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逸】 离人归不归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风天逸并没有颓废太长时间,事实上,也并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可以让他用来颓废。
杜若飞的死已既成事实,即便是他再怎么痛心无奈也无法挽回他的生命。而同样的,如今的他太过弱小,甚至连为他复仇也做不到。眼下,他唯一能替杜若飞做的,无非是替他处理一下身后之事罢了。
丝毫没有掩饰他与风刃之间的不和,例行的早朝之上,风天逸提出要为杜若飞举行冥空葬礼,并不容置疑地驳回了风刃反对的意见。
杜若飞追随他多年,又最终因他而死,他既无法替他报仇,替他举行一场盛大的葬礼,是他最后唯一能做的,任何人都无法改变他的意见,哪怕是他那敬爱的叔叔风刃也一样。
“冥空葬礼乃是羽族规格最高的葬礼,非为南羽都立下汗马功劳者不可施行。杜若飞区区一名随侍,虽对陛下尽心尽力,却终究不过一介白身。哪来得举行冥空葬礼的资格?”风刃一手托着下巴,不疾不徐地开口,棕色的瞳眸里却抑制不住地显露出一抹极浅极淡的愠色。
先是易茯苓,接着又是杜若飞,他们每个人都能在天逸心中占据一个小小的位置,甚至能够让天逸冒上极大的风险,而他自己,为了天逸苦苦筹谋多年,却连他的一个眼光都得不到,凭什么?
他想起杜若飞几千个日日夜夜地陪伴,想起易茯苓紧握着那双修长有力的手掌,棕色的瞳眸愈发深沉了。
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做,这样只会让天逸愈发厌恨自己,可心中的嫉妒却像是附骨之蛆一般,怎样都压抑不住。
“杜若飞乃是贵族之子,随侍本皇多年,又为保护本皇而死。”风天逸湛蓝如冰的瞳眸倏忽滑过一抹戾色,他歪了歪头,语气轻柔地宛若情人的低喃,❝难不成保卫羽皇,算不上汗马功劳吗?还是说,便是本皇死了也无所谓,南羽都正好可以换一个新的主子了吗?❞
台阶之下,众位大臣纷纷低下头去,不敢言语。便是一向嚣张的雪凛,也不由自主地避开了风天逸过于锐利冰冷的目光。
风刃的唇微微颤抖了一下,却终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藏在宽大袍袖之中的修长五指紧握成拳,他极轻微的蹙了一下眉头。区区杜若飞,区区杜若飞,居然也值得你生如此大的气…
“可是陛下,”雪凛大摇大摆地站了出来,脸上讥讽的笑意没有丝毫掩饰,“您尚且未满二十,这冥空葬礼…”他故意顿了一下,装作忧心忡忡地样子开口说道,“又要如何举行呢?”
“放肆!”风天逸眯起眼睛,下巴微抬,“规矩是死的。本皇虽尚未展翼,但葬礼可由八大贵族代为执行!”他这样说着,眉宇间带了一丝极浅极淡的倦怠之意,“今日就到此为止,退朝!”话音未落,他竟是毫不犹豫地起身离开,甚至连与皇叔打个招呼都懒得去做。
经历过前几天的种种波折之后,虽然表面上起伏的情绪已然归于平静,但内心深处,风天逸却知道,它们并不是消失得一干二净,只是被一层又一层深深地掩埋起来,不愿再被他记起罢了。
他再不想看见风刃,只要看到他,他就会想起杜若飞的死亡,雪凛的跋扈嚣张,以及埋藏了许久许久再无法提起的炽烈爱意。
既已注定为敌,一死一生,他又何必再去看风刃一眼,勾起过往那些早该埋葬的过去呢?
他脚下的步伐顿了顿,却终究不曾回头,而是径直大步向前。
无论如何,他们之间,都早已再无半分可能。他又何必苦苦挣扎,只为了那人偶尔回望的眸光呢?
这一段逆伦的感情,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不是吗?
他努力勾起唇角,试图露出一个浅浅地笑容,却发现那对于如今的他而言,实在是太难太难——他的所有欢声笑语,都埋葬在了那个寂静而又孤独的夜晚。
风天逸曾经以为,他和风刃之间的距离,虽然说不上近,却终究能够在历尽艰险,跋涉过千山万水之后到达。可他逐渐发现,他终究太过天真,从多年以前风刃成为摄政王,而他成为羽皇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便早已隔了一整个世界的距离——远到他倾尽全力,也仅仅只能触及到他不真实的幻影。
那些距离,本是他愿意倾尽一切想要削减的,但如今他才恍然发现,或许永远触及不到的距离,对于他和风刃而言,才是最安全的。
本皇终会放下。
回廊之上,一路疾行的风天逸终于停下了脚下的步伐,他抬眸望向天空之中格外刺目的骄阳,湛蓝的瞳眸宛若质地上佳的宝石,璀璨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本皇必将放下。

下一章,杜若飞葬礼
皇叔你绝对会后悔的😸😸😸

评论(21)
热度(45)
©万俟影冰 | Powered by LOFTER