只尚且稚嫩的苍鹰,不过是因为他们之间永远隔着一段距离,一段看似难以逾越,实则只要稍稍迈上一步,便能到达的距离。
可只要靠近一次,他就会如同瘾君子一样,再也维持不了独属于摄政王冰冷无情的面具,再无不忍心继续接下来的行动,再也无法放开自己的双手。
他不能这么做。
皇兄的殷殷嘱托尚且仿如昨日,他又怎能令他失望?
更何况,他终究比天逸年长,有朝一日,他与世长辞,天逸又要由何人来保护呢?
只有一个人手中有武器,他方才能够保护好自己,不让自己受伤。
他既然没办法陪着这只苍鹰老去,便只有煎熬他,磨砺他,以痛苦为代价送他翱翔于九天之上。
这本该是早就计划好的事情,可他终究……心怀贪欲。
他不想天逸恨他,不想天逸离他太远,不想天逸永远都不原谅他——他明明知道,伤害已然形成,除非时光倒流,否则伤害永不泯灭。
他既想要天逸幸福,却又矛盾地希望天逸的幸福不是由其他人所给予。
他想起雪飞霜明里暗里,毫不掩饰的炽烈情意;想起向从灵一直痴痴追随着天逸,从未移开的目光;也想起,天逸哭泣,易茯苓紧紧握着他的手予他力量,而他却仅仅只能停在门外,不得靠近一步…
时至今日,天逸身边,可还有他的一个位置?
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汹涌的情绪作用下,他停下了手下的动作。
琴声骤停。
风刃突然勾起唇角,露出了一个比哭泣还要难看上许多的笑容。
原来,他终究还是舍不得…

下一章,我们来听易姑娘解读琴声背后的故事
羽翼丰满的雄鹰,再也不会回到那人身边。

评论(39)
热度(47)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