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昀】 梦之交际 第六章

【all昀】 梦之交际 第五章

第六章
张显宗场合01
凄清冷寂的月光透过窗纱斜斜地透了过来,将床铺的一角照的雪亮。
张显宗默不作声地坐起身来,俐落地换上了深蓝色的军装,及膝的军靴以及贴合身形的长披风。
借着暗淡的月光,他对着房间里华美的水银镜整理了一下身上笔挺的军装,顺手抚平每一道明显的抑或者是不显眼地皱褶——这本不是他的习惯,于他而言,能够吃饱穿暖便已足够。但是这么多年地相处下来,纵使并不为人注目,他也终究被影响了太多太多。譬如对于生活情调地追求,譬如为人处事……
水银镜中,和着暗淡的微光,以及窗外杂乱无章的树枝,他修长的身影狰狞恐怖宛若恶鬼。
张显宗勾唇,眸色深沉,他岂不就是来自于地狱之中的恶鬼?
不同于山海身为世家幺子,得夫子训诫,得家人扶持,无忧无虑地成长;
不同于天逸虽然身为皇权傀儡,却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金尊玉贵地长大;
也不同于秦明自幼父母双亡,却得亲朋照料,好友陪伴地快乐成长。
从他还没记事之时起,他便孤身一人,跌跌撞撞,狼狈不堪地活着。及至后来有了顾玄武地陪伴,他们之间也更像主仆,而非真正的兄弟。
张显宗一直清楚,他的心中住着一只凶狠残暴,欲壑难填的野兽,它在他心中咆哮嘶吼,想要得到更多,也想要毁灭更多。
时至今日,他已是文县的总参谋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曾经遥不可及的,只要他挥挥手就有人主动奉上。
可他心头的那只野兽,却永不满足。它想要更高的地位,更大的权势…
他永远成为不了像山海那般光风霁月,坦荡磊落的君子。
他是来自地狱之中的恶鬼,对人对事都满含恶念,从不惮于用最阴暗狠毒的心思去揣度别人。
张显宗毫不怀疑,若非他们自幼相识,青梅竹马;若非他们的相识是在如此诡异的境地之中;若非他们一同经历过这么多惊心动魄的时刻…他和他们永远都成不了如今这般亲密无间的关系。
似知己,似亲人,似对手,似爱人。
他们从未在现实之中真真正正地见过彼此,也从未精准地定义过彼此间的关系,然而他们都明白,纵使日后有了相濡以沫,携手到老的妻子,他们也终究是彼此生命之中最重要的那些人。
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像他们一样,历经过彼此的绝望,陪伴过彼此的寂寞,悲伤过彼此的脆弱呢?
又有谁,能够像他们一样,让他毫无顾忌地展现自己隐藏在冰冷面具之后那张狠辣阴险,自私自利的真实面孔呢?
张显宗知道,这并不会让他们像其他人一样惊惶不安,排斥远离——他们爱他,爱他的一切——爱他的心思缜密,爱他的气宇轩昂,甚至也爱那些永不能见光的阴暗面——一如他那般真诚恳切,全心全意地爱着他们一样。
终归这世上,真正能被他放在心上的,也不过仅仅只有他们三人而已。
如果是为了他们的话,他又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去做的呢?
那些阴晦肮脏的想法,他们想象不到,就由他来替他们想好了。
一个好人可能无法理解一个坏人,但一个穷凶极恶的恶棍,却总是能轻易理解一个坏人的为人处事的。
唐山海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国家岌岌可危,随时都有被吞噬消失的风险,还会有人背弃国家,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做一个必然遗臭万年的汉奸呢?
但他却觉得,这并非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想象一下,一方面是生活艰苦,吃不饱穿不暖,随时可能掉脑袋;另一方面却是高官厚禄,美女佳人,挥手即来。同样是死,为什么不在死前痛痛快快地活着呢?
虽然,如果他和山海易地而处,他也会和他保持着同一个立场,不会成为汉奸,为保家卫国而努力拼搏。但是,他恐怕也不会像山海一样,冒着生命危险潜伏入特工总部——他终究太过自私,但这也没有什么不好。
他理了理头上的军帽,漆黑的瞳眸黑曜石般明亮慑人,眸底却潜伏着无比浓重的阴影。
他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啊!
❝参谋长?❞轻轻地叩门声响起,❝您醒了吗?❞
❝醒了。❞伸手摸了摸披风下微微凸起的轮廓,张显宗转过身来,向着门口走去。
那一钩弯月已然隐去,绯色的朝霞在天际铺展开来,宛若飞溅的鲜血。
张显宗眯起眼睛,隐去了眸中的阴翳。
眼下,对付顾玄武倒算不上什么重要的事情,他还是想想他这边有什么能对山海有所帮助吧。当然,如果能够找到些什么能帮到天逸和秦明的东西,那就更好了。

评论(7)
热度(53)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