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白庭君像个木偶一样呆呆地坐在山崖下一块嶙峋的巨石之上,一动也不动。
天空是深蓝的近乎漆黑的颜色,一勾残月斜斜地挂在天上,放射出格外惨淡的白色光辉。那些白天看起来生机勃勃的草木都染了一层浓重的黑色,像是话本里的精怪鬼魅一般张扬着自己的爪牙。
这是格外寂静凄清的一个夜晚,除了丛生的草木之中夜枭凄厉地嘶嚎,以及冷风拂过树木簌簌的声响,白庭君几乎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掌心的玉佩已然冰冷彻骨,除了它特殊的颜色与外形,几乎没人能看得出它便是那个令无数人族羽族拼命争夺的星流花佩中的阳佩。
几个时辰前,他还在想尽一切办法去寻找星流花佩中的阳佩,然而天意弄人,不过是短短的几个时辰,他一直苦苦追寻的东西便落入了他的怀中——没有想象之中的欣喜若狂,相反,他现在的感情太过复杂,连自己都无法分辨得清。
他是得到了竭力寻找的星流花佩,可他却失去了那个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人——彼岸花。
他闭上眼睛,仿佛又回到了与彼岸花对峙的那个白天。
高耸入云的悬崖之上,彼岸花缓缓地褪去了白色的衣裳,露出带着殷红胎记的赤裸后背——那块胎记呈现出一朵半开的鲜花形状,印在她白皙如玉的后背之上,妖媚而又危险。
他慌忙别开眼,不再去看,❝你这是做什么?❞
❝灯灭影生,泪融朱砂,飞花入泥,一线天际。❞彼岸花穿上衣裳,转身面对着白庭君,❝这里是你曾经救了我的地方。你不知道的是,这座悬崖还有一个名字——一线天。❞她沉默了一会儿,方才一字一顿,无比缓慢地继续开口,❝而我背上的胎记,正是彼岸花。❞
❝这里与星流花佩的阳佩有关?❞白庭君喜出望外地问道。
❝是的。❞彼岸花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他,语气轻柔而哀婉。
❝真的吗?❞突如其来的惊喜蒙蔽了白庭君的理智,也让他忽略了彼岸花的反常。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彼岸花叹了一口气。罢了,他的心中,终究只有易茯苓一个人。可为什么,她明明知道地一清二楚,却还是心有不甘呢?❝若你还记得泪融朱砂的含义,那么一切问题,早就找到答案了。❞
❝你什么意思?❞白庭君倏地抬眸望向彼岸花。她想起刚刚彼岸花的话语,想起名为一线天的悬崖,想起她背后殷红如血的花朵,急急摇头。不,不会是这样的!这一切怎么可能?
❝你还不明白吗?❞彼岸花眸中隐隐有泪光闪现,从怀中掏出匕首递到白庭君面前,她继续说了下去,❝只要你一刀下去,你便能得到星流花佩的阳佩了!❞
❝不,不可能!❞毫不犹豫地避开了她手中闪烁着寒芒的匕首,白庭君踉踉跄跄地退后了几步,❝我不相信!❞
❝我已经找天机门的人求证过了。❞彼岸花眼神殷切地注视着白庭君,语气哀伤,❝我和易姑娘,在命盘的两端遥遥相望,我生她死,她生我死。❞说到最后,她的声音之中已隐隐带了些许的抽噎。
公子,此时此地,此情此景,你会选择谁呢?
她垂下眼帘,心中是出乎意料的平静与坦然。
从一开始她就清楚,他不爱她,他心中有的那个人是易茯苓——而她也确实是个好姑娘,善良天真,俏皮可爱。
可她不甘心,她自认自己并不输于易茯苓一丝半毫。可为什么,白庭君眼中心中所看到的,都仅仅只有易茯苓一个呢?
她已受够了白庭君对于易茯苓的特殊,她不想再像之前那样浑浑噩噩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她爱他。她也明白,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放下她对他的爱。
可这段感情,终究苦涩多过甜蜜。
既如此,不如最后豪赌一场。
若她胜,她就能得到她想要的那个人;若她败了,她也会在他心中留下不灭的印记,让他再也忘不了她。
白庭君怔怔地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作。
彼岸花拽过他冰冷的手掌,将匕首放在了他的手心之上,替他合上了无力的手掌。接着闭上了眼睛,引颈受戮。
呆呆地凝视着手中闪烁着寒芒的匕首,白庭君沉默了一会,❝不,不行!我不能这么做!❞话音未落,他已毫不犹豫地扔出了手中的匕首。
❝心慈手软终将一事无成,❞彼岸花睁开眼睛,叹了口气,❝你只有硬起心肠方能得偿所愿啊!❞
❝不,❞白庭君态度坚决,❝我不能为了自己的事情牺牲你!❞
彼岸花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就是因着这种傻傻地正直,当初她方才会爱上他啊!他不忍心去做的事情,就交由她来吧!她这么想着,毫不犹豫地纵身跳下了悬崖。
寒风凛冽,听着崖上白庭君野兽一般凄厉地嘶嚎,她笑了起来。
这一世,她终究没有爱错人。
但求此生此世,白庭君再不会忘记她。
掌心的玉佩愈发冰冷了,白庭君反复抚摸着掌中的玉佩,仿佛再一次见到了彼岸花。
初遇之时,满身狼狈的她;生病之时,一脸担忧的她;星辰阁中,眸光忧郁的她;水月刑之时,惊惶失措的她……
白庭君单手捂住脸,却仍有冰冷的泪水透过指缝不住地流淌出来。
时至今日,他已经弄不清做这一切究竟值不值得了,但他也只能继续走下去,方才不会辜负彼岸花她们为他所做的牺牲。

下一章,南风与易茯苓

评论(4)
热度(39)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