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天还未亮的时候,风天逸便下了床。他极为罕见的穿了一袭全白的袍服,除了袍角细碎的暗纹以外,全身上下竟是再无任何装饰。
向从灵站在他身边,小心翼翼地替他抚平衣服上的每一道皱褶。而风天逸怔怔地站在原地,一瞬不瞬地注视着水晶镜中他们二人的倒影,不由得再一次想起杜若飞来。
杜若飞他们自小就跟随在他身边,担任随侍一职。小到衣食住行,大到出谋划策,他的生活之中几乎处处都有他们的影子。风天逸已经习惯了他们的陪伴,就像是习惯了呼吸与饮食一般自然。
他还记得,杜若飞每每仰望他时,湛蓝瞳眸之中毫不掩饰的憧憬与仰慕。四人之中,他既不像雨瞳木一样爱说爱笑;也不像月云奇那样满肚子坏主意;更不像向从灵那般事事贴心,而是像个木头人一样,给他一个任务便闷声不响地完成,几乎不会说些别的什么。也正因此,有意无意地,他总会忽略他的存在。
直到数天前的刺杀,他明明知道有危险,却还是不管不顾地挡在他面前,最终因此牺牲了自己的生命。风天逸方才恍然发现,原来他已经默不作声地陪伴了他这么多年。
他眨了眨眼,纤长的睫羽如同蝶翼一般轻轻颤动,出口的话语仍是平静的,冰冷的,与往日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八大贵族那里怎么样了?❞
❝回主上,他们昨晚本都已经答应下来了。可是…可是…❞向从灵收回手,温驯地低下头,口中的话语却支支吾吾的,迟迟说不清楚。
❝可是什么?❞风天逸挑了挑眉,蓝色的,宛若冰封的瞳眸之中一片死寂,❝摄政王朱批已下,他们难道还能有什么不同的意见不成?❞
❝他们当然不敢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向从灵有些急切地开口,❝只是摄政王他…他今日在宣勤殿…在宣勤殿大宴群臣…八大贵族虽然想替若飞举行冥空葬礼,却终究不好驳了摄政王的…❞
❝不必再说了。❞风天逸打断了向从灵未竟的话语。此时此刻,他心中并没有任何愤懑不平,抑或者是悲伤痛苦,相反,平静的宛若一片死海,向从灵的消息在他心里甚至连一丝波澜都没能兴起。
这么多天的针锋相对,虽然风刃仍是一副运筹帷幄,处变不惊的模样,但风天逸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必然极大地激怒了早已将皇位当作囊中之物的摄政王了!
他风刃若是不做些什么来打压一下他,逼得他乖乖低头的话,他又怎能放心呢?他必定要做些什么,来向众位大臣证明,南羽都的朝堂之中,只有他才是那个真正说一不二的人。
一山不容二虎,摄政王与皇帝,命定便是不死不休的仇敌。
也正因此,从一开始,风天逸就已预料到,风刃必然不会让杜若飞的冥空葬礼顺利举行。
所以当从向从灵那里得知风刃出手的消息之后,他心中只有四个大字:终于来了。
他平静地凝视着镜中的自己,镜中的自己也一瞬不瞬地回望着他。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上,是如出一辙地冷漠与讥嘲。
他并不怪八大贵族的失约。换做任何一个人,在执掌大权,如日中天的摄政王与虽有羽皇之名,却众所周知仅仅只是一个傀儡的他之间选一个来得罪的话,恐怕都不会有丝毫的犹豫。趋利避害,是这世上每一个人都会做的事情。
这种事情,归根结底,不过是他自身的实力太过弱小的缘故,怨不得其他任何人。
就像是他父皇生前所说的那样,❝这世上欺你害你的人多,爱你护你的人少。要手中有武器,才会有力量。❞
眼下,他既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又有什么资格去怨恨有强大力量的人来欺侮他和他身边的人呢?
弱小,才是这世上的原罪。
他极轻极浅地叹息了一声,湛蓝的瞳眸深沉而静默。
他既没办法保护杜若飞,也没办法为他报仇雪恨,甚至连他最后的身后之事也无能为力。跟了他这样没用的主上,怕是杜若飞必然会后悔吧?
若这世上真有来世的话,那他和杜若飞,下一世还是再也不要相遇的好。
❝我们走吧。❞风天逸收回视线,转过身去,向着葬礼举办的方向走去。他的声音轻飘飘的,像是梦中无意识的呓语,❝去送送若飞。❞
冥空葬礼虽然无法进行,但他终究还是要去最后送上杜若飞一程。
谢他多年来默不作声地陪伴;谢他多年来不离不弃地扶持;也谢他毫不犹豫替他赴死的决然。
这一份情,他记下了。
这一份恨,他亦誓死铭记。
终有一天…终有一天,他会让那些人…血债血偿!

下一章怼雪凛

评论(31)
热度(5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