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丫头,❞风天逸下意识地向前一步,挡在了易茯苓身前,头也不回地开口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他冰冷的声音里藏着一丝格外隐晦的关切,❝你是局外人,这里不关你的事!❞
❝我听说宫女说了这边的事情,特地来找你的。❞易茯苓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伸手拽了拽风天逸宽大的袍袖,❝我找到了为杜若飞举办冥空葬礼的方法。❞
❝可笑至极!❞雪凛嗤笑一声,眸中尽是轻蔑,❝区区人族,居然也敢妄言能够举办冥空葬礼!❞
易茯苓毫不畏惧的从风天逸身后走了出来,双黑的瞳眸漫不经心地从雪凛身上一扫而过,明明没有任何言语,却总能让被注视的人觉得自己被鄙视了——这还是她从风天逸那里学到的。她抬了抬下巴,❝做不做得到,可不是你说的算的。❞她看向跪在那里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的雨瞳木,❝瞳木,将若飞的骨灰绑到风筝上!❞
❝这…❞雨瞳木抬起头,眼眶红红的,他看了一眼易茯苓,有些犹豫不决。
❝照她说的做!❞风天逸斜睨了雨瞳木一眼,语气平静。他几乎在瞬间就明了了易茯苓的意思。用会飞的风筝来代替飞翔在天空中的羽人吗?这的确是个比较好的主意。
望着绑有杜若飞骨灰的风筝愈飞愈高,风天逸脸上依旧是那副平静地没有一丝波澜的模样,可易茯苓却知觉,眼下他的心情并不算好。
❝我们人族传说,如果把愿望写在风筝上,当风筝飞上天的时候,愿望便会实现。❞她转头看向风天逸,缓缓地开口说道,❝思念,也会被听到。❞
风天逸的唇动了动,却终究没有开口说话。就算思念被听到了又如何?死去的人终究死去了,再也不会回来。若非他实力太弱,若飞又怎会因他而死?
他从易茯苓手中接过剪刀,剪断了那根牵引着风筝的细线。没有了细线的约束,承载着若飞骨灰的风筝越飞越高,越飞越高,渐渐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若飞,生命是会流逝的。但是天空是人们永恒的向往。希望你,一路走好。❞
耳畔是易茯苓带着些许伤感的话语,风天逸垂下眼睫,默默地在心里送上了自己的祝福——希望他来世安稳幸福,再不必陷入残酷的权利倾轧之中。
❝谢谢。❞他低声说道——这大概是他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如此直白的开口表示感谢,但他并不后悔。这一次,若非易茯苓的存在,怕是若飞的身后之事,他也没能力办好。
❝这还是你第一次跟我说谢谢,❞易茯苓露出了一个笑容,眸中却漾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不过,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你要走了?❞风天逸猛然转过头来看向易茯苓,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敢置信。他刚刚才送走了杜若飞,接着便又要送走易茯苓了吗?
❝是的。❞易茯苓点了点头,心下不忍,她知道,眼下这般接二连三的离别,定然是会伤害到风天逸的,可她却不得不这么做。❝我这次来…本就是要向你道别的。❞她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想要回霜城了。我要弄清楚这一切事情的真相!❞
❝可是…可是白雪她还没有放弃对你地追杀,你现在回霜城定然会很危险!❞风天逸急匆匆地开口说道。可他甫一说完,便忍不住苦笑起来。说到危险,又有什么地方会比当下的南羽都皇宫更加危险呢?
眼见他二十岁展翼礼愈发临近,一向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的风刃,为了杜绝展翼礼后他接掌权位的可能,手段必定愈发狠辣残酷。
菁英会的成员都在殷切期盼着展翼礼的到来,认为在那之后,他必然能够成为名副其实的羽皇。而唯有他自己知道,他本身并无翼孔,又要如何才能顺利展翼呢?
此时此刻,他就如同舞蹈在刀尖之上,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
易茯苓若仍旧留在南羽都,必然会成为风刃对付他的工具,而眼下过于弱小的他,甚至没有能够保护她的能力。
既然他不仅保护不了她,甚至还可能为她带来危险,又何必还要强求她留下呢?
他已经失去了若飞,再不能失去易茯苓了。
回到霜城,易茯苓固然会遇到危险,但只要她隐藏得好,以霜城之大,纵是白雪身为皇帝,她若是找不到易茯苓的话,又能拿她怎样呢?
更何况,风天逸的目光从易茯苓的耳后隐秘地扫视而过。白雪已然知道易茯苓星流花神的身份,纵使抓到易茯苓,她也不敢伤害她,反而要好好地供着她。
他这么想着,轻叹了一声,❝你若是想要离开的话,便离开吧。不过,❞他伸手揉了揉她柔软的发顶,❝你须再等上一天,我还未为你饯别。❞
看到风天逸隐藏着悲伤的蓝色瞳眸,易茯苓心中纵使有着千万句拒绝的话语,却也说不出来了。她低下头,强忍住鼻尖的酸意,低声回答,❝好。❞
此时此刻,无论是风天逸,还是依依不舍的易茯苓都未曾想到,这一次离别,想要真正实现,却也并非如同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评论(9)
热度(53)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