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不同于宣勤殿里沸反盈天的热闹景象,杜若飞的葬礼冷冷清清的,除了他和向从灵四人以外,竟是再没有任何人地参与。
风天逸负手伫立在亭中,不去看身旁石桌之上的琉璃瓶,也不去看瓶中灰白色的细碎粉末,而是一脸冷漠地遥望着远处宝石一般明丽的天空。
不知是不是为了给杜若飞送行,让他能够开开心心,无挂无牵地离去的缘故,今日的天气格外晴朗。天空仿佛被水洗过一样,透着一股格外澄澈的湛蓝,甚至连一丝白云的踪迹都不曾存在。
耳畔是向从灵他们极力压抑着,却终究压抑不住的抽泣声,风天逸微微蹙眉,脸上依旧是那副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的模样。虽然心中的悲伤仍挥之不去,但他的眼眶却干涩地甚至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那一夜祁阳宫中,易茯苓紧握着他的手,他却仍觉得遍体冰凉,心如死灰——那一刻他发誓,此生此世再也不会流泪。
流泪有什么用呢?不会心疼你的人不会因此而对你心软,反而察觉到了你的软弱,变本加厉地苛责针对。
他垂眸扫了一眼桌上亮晶晶的琉璃瓶,旋即像是怕被灼伤一样飞速地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明明是那般鲜活可爱的人类,死后却也终究只剩下这么一抔灰白的粉末。
这一次皇权争夺的激烈斗争后,若是他输了,必然只有死亡这一个终局。待他化为尘土的时候,会不会有人像今日的他们一样为他悲伤呢?
他轻叹了一声,在心里暗暗讥嘲自己的多愁善感。便是没人愿意为他悲伤又如何呢?他从来都不会在意这些。
脚步声愈来愈近,风天逸偏过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脸得意洋洋的雪凛。他极为罕见的穿了一身大红色的袍服,无比鲜艳的颜色几乎要刺痛风天逸的眼睛。
❝陛下,❞雪凛的声音里带着一抹无法掩饰也懒得掩饰的讥嘲,❝怎么不去宣勤殿参加宴会呢?❞他一边说着,一边又向着风天逸的方向走了几步,鲜红色的宽大袍服随着他的脚步微微抖动着,显得愈发夺人眼球了,❝王爷今天大宴群臣,宣勤殿里可是热闹非凡啊!❞他说着,终于在风天逸面前站定,❝微臣今日出门着急,忘了换衣服,陛下应当不会介意吧?❞
❝是吗?❞风天逸下巴微抬,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旋即再懒得和他说上一句话。雪凛向来是不折不扣的个小人,不久前他刚刚在他这里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自然是要报复回来的。他与雪凛说那么多做什么呢?他现在势弱,完全没有与雪凛硬碰硬的实力,只能忍受他的讥嘲与奚落。
❝杜若飞当初,也可以算得上是南羽都青年一代之中的风流人物了。❞风天逸不想理会雪凛,但雪凛却完全不想放过他。他实在是爱极了小皇帝这副无奈隐忍的模样!他说着,假模假样地叹息了一声,❝只可惜,一代俊彦却就此英年早逝…❞
❝是啊!❞出乎意料的,风天逸竟然出声附和了雪凛的话语,斜睨过来的眼神冰冷而锐利,❝若不是为奸人所害,若飞必然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 。不过,犯下如此滔天罪行,想必害死若非的奸佞贼子,必定会死无葬身之地。雪大人,❞他微微垂眸,❝不知本皇说得可对?❞
❝风天逸!❞雪凛没想到自己反被风天逸这么个区区傀儡将了一军,他怒视着一脸淡漠的羽皇,脸上的愤怒清晰可见,❝区区竖子,居然也敢…❞
❝雪大人为何如此愤怒?❞风天逸挑了挑眉,一脸不解,❝我不过是在说害死杜若飞的那个佞臣的下场而已。您这么生气,本皇几乎要以为死无葬身之地的人,是你了呢?❞他轻嗤了一声,转过脸去不再看向雪凛。他既然敢这么说,自然是笃定雪凛不敢将他害死杜若飞的真相揭露出来。虽然,杜若飞之死因着摄政王的插手,未能让雪凛真正伤筋动骨。但被放过是一回事,雪凛若是真敢大声的把自己的罪行宣扬出来,便是如日中天的摄政王,怕也保不了他。
雪凛努力平复着胸腔之中熊熊燃烧着的愤怒之火,眼神不经意地从石桌上晶莹剔透地琉璃瓶上掠过,他转了转眼睛,笑容张狂,❝只是可惜,杜若飞一代俊彦,死后居然连送葬的人都没有。可惜可叹啊!❞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脸慢吞吞地扫视过在场的众人,❝这冥空葬礼,需要有羽翼的羽族之人方能举行。我看眼下,这里怕是没人能够举行这场葬礼吧?❞
风天逸蹙起眉头,眉宇间一道深深的刻痕。丰润的唇微微颤动了几下,却终究无话可说。因着摄政王地阻拦,本该举行的冥空葬礼无法顺利进行。而菁英会的成员之中又尚无展翼之人。眼下的他,确实是没有办法为杜若飞举办一场盛大的葬礼。
藏在袍袖中的五指紧攥成拳,风天逸从未有一刻像眼前这样厌恨自己的弱小。
❝谁说只有会飞的羽人,才能举行冥空葬礼?❞轻灵的女声突然响起,打断了这段令人难堪的沉默。
风天逸骤然转身,却见到本该呆在青荇堂的易茯苓一手擎着一只巨大的风筝,急匆匆地向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评论(13)
热度(49)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